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有时我们宁愿相信一个男人压力太大、太累、太自卑、太敏感,有童年阴影或者太孝顺, 却不愿承认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他只是没那么爱你。
  世人只知《钗头凤》郎情妾意恩爱深,缠绵悱恻思无绝。凭此立起了陆游永远不倒的痴情人设,但谁又会知道情诗背后才女唐婉的千古伤心,她的玉殒香消呢?

  “妈宝男”的爱情
  大抵这世上所有的情爱,最开始都是奔着白头去的。
  在陆游20岁左右的时候,终于抱得美人归!这场婚礼在当时那可是轰动整个山阴城的大事,才子与佳人,唐家与陆家,无人不叹郎才女貌,佳偶天成。婚后,小两口那叫一个恩爱,弹琴读书、下棋作画、结伴游湖,日子就跟抹了蜜一样甜。
  
  陆游唐婉的婚后生活
  这逻辑就很奇葩了!儿子不成材,怪媳妇长得太漂亮?陆母也太直女癌了吧。她儿子陆游的反应就更神奇了,不仅没有站出来承担自己的问题实力护妻,连当着母亲的面辩解一句的勇气都没有。新婚的唐婉只当是丈夫孝顺,多少委屈和眼泪都一个人咽了下去。
  都到了这种地步了,该有所表示了吧?没想到陆游这个“妈咪boy”伤心之余,竟然没什么反抗:不能让母上大人伤心,要听妈妈的话。最后,他还是听从母命,一纸休书把唐婉踢回了娘家。

  刚离婚时,抱着“我们要互相亏欠,我们要藕断丝连”的念头,陆游在外面购买了一处居所与唐婉幽会。而回家后,对母上大人则是三缄其口:不休、不娶、不置可否。捍卫一个“妈咪boy”最后的倔强。
  谁知一年后,陆游“金屋藏娇”的伎俩败露,陆母怒火中烧,不仅打上门来狠狠地羞辱了唐婉,还一不做二不休,为陆游续娶了四川官员家的闺秀王氏为妻。陆游无力反击,直接认怂,抛下唐婉,跟着母上大人屁颠屁颠地回去了。
  
  陆游与唐婉分别
  嘴上说着伤心欲绝,身体却很诚实嘛!陆游刚刚迎娶王氏不久,王氏就怀上了孩子,虽说有母上大人的威逼,可床笫之欢岂是陆母能够左右的。不知当时被休在家的唐婉心中作何感想?
  赵士程是个典型的官二代,家境殷实,本人也是风度翩翩,性格温润如玉,对唐婉来说也是良配。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唐婉孤单无依,声名狼藉的时候,这位高富帅竟然没有嫌弃她的再嫁之身,而是小心呵护,视如珍宝。

  而陆游,看着曾经在陆家受尽委屈的前妻,被另一个男人保护得好好的,依然温婉秀美,依然年轻灿烂,没有更年期的歇斯底里,也没有家里已经生了三个孩子的老婆身上的世俗与疲惫,面对自己这个曾经的前夫,还不怨不恼,不卑不亢。而自己却已经年逾三十,功未成名未就,对比起来,不禁怄到不行。
  
  聚会散后,陆游百感交集,不顾唐婉已为人妇的事实和赵士程的颜面,不考虑任何后续影响,在沈园墙壁上题词,怀念他们曾经的爱情。这首词就是后来脍炙人口的《钗头凤?红酥手》。
  人们在感叹《钗头凤》缠绵悱恻、遗恨无穷时,有没有追问陆游,早干嘛去了?而又有谁真正地站在唐婉的立场上考虑过呢!以命相相克、婚后无子的理由被休,连累家族受辱,好不容易再嫁,丈夫赵士程顶住压力,以尊贵的身份娶了一个再婚且传闻不能生育的女子,唐婉已经人品爆棚,愿意安定下来好好地做她的赵夫人了。可陆游的这首词,无图无真相,让吃瓜群众们不厌其烦的脑补他们相见的场面和二人之间的暧昧关系,谣言纷纷。在礼法严苛的宋代,这让唐婉怎么活下去?
  不知道唐婉这样一个弱女子是怎样顶住程、唐两大族人的异样眼光和外界铺天盖地的绯闻的――再嫁之妇与前夫勾搭。千夫所指,唐婉不到一年便不病而亡。

  怀念的真的是初恋?
  侠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如此怀抱着新欢美眷,却又在诗词中表达对前妻念念不忘,写出眷恋情深、相思之极的《钗头凤》。而当唐婉过早地香消玉损之时,他却该纳妾纳妾,该生孩子生孩子,这就是所谓的陆氏深情? 想想他诗词中对爱情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唐婉为爱而苦,赵士程为爱终身不娶,反而是写出“红酥手,黄藤酒”的他自己,先解脱了自己。
  情爱中,陆游始终是自私的。与其说他怀念唐婉,不如说他只是在怀念青春,怀念那个曾经年轻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teen + fif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