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我心目中的三位大侠,不是郭靖,杨过,张无忌,也不是李寻欢,萧十一郎,白发魔女,他们是金庸,古老,梁羽生。
  当时看他们三位写的书,看到入迷了,但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了,所以并不影响学业,但我母亲还是会说我,看看看,看这个东西能当钱使,还是能当饭吃啊?我说,能当饭吃,只不过是精神的粮食。一天不看这样的书,脑袋空空,饿的慌啊。等哪天你儿子也写本武侠小说给你看看啊。母亲说,臭小子,你就瞎掰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快领个姑娘回来给你娘看看,我才觉得你有真本事。我说,哎,我还这么小,你就别摧残我的了啊,早婚不好啊,国家都提倡晚婚晚育了,怎么聊着聊着又转这了,老妈你放心,大丈夫何患无妻,你老就别操心啊。我不和你聊了,看书了先。
  看得武侠小说多了,脑子里的想法就多了。对于三位大侠,各有所爱啊,金庸老前辈的,以真真假假的历史背景,虚构的人物,常常让我分不清是我学的历史错了,还是我的学的历史错了啊,我在学校学的历史怎么就这么枯燥呢?怎么不改学金庸的武侠小说呢?不过,走出了校门我才发现真正的历史,还真不是枯燥乏味的,并发现了其中的乐趣。闲言少叙,书归正文,金庸老爷子,写武侠人物一般是从英雄的少年的爹开始写起,书都读了一大半了,真正的男主角还没有登场呢,这是我刚开始读金庸老爷子写的书最困惑的地方,很不习惯,不过因为喜欢读,所以就不计较那么多了,读着读着,慢慢就习惯了呗。再后来,读金庸老前辈写的书,不介绍英雄的爹妈的时候,我会想金庸老爷子是不是在偷懒啊。比如,大名鼎鼎的《鹿鼎记》,韦小宝就有偷懒的嫌疑,光介绍她妈是个妓女,怎么也不介绍他老爸是谁啊?不过,后来自己想想可能连韦小宝的妈,都搞不清他的老爸是谁,那金庸大侠怎么又搞的清呢?金庸老爷子,你的写作风格能不能不变啊,搞的我好难适应啊。英雄登场,从小写起,一直写到老年,还要介绍一下英雄的后代子孙,这才会结束。以真真假假的历史来冒充真实的历史,金庸老爷子你还真有一套,晚辈佩服得五服投地啊。记得你为了让我们容易记住你写的书,而以每本书的第一个字写的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神书笑侠倚碧鸳。”我记住了,你下的苦工没有白费。古龙,是古老的龙,还是古代的龙的意思,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不过和金庸老爷子的一样,喜欢就是喜欢,何必在乎这些根本就不必计较的事情呢?古龙的写作,往往是一句话就一个段落,比如,
  天涯。
  明月。
  刀。
  语言很简练也很有哲理,历史背景很模糊,人物很牛B,绝招很另类。那就比如说,《七种武器》里的孔雀翎,世界上真的有这样厉害的暗器吗?我不知道,因为凡是见过的人都活不了了,挂了。又比如,小李飞刀李寻欢用的飞刀,真的就有那么厉害,什么“飞刀一出,例无虚发”。一飞刀,见血封喉,直接毙命,那谁还敢和李寻欢比武,那不是在自杀吗?所以古老的兵器排名谱根本就是一个虚幻的东西,因为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实用才是硬道理。还有《楚留香》和《萧十一郎》,在我的脑海里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古龙的写法,让稿费无形的增加了很多,这样让发稿费的出版商很头疼,但对于我们读者来说,却有一种大大的满足感,因为古龙几句话就一段,甚至一句话就一段,让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有一目十行这样的一种能力,厚厚的一本书,被我瞬间就秒杀完了。古龙大侠真是既赚足了稿费,又方便了读者的阅读,这点我佩服的同时也很喜欢。古龙,写得武侠小说,有哲理的句子随处可见,如果摘抄下来,作为自己的座右铭,那怎么也得累得你,弄个半身不遂玩玩,因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这不是武侠小说,我还以为在读一本哪位牛人用通俗的语言写得哲学名著呢?