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只有父母的爱指向分离”

其实,不是所有父母的爱都指向分离,父母无条件的爱才是。那些承载着太多期望的爱是枷锁,牢牢套住了孩子的灵魂。

湖南卫视推出了一档青少年健康成长心理释放表述节目,叫《少年说》。第五季里走来一个少女,叫涂思睿。她三年级的时候开始写小说,到现在写了56本小说,共30多万字。上台之后,涂思睿有这样的表述:“我觉得吧,生活是非常值得记录的。我记录生活的方式是写小说。上数学课的时候,我的心路历程是这样的: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数学,可是上着上着,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像中了魔一样,我的头脑发胀,我就几乎很想睡觉。”

她的爸爸这样回应:“涂思睿,其实对于撕去你这些书,之后我心里是有点愧疚。但我的出发点是希望你在这个初中时期,尤其是小升初这个过渡阶段更好地去把学习的状态,走入一个初中生该有的情况。自律性也是你比较偏差的方面,你的小说竟然已经到学校去了,证明你在上课、中午休息抽空都会去做这种你喜好做的事情。我就担心这种事情的严重,继续恶化,所以也用这错误的行为来杜绝你现在这种跟学习没有直接联系上的事。而且你的偏科情况确实很严重,数学拉的分确实很大,如果以此下去的话,以后就没有好的高中,就更没有好的大学。”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其实我也特别想学好它,但我天生长了一颗文科的脑子,我就特别难去学懂一些关于数学的知识,然后因为写小说,也能帮助我更好地学好语文。这个事你也是承认的,写小说这样就可以更好地提升知识,更快地提升我的语文成绩。还是暂时先放一下,等我们的数学成绩能提上去,我们再商定一下,能不能在合理的时间去写。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我们班上有很多同学,数学很厉害,然后我看着他们,考得那么好,我就觉得我可能一辈子努力都追不上他们了。别人能行,你也行,我相信你。相信你会把这个成绩都赶上去的。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听了这话,涂思睿转身离开,泣不成声。

明明是相亲相爱的两个人,却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最深的孤独,莫过如此。曾经手牵着手的,不知在何时起,有人一个转身,便渐行渐远,然后触不可及。

毫无疑问,涂思睿是带着期望来参加节目的,期望父亲能够改变态度,还她一个创作的自由。父亲对她也是有期望的,期望她放弃抵触,回到他所理解的正轨上来。两人之间横亘着一条巨大的鸿沟,父亲看不见她。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初一,正是十二、三岁的年龄,属于青春期前期,孩子这个时候正处在第二次自我发展的凸显时期。第一次是在三岁左右,孩子建构自我表现在他的执拗,他的审美,他强调“我”,要把“我”跟别人分离出来。那是令所有父母很头疼的时期,你说东孩子偏往西,你说不可以孩子哭得呼天抢地。因为,对一个生命来说,自我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必须动用一切力量去完成自我的建构。就像《完整的成长》里面所提到的:自我“意味着自主、自我价值感、意志、自律、独立、自爱、力量和完整的、统一的内在管理系统,意味着创造的天赋,意味着与真善美同行,意味着拥有和生命系统联结的机会……‘自我’创造得越大,‘我’的力量、意志、独立、爱、价值就越大。”所以,孩子注定要排除万难,建构自我。

到了青春期,孩子自我发展又凸显起来,这是他使用自我的时期。在心理上孩子拥有了前面积蓄的力量,使得他的心理力量比较强大,因此他需要去使用自我,走向自我实现。这个时期孩子心理、生理上处在一种过渡阶段,波动和变化很突出,性格不稳定。所谓的叛逆就是这么来的。如果一个孩子在这个时期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得不到理解和体谅的话,那是非常痛苦的,那意味着他的力量、意志、独立、爱、价值都没有意义。

所以,能想象到涂思睿转身的那一刻该有多绝望吗?但凡她的父亲对这个年龄段孩子的生命特征有所了解的话,就不会这样对待孩子,哪怕不能接纳孩子目前的状态,也不至于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扼杀她的自由,并且套上爱的枷锁——“别人行,你也行,我相信你”。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问题在于每个人的成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今天的你是由之前千千万万个你沿着一定的轨迹、带着每一个当下的感受、情绪、认知汇聚而成的。而在生命的不同阶段,孩子所呈现的特征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不了解,就容易影响孩子的成长。

那天,送女儿上学的路上,她问了我一个问题。“爸爸,你有孤独的时候吗?”

我看着她,心里猜想着她是不是经历着什么。这个年龄的孩子心理感受丰富了,这要换成是在幼儿园,女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提到“孤独”这样的字眼的。

千万别这么对你的孩子!拒绝以爱之名的伤害

“有啊。晚上,你和弟弟、妈妈睡觉了,我一个人在客厅就是孤独的;有的时候走在路上,觉得人来人往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孤独的;坐在公交车里,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就是孤独的。”我一遍一遍地打量着女儿,她的眼神一闪一闪的,我确定她感受到了。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感受的敏感度也大大提高了。

“那你有什么感觉呢?”

“自由!”我注意到女儿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你都会做什么呢?”

“在家一般是看书,闭上眼睛就是在思考。你呢,有孤独的时候吗?”

“有啊,从下车到走进校门那段路上我就是孤独的,然后我就偷偷地唱歌。”

“我挺欣赏你的,能够跟自己相处。比如你一个人的时候,我观察到你会去画画;比如你刚才说的一个人走路就唱歌。能够一个人和自己相处是很重要的能力!”

“其实我更喜欢画画,它能让我安静。是不是看书也能让你安静?”

“是啊。到了,下车。”

“爸爸,再见!”

“注意安全!”

“知道啦!”

……

我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路口的大树后面,转身离开。自从上了小学,孩子真正跟我待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我不知道她到底正经历着什么,只能透过对儿童不同生命特征的了解,透过跟她对话的只言片语,捕捉到信息,然后给到她相应的支持,尽力履行好父亲这个角色该有的职责。

但愿人世间父母子女之间的对话不会演变成孤独,所有的渐行渐远都不会变成触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