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
      
    
    
    锁,骂骂咧咧的和两个嘻嘻哈哈准备看热闹的骚娘们儿走了。说不害怕那是吹牛,握着车链子锁的手心
    
              昨天晚上,martin家的阳台上
    一连好几天都是阴天,漆黑的夜空下,飘动着灰黑的云,冬天的夜风吟唱着。屋内party正
    
    倾塌。我猛的扬天长啸,嚎叫声从肚子里有口腔直喷出去,撕裂漆黑夜空。
    
    已风干,所有夜里酒后假装的悲伤都被收起。我们必须刷牙洗脸擦雪花儿膏,使我们柔嫩的
    起来象一个绅士傻逼。
        
        ...
    
    蚱。现在想起来好笑,从那么大点儿,我就表现出比你奸诈。厚厚嘴唇的你老实的可爱。
    可我知道怎样讨老师喜欢,我知道怎样说话嘴甜,怎样只在老师在时擦黑板,怎样用透兰纸
    
    我们的个子在长高,当我们的嗓音变粗时,我们开始喜欢在午夜的街道上尖叫。我们开始害
    这么叫下去,我们的嗓音就会变回来。后来,我们开始逃课,戴着红邻巾学抽烟。即使我编
    坏的。那时,你告诉我,你妈对你说,别再和我玩了。
    初中时,我两没在一个班。可我们那个小破城就那么大点,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班乱,好
    集体向老师请假。老师也明白,管也管不住。
    那时候我真是很想加入他们,那时想,干完仗后,同学们围上来问,怎么样,讲讲怎么打
    放红光,好象我俩也有一帮。老想,最好就是哪天被家长狠揍一顿。两人一起离家出走,到
     
    高中我两又到了一个班,我两一人一个二八水管自行车上学放学。下晚自习后,又在路上
    豆。
    我们依旧逃学,瞎掰。我们向爸妈讲,我们又要交学费了。我们向老师讲,我们真作作业
    限两天。
    我从造纸厂废纸堆里捡了几张美国裸体画,你从你爸床下偷出"曼娜回忆录"。我们一边咽口
    
    我当时脸色肯定一变,因为我看见你此时也是脸色很难看。
    你笑着给我一拳。
    
    出去绕绕,操场上打打球或是跑到班窗户外,冲正在上课的同学们得意的作鬼脸。记得有一
    的直不起腰来,跑到画室对你讲,你也跟着我笑,却是讪讪。那时候的我真他妈不是人。
    我两参加艺术节,你不但能画,还写一手好看的毛笔字。我就差了点,最多获个鼓励奖什么
    偏要去天津。在北京我学到了什么叫调子,什么叫冷暖色,什么叫八大美院,什么叫大开眼
    亮泼辣的房东女儿让我尝到了除了对上海滩里赵雅芝之外的暗恋滋味,那个屋内破炉子在一
    
    找到你。你混的正好,画功大长,天天晚上,我两躺在课桌拼的床上,你讲你的小桐,我讲
    
    搀不过,白天偷偷把窗户插销打开,晚上翻进画室把对着流了一天口水的苹果,葡萄,栗子
    
    你说,你要考天津美院,你也要随便一笔就几百万。
    
      
    艺术,你大赞被禁止的星星画展的自由艺术风气。我说,湖北的石冲画的不错。你说,德拉
    瓶的量。我说,我现在很矫气,咱也在学跳舞。你说,弹簧步你只比杰克逊少转两圈。我
    吗?
    是呀,小桐呢?你怔住了。那晚,我两喝了大半箱十几瓶。
    一九九七年夏天的一个异常燥热的夜晚,两个酒气冲天的半大小子在华北平原的一个小城,
    
    的兄弟还好吗,她说,她不写了,她的老公要她注意休息...
    
    九八年夏天,我赶在世界杯最后决赛之前回到家,你已回到家了,你找了个活儿,给县委
    
    两个小马妹干脆跑到我两后跟着学。两个小马妹的照头向我身上扔烟头。我正要骂,兄弟你
    了正碴。其中一个确实只是个小痞,另一个却是我两高二到外面学画时就狠起来的大痞,已
    青。你妈又和你说,不让你再和我在一起了。
    那年世界杯,我们的巴西让法国连戳三刀。
    大三,我在学校外接活儿,画展台,展车,做展板。租电脑作广告。打电话你告诉我,你也
    着你和别人说瞎话长大的,你和别人说行,但别和我扯。说完,你把电话挂了。
    我拿着电话楞了好久。那晚我失眠了。凌晨五六点时,我沉沉睡去。第二天同宿舍的告诉
    
