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陆幽败诉说起

从陆幽败诉说起
  根据北京时间5月8日上午,陆幽状告黄健翔名誉侵权一案在北京朝阳法院正式宣判,最终法院判定陆幽证据不足,宣布其败诉。
   这起名誉侵权案源头始于黄健翔在新浪发表的一篇博客文章,2008年6月6日,中国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期间,黄健翔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丑话说在前边》的博文(点击观看黄健翔博文),爆料外籍主教练杜伊性丑闻,文中提及杜伊把“国家队首席跟队记者”搞成了宫外孕。在博客发表之后不久,黄健翔将涉及性丑闻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删除,并在文尾进行了注解如下:“接受了部分网友的意见,删去有关私人生活的攻击。面对中国足球在生死关头的种种“怪现状”,常常让人无法做到心平气和。”
  附法院判决书:
   对于法院的判决,潘太史的感觉是既可笑又可悲,同时也对和谐社会的正统性产生了严重的质疑。法院竟然一味要求陆幽要对黄健翔在文章中含沙射影的描写必须举证说明其所有语句都是直接而且惟一指向其本人,但是却对被告本人所影射的对象到底是谁的问题上却置若罔闻。潘太史认为这个案子的是非曲直其实非常容易甄别,既然陆幽认定黄健翔是在影射她而黄却矢口否认,那么法院就应该让黄交代出他所影射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假如他无法提供确切的对象或者所提供的对象并不符合他在文章中描述,而该描述又能与原告相吻合的话,那么此案的证据就完全可以认定了。
   潘太史是1988年入学的大学生,由于法律专业属于文科,在政法院校及专业所录取的考生当中,女生的比例极高,潘太史曾经到过朝阳法院及海淀法院,发现法官及书记员中女性所占比例极大。而且这些女法官们基本上从院校毕业有直接进入法院工作的,毫无社会阅历可言。从朝阳法院对陆幽一案的审理中,就能充分看到讼棍办案的丑恶嘴脸。
   陆: 我控告黄诽谤
   法官: 人家明明没有直接说那个人就是陆幽,显然证据不足。
  
  就是法官对于法律的理解产生了严重的偏差或者法律本身就存在严重的问题。当然还有另
  道道的土匪,因为他们的是非标准总是与人民大众背道而驰。
   潘太史与陆幽素不相识,但是作为一名中央台的女记者,本人相信她的智商应该没有问题,而且至少也有一定的社会活动能力。就是这样一个相当优秀的女人在受到了巨大的人身侮辱之后却无法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还公道,那么仅仅是初中毕业的杨佳同志又怎么可能在与上海公安的冲突中得到公正的处理呢!
   潘太史认为,陆幽的败诉她个人来说固然是个悲剧,但是在客观上却为全国人民免费上了一堂普法宣传课。潘太史顺便还想向全国人民透露一个信息,即使在朝阳区法院胜诉也存在重大的执行难问题。有的案件在判决数年之后仍然迟迟得不到执行或者法官根本就无心或无力执行,据说执行厅的法官每人手里都积压了数百起案件。潘太史认为,就陆幽同志的具体情况来说,还是存在转败为胜的可能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名政界强人做靠山,这才是获取司法公正的终南捷径。就黄健翔来说,不论他所影射的那名女子是谁,采用如此恶毒的语言也是非常下流的,而且对陆幽所造成的伤害采取拒不认错的态度,其人格之卑劣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虽然黄一再批评中国足球以及中国足球队是如何地臭,但是事实证明国家队充其量只不过是臭豆腐,而他自己则是一泡臭狗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