古龙也是我很爱的很敬重的一位大侠,有人愿意把古龙排在金庸的前面,其实我也是没有多大意见的。金庸和古龙,两位大侠我都很喜欢,谁排第一位,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两位大侠写得武侠小说都那么的出神入化,都那么的让我迷恋入此中而不能自拔。听说古龙有三大爱好:第一,花,关于花的角色名,以及片中的花植物。 第二,酒,李寻欢,十一狼,谢小锋,都嗜酒如命,正如先生一样。 第三,女人,古龙先生爱女人,所以小说中的女人都很漂亮,甚至于完美。除了,第一种爱好之外,酒和女人,我想有哪个响响当当的汉子们不爱的。我也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那种山东大汉的豪爽。我也喜欢一见倾人国,再见倾人城的倾国倾城的美女,如果江山和美女要我选,我会用一首歌的名字一样回答说――爱江山更爱美人。梁羽生,这位大侠,那玩得是硬桥硬马的真功夫,为什么呢?如果你的国学基础不牢固的话,读起他写的文章,就会像坠入云里雾里一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梁羽生,梁大侠书中随处都会引经据典,偶尔还来个对仗工整的诗来玩玩。搞得我,有时候不得不查查《诗经》,在查查《楚辞》或者直接查《古代汉语词典》,看看《唐诗三百首》和《宋词》,把我给忙得呀,发出一句感慨,梁羽生,梁大侠,我只不过是听着你的名号很响,来拜读一下你写的书,没想到你知识这么渊博,玩得这么狠,处处都引经据典,你想玩死我啊?夸张了,其实我的国学基础还算过得去,像《史记》《四库全书》《武经七书》这样高难的书,我都通读过,我还怕你写得那几句,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毛毛雨了。不过,偶尔有看不懂得地方也就直接跳过去,偶尔会想起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名言来激励自己一下,就仅此而已。说实在的,读梁羽生老前辈的书,是真的要有一点国学基础的,因为梁大侠写得工工整整,有板有眼,进退有序,总让人有种虽然写得很好,但总有那么一种枯燥乏味的感觉,但也不乏有好书留在我的脑海里,像《白发魔女》和《七剑下天山》,我就只读过这两本,还没有全部通读完,其它的作品只是随手翻了翻而已。梁大侠真的对不起啊,你写的那些书,是那么的高雅,让我有种遥不可及的感觉,等有机缘的时候,我一定一一拜读,现在我只能这样说了。
  我的武侠梦,那就是拿着一把生了铁锈的破剑,注意一定是要一把生了锈的破剑,这样说明刚开始我的武功很低,低到只配那这样的破剑才能显示出我的身份与地位来。来到三位大侠们,经常提起得江湖。曾记得,徐克导演解释过,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就朝着人最多也最密集的人才市场去闯荡江湖吧。现在的大学生就业困难啊,人山人海的地方不再是闹市,而是那传说中的人才市场啊。然后,就一路除暴安良,降妖除魔,武功一级一级的飞长,就和像大多数年轻人玩武侠类的网络游戏一样,比如大型网游《天龙八部》。偶然一次失足,掉落万尺悬崖,肯定是摔不死我的,要么剧情还怎么发展,到这故事结束了。落入谷底后,发现一个神秘的溶洞,无论溶洞描写的多么美好,或者多么可怕,我肯定是要进去的。进去,肯定是不会空手而回的,怎么也得拿本武功秘籍出来才行,像降龙十八掌,九阳神功,六脉神剑什么的,拿本就行,就管用,独孤九剑就很不错,我喜欢,就独孤九剑这本书吧。谁让我手里一直抡着一把生着锈的破剑呢?练独孤九剑正好适合我。然后,我就用很短的时间练成了这门绝技,或者就差最后一招没有练成了。现在想想也是我该出谷底的时候了,然后再次通过溶洞,发现了走出谷底的出口。想当年美国宇航员第一次登月的时候,说的一句说的好,我的一小步,代表人类一大步。我走出谷底的时候,也有这样的一种感觉,我不仅从悬崖谷底走了出来,也从我人生的谷底走了出来,从此就迎来了我人生的高峰。因为我知道,从此以后我就天下无敌了,再也不会因为随便一个江湖小混混就会把我打得毫无招架之功,只有逃跑的份了。