爱尔眼科卷入医患纠纷,市值一日蒸发约274亿元

新年伊始,“黑天鹅”出现,知名上市公司爱尔眼科因卷入医患纠纷舆论风波,1月4日收盘,公司股价暴跌8.91%,市值较上一交易日蒸发约274亿元。

艾芬医生白内障手术后几近失明

这场医患纠纷最早可追溯到2020年12月30日。在当天下午四点艾芬医生一条“再见2020”的微博中提到自己“年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46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

起初网友以为是艾医生操劳过度导致眼疾,纷纷送上祝福。然而第二天(12月31日),艾芬通过微博发布视频,直指在爱尔眼科进行晶体手术数月后视网膜脱落。

视频迅速点燃了这次医患纠纷事件。艾芬对此提出多个质疑:“(与爱尔眼科)第一次打电话,在没有对我进行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就要我换晶体;术前已经提示有问题的检查,他们视而不见;术后,患者反映事物非常暗淡他们也不引起重视;等我发生视网膜脱落之后,把我推到别的医院,让我回自己的医院去做手术。”此外,艾芬还指责爱尔眼科有调换检查照片资料情况。

艾芬认为爱尔眼科方面对眼底、视网膜周边的问题没有任何检查与提醒,导致自己错过最佳治疗时机,质疑爱尔医院隐瞒视网膜病变问题,夸大晶体植入的作用,耽搁了真正眼疾的治疗。

对此,爱尔眼科方面多次推脱辩解,均遭艾芬医生反驳。

12月31日晚间,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官方微博声明称:“经核实,该患者(即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有手术适应症,该患者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患者自主提供的三甲医院术前B超和OCT检查结果均显示眼底视网膜平复。”

爱尔眼科卷入医患纠纷,市值一日蒸发约274亿元

艾芬对这份声明回复称:1.不是自行提供的术前B超和OCT结果,是根据爱尔的要求在我院做的。2.这两个检查有没有异常和眼底视网膜平复不是一个概念。3.我的白内障病变程度很轻,根本遮盖不了视网膜周边。4.希望爱尔医院公布我的正确的术前白内障照片。

1月4日上午,爱尔眼科医院在微博发布《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报告单方面声明“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在病历记录上有术前眼底检查记录和术后第1天眼底检查记录;医院提供的白内障照片是其本人的真实资料”。

这份报告还提到通过自查,集团工作组指出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在此事件上存在医疗管理规范执行不到位、责任心不强的问题。

对于这份报告,艾芬指责其“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丝毫看不出任何认错的态度”,并提出怀疑:“爱尔在趋利。因为眼底变性治疗很便宜,白内障手术花了两万九千元。”

市值一日蒸发274亿元,机构抱团遭遇强震

受舆情影响,公司股价大跌。1月4日,爱尔眼科(300015.SZ)股价低开5.19%,盘中一度跌到67.41元/股,跌幅达10.00%。截至收盘,爱尔眼科报收68.22元,跌幅8.91%,市值较上一交易日蒸发约27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20年末,12月30日,爱尔眼科股价上涨3.34%,报收73.85元,总市值突破3000亿元,位列创业板股票总市值第四名。12月31日盘中,爱尔眼科股价一度达75.50元,创历史新高。

由于机构对眼科医疗这一细分赛道看好,爱尔眼科是大量机构抱团的个股之一。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共有204只公募基金前十大重仓股中包含爱尔眼科,其中不乏明星基金经理长期重仓持有,如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和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养老产业股票,都是自2018年一季度起便重仓持有爱尔眼科。

2020年三季报显示,爱尔眼科为中欧医疗健康混合的第一大重仓股,持仓占比7.28%;为鹏华养老产业股票的第二大重仓股,持仓占比9.37%。

此外,易方达基金张坤、萧楠,广发基金苗宇、张芊等基金经理,各自也都有基金重仓爱尔眼科。

除了国内公募基金,顶级私募高瓴资本也重仓持有爱尔眼科。高瓴资本于2018年1月斥资10.26亿元参与爱尔眼科定增,获配3718.18万股,成本为27.6元/股。2018年一季报,高瓴旗下HCM中国基金跻身爱尔眼科前十大股东之列。爱尔眼科2020年三季报显示,HCM中国基金持有6337.32万股爱尔眼科股份,持股比例1.54%,为第六大股东。

外资机构也颇为看好爱尔眼科。爱尔眼科2020年三季报显示,淡马锡为公司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为0.98%;2020年7月7日爱尔眼科的定增公告显示,瑞士信贷公司、高盛、瑞银集团、J.P.Morgan Securities、JPMorgan Chase Bank等外资机构均出现在其7.1亿元定增发行对象名单中。

舆情风波之下,爱尔眼科今天单日成交金额达111.5亿,换手率达4.71%,全天主力资金净流出20.52亿元,可能已有部分机构投资者在股价强震中逃离。

舆情仍在发酵,原有投资逻可能被颠覆

目前,爱尔眼科遭遇的此次医患纠纷尚在发酵,后续可能有第三方机构介入调查。从最新消息看,爱尔眼科方面表示:希望与艾芬女士一道申请医学会和相关部门的检查和鉴定,给艾芬女士一个更加客观和公正的答复。

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达99.9亿元,同比增长24.74%;归母净利润13.79亿元,同比增长36.67%。2020年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营业收入85.65亿元,同比增长10.78%;归母净利润15.46亿元,同比增长25.60%。

业绩加持下,机构过去对爱尔眼科的估值较高。野村东方国际证券采用DCF估值方法,预计2020-2023期间爱尔眼科收入和净利的复合增长率为31%和38%,给出爱尔眼科86.4元的目标价;国联证券预测公司2020/2021/2022年EPS分别为0.42元、0.59元、0.75元,对应市盈率分别为150倍、107倍、83倍。

但是此次艾芬事件暴露出的潜在的医疗风险与管理问题,使对爱尔眼科给出高估值的合理性有待商榷。

爱尔眼科的经营规模扩张主要依靠公司和产业并购基金大举并购海内外医院、医疗服务机构。如2019年年报披露,公司报告期内收购晋中爱尔、上海爱尔睛亮、南京爱尔古柏等十余家医院股权;2020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收购了30家医院。

这种大规模收购带来了快速的规模扩张。2010年爱尔眼科的年报显示,公司运营的连锁医院为31家。根据公司官网显示,2019年爱尔眼科上市10周年之际,其眼科医院及中心数量已达600余家,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十年时间,公司连锁医院数量翻了20倍,公司的管理能否跟上,需要打个问号。

爱尔眼科卷入医患纠纷,市值一日蒸发约27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