    
    我抓了几天时间跑到天津看你。一见面,我俩都乐了。我俩不约而同的留起了长发。
    我告诉你,我准备去德国,我准备去包豪斯。
    得象冷军一样把眼画瞎,然后自杀。
    你说,你现在正和天津音乐学院一个弹钢琴的陶瓷儿。
    我说,罗老了,黄舒骏会超过他。
    我问,谁是德拉斯库哇。
    
    处都是垃圾。一间间小破房里不时传出崔建的吼声。空气中充满油画颜料和松结油的味道。
    也在这扎下来,画他妈个朝八晚九。
    接下来,我两越来越觉得没劲。一个个自称远离陈俗的画家,把画摆在院子里,和那些啤酒
    
    道就是这么操蛋...
    当天傍晚,头坐火车走之前你陪我来到红庙,那片小破民房还在。那个差点要我命的小破屋
    有时很晚才下班。让我第二天再来。
    火车上,我两又争起罗大佑和黄舒骏谁厉害。然后,我两大笑。火车上人们都在看我俩,我
    
      
    我继续找活赚钱,我继续学德语,我继续看着德语班的小妞发愣。
    大学四年级,四年一次的我们的节日全国美展,油画展在上海这个充满酒肉铜臭的钢筋水泥
    面前时,我习惯的把手伸向你,你一掌把我的手打飞,瞪了我一眼。我不好意思的说,都是
    
    百幅油画中,我看到了陶然善的"大漠", 冷军的"五角星",石建的,范小华的...我们也终于
    
    你说,你英语二级考试给别人抄让监考老师抓住,学位可能没了。你说,你真是给别人看。
    我说,你给抓你的老师送礼,给你们系主任倒洗脚水,给你们校长老婆捶背。
    石家庄,听说那有一帮画画的很牛。
    后怎么在这个已经麻痹我的城市混。
    咱们可以尖叫,就象小时候一样。
    我从床上一屁股坐起来,你问,干吗。
    高楼灯火琉璃。高架环路就在我校旁边,川流不息的车流,象一个个燃烧的虫子急急流窜。
    二十世纪末的春天天的一个异常烦躁的夜晚,两个不知道干什么好的半大小子在上海一所大
    
    xxx视察灾情,xxx的讲话。
    你说,艺术在中国已经被轮奸。
        
    你回去之后给我打了个电话,你说有些话你已经不好当着我的面讲,你知道吗,你这句话让
    你说,好好混,不管今后我在上海还是德国,不管今后我变成什么样,我永远都是你的兄
    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好。我有时走着走着就想轮起手来抽自己。你知道,我们从小就为
    的和不该知道的。唉,我怎么这么酸,我知道你理解,我不说了。
    最后,你说我只是尖叫声没变。
    
    暗恋的德语班的小妞给我
    津,来到传说中有一帮画画的很牛的石家庄。
    我在上海等签证时,罗大佑到上海开演唱会,我知道此时的黄舒骏已经坐在台湾一个小办公
    
    唱片,学着唱,准备在演唱会上跟着唱。可签证下来了,哥哥也把机票定好了。我必须回去
    
    无语。
    
    
    到德国后,我给你家打过国际长途。你那个曾恨我入骨的老妈告诉我你从石家庄工作没多久
    我给你打了n多次电话终于打通,电话很不清楚,我把我新的EMAIL告诉了你。我问你,还
    行,但别和我扯。你笑了,说你现在在天津小日本开的动画公司画小人书。呜呼...
    后来,我的信箱一直没收到你的信,直到让网上敌人炸掉。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已经跳槽
    照顾自己。后来我搬家把你家的电话弄丢。
    至此,那个一直在我耳边荧绕的尖叫声消失了,很彻底,干干净净...
    
    
               前天晚上,去体育馆打球的路上
    我想我不应该如此害怕,对手不过是两个象以前的我一样气胜的德国小疤赖,况且我手里有
    
    
    
    放假了,咱可以去打工。虽然还是没有女朋友,可咱自在,咱有盼头。虽然有时也失眠想
    看许多三级片,许多老电影。虽然很长时间没画画了,可我看了许多画展,真正
    行,我不学平面了,我准备向影视发展,前几天我拍了这辈子第一个短片电影。等我回国,
    
    许多德国或是其他国家的朋友。我们也喝酒,也跳舞,也谈女生,我们叫,是那种压抑的
    
    成孤独求败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习惯了见了朋友伸手握手,我习惯了和朋友说谢谢,请之
    可我必须也跟着朋友们笑,虽是讪讪...
    
    
    
    
    
    
    兄弟,晚上好
    今晚有风,我们象游弋于波涛中寻找鱼钩的鱼 ,
    游来荡去
    
          ...
    
    
无聊,才来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