现在只要,我随便用我的那把生了锈的破剑,随便那么一划了,也会把平时在江湖上名号叫的很响的人物打的屁滚尿流,跪地求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我开挂了,一个牛B的人物从此诞生了,接下来没有一个美女相伴英雄侠客的左右,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怎么也的精心设计一场英雄救美的情景出现了吧,我喜欢魔教的小魔女,就是那种看起来坏坏的,心地却很善良的女孩。从此我和她就在一起闯荡江湖,我从此也不再寂寞和孤独,偶尔她弹弹古筝,我吹吹长萧,这样的生活倒也快乐宁静。但前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说过,暴风雨来临之前,天空都是寂静无声的。而我那敏感的神经,也觉得这样的快乐和宁静太不正常了,不会在持续下去多久了,马上就会有一件大事发生。那件大事,其实不用我说,大家也猜得到,就我和她一起联手打BOSS。江湖突然,发生了巨变,出现了一位变态了的BOSS,武功奇高,血超厚,江湖上的那些所谓的侠客义士们,是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去了,就只有白白送死的份。然后,我看到这个大魔头杀了这么多的侠客义士,心想你这个变态的大BOSS,杀几个配角,玩玩就行了,没想你还杀顺手还,没完了是吧?不要狂,待会我和她联手上场的时候,有你哭的时候,可能连哭的机会都不会给你了。然后,我和她就真的就联手上场了,大喝一声,“老匹夫你休得猖狂,在下在此,你拿命来吧”。说时迟,那时快,拿着我的那生了锈的破剑就冲了出去,混战在了一起。这再次证明一个大侠武功的高低与拿着什么的武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武功低的时候,你一手拿着倚天剑,一手拿着屠龙刀又能怎么样?只要一会功夫,我就给你抢过来,还得把你给打趴下。武功高的时候,手中没有武器又能怎么样?飞花摘叶,即可伤人,随手都是武器,到处都是武器,都可以以手指当剑,杀人于无形之中,这才是武学的至高境界。所以,到现在大家该明白为什么,我再三强调手里拿着一定要是把生了锈的破剑了吧。我一直都是一个不注重外在的形式,而注重内在的修为的一个人,有实力,那才是硬道理,形式算个毛啊,手拿龙泉宝剑又怎么样呢?闲言少叙,书归正文。刚开始的时候,我肯定是会被这个超级变态的BOSS,打的满口吐血,但别担心无论我被他打的有多么的惨,我都挂不了。因为剧情需要我实在是挂不起啊,我挂了谁来收拾他呀。就在我和她被BOSS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独孤九剑最后一招的秘密,以前无论如何怎么也想不通的我,顿时就开窍了,然后就用最后这一招,放了一个大招,就像是玩拳皇时,用八神怎么也弄不出来的大招一样,一下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给弄出来了,瞬间秒杀了之前还在狂殴我的BOSS,这个变态的BOSS就大多数武侠小说的BOSS一样的挂了。然后,我抱起她,从此隐退江湖,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过着你放羊来,我放马的幸福生活。偶尔,她会弹一弹古筝,我吹一吹长萧。古筝长萧合奏的声音,在“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上,弥漫很久很久。。。。。
  每一个男孩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武侠梦,我会拿着一把生了锈的破剑,从初入江湖,小试牛刀,到闯荡江湖,笑傲江湖,直到和她隐退江湖。这就是我自己的江湖,这就是我自己的武侠梦。天亮了,梦也该醒了。故事VS事故,今天就写到这吧,希望以后会有更好的话题和大家聊。如果你觉得写的好那就是故事,如果你觉得写的不好那就是事故了。希望读者提出宝贵的意见,多多指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