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这部小说,是以前想投给杂志的,后来磨磨蹭蹭,再加上找不到什么杂志的网站,索性就算了,如果大家觉得写的好,请多支持,以后也还会写,也还有一些家边的鬼话,到时候一并说给大家听。
  梦
  也有人说,梦是相反的,如果你梦到不好的事,那么现实就是相反的,那么梦到好事,是不是现实代表了坏事?这是一个未知数,毕竟谁也不了解梦。
  陈南彬在课堂上昏昏欲睡,老师眉飞色舞的讲着习题,偶尔说上一两个搞笑的例子,全班同学哈哈大笑,只有他,低着头,不时挣扎着抬一下头,表情十分痛苦。他很想睡,却又不敢,他怕,怕自己再次陷入那个梦中,难以自拔。
  他不通宵上网,不看小说到深夜,相反,晚上9点,他都会准时关灯睡觉,但是,就在一个月前的那个深夜,他开始害怕睡觉,害怕闭眼!
  9点是一个数字,但嗜睡的他已经进入了梦乡。
  陈南彬的床离窗不远,窗是较大的落地窗,因为关着的缘故,窗帘竖立着,没有任何动静。但就在这时,“哧~哧~”的声音传出,窗开始缓慢的,有节奏的向边上滑动,一阵冷风钻进房间,掀起了窗帘,让本来开着空调的他潜意识里感觉到了阴冷,如同躲在阳光下的寒洞里。
  “嗯?”渐渐感觉到了凉风的冷冽,他缓缓睁开了惺忪的双眼,顿时看到了开启的窗,“我关了窗户的!”他有点无奈,也没有多想,慢慢走下床,去关窗。
  陈南彬毛骨悚然,浑身的汗毛根根直竖!谁在身后?他甚至在空气中嗅到了浓浓的腐臭味,如同站在满是淤泥的下水道口。
  他的双腿开始颤抖,不听使唤的颤抖,房间里怎么会有陌生人?从窗户进来的?要知道,他家住在六楼,最外面,还有厚实的防盗铁窗……
  “一,二,三!”他猛地回过身体,睁着眼睛直视前方,眼角处有什么飘过,墨黑墨黑,不经意间,只让人以为是眼睛出了问题。
  “滴~滴~”冷汗落在地面,带出轻声,陈南彬不知是害怕还是麻木,闭着眼直直转过了身体,再睁开时,他的脸紧紧贴在一张冰冷的脸上,那种奇臭再一次钻进他的鼻孔中。
  他就这样愣在那里,睁着难以置信的双眼,死死盯着那无任何表情的脸,那比擦了粉还要白的脸,直到那张脸慢慢后退,露出苍白的四肢,带着焦色的碎布衣,然后慢慢飘出了窗,飘出了铁栏,飘出了他的视线。
  “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他自嘲一笑。不经意间,他看到了被风吹得斜飞的窗帘,那疯狂转动的时钟,还有那半开着的落地窗……
  阴
  “没有做梦,我没有做梦!”如同一个孩子般,他欢呼着。但紧接着,不知何时阴沉的天空,就有一道雷电劈下,豆大的雨滴瞬间砸落,开始冲刷整个城市。
  雨挡不住他的兴奋,因为睡了会,他感觉身体有些力量,在同学们等待的惊呼中,一头扎进了雨中。
  不知道跑了多久,理论上应该到家了,但是当他停下步子时,却发现自己处在陌生的环境中,不认识的两层居民楼,不认识的街道,没有门牌,没有人。
  “你要……书吗?”二楼的窗同一时间全部开启,数不清的脸看着他,这些脸如同被复印出来,一模一样,脸上什么都没有,干净到如刷墙的白粉,那四个简单到不能简单的字此刻却让他两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
  “你要……书吗?”身后的声音如鬼魅,似乎遥远,又似乎近在眼前,无边的寒气吹着陈南彬的脖颈,如同阴魂不散,他恐惧万分,来不及细想,一头扎进书店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