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给“潜艇”的礼物――《潜伏》经典台词大全
  
  
  (吴敬中讽刺美国介入国共关系调解)
  
  (众位官太太谈论性事,马太太揶揄翠平)
  翠:他快!
  翠:时间短,一躺下就着!
  翠:(恍然大悟)哦,那种事啊!那要说在床上有什么意思?要有意思还是在山坡上,在庄稼地里头!
  马:(憧憬地)山坡上,那一定…美!
  Tags:嘲讽
  翠:你少拿屎克郎当药丸子!
  Tags:嘲讽
  吴:共党是很封建的,要让他们看看城市里的新女性,这就是进步!
  
  
  (马奎因情报泄露请求处罚,吴敬中回应)
  
  (吴敬中揶揄余则成周旋在翠平和晚秋之间)
  
  (翠平例假,余则成以为她思想有情绪)
  翠:去去去!人家身上来红了,那倒霉东西也听你的?
  Tags:嘲讽
  翠:我也做过领导,领导好几十号人呢。我对犯错误的同志,从来都注意批评方式啊!
  翠:你给我闭嘴啊!我也是枪林弹雨过来的,瞧不起我是吧?我还告诉你了,就你这样大吃大喝,收金收银,专靠打听小道消息混日子的人,我还瞧不起你呢!
  Tags:纯真
  吴:东风!
  陆:四万!
  (翠平忙捂嘴,三位太太哄笑)
  Tags:纯真
  翠:你没入党,你凭什么领导我?
  (翠平半信半疑)
  
  
  (八路军军调处参观觉悟社,邓铭对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爱情传奇发出感慨)
  (同行的余则成和左蓝对视一眼,若有所感)
  Tags:周旋
  余:效忠党国,首先要效忠长官!
  Tags:引导
  翠:我就是一个木头,还是朽了的!一点用也没有!
  (翠平摇头)
  
  (余则成在露丝咖啡馆和联络员接头)
  余:有阿斯匹林吗?
  余:听说你表弟是走私相机的,我能看看货吗?
  (左蓝眼泪夺眶而出,二人热烈拥吻)
  Tags:纯真
  翠:这是谁的?这是谁的?
  翠:胡说!这个头发是直的,我头发是这样的!你找野女人去了!
  翠:我要向上级汇报!
  翠:(气愤)你真不要脸!
  Tags:嘲讽
  吴:躲躲躲,都躲到这儿来了!你们是大肥猪怕宰是不是?
  吴:也有可能?你的职责是说肯定的话!
  Tags:纯真
  翠:飞机是人开的啊?!
  Tags:调侃
  吴:我们女人啊,就是不中用!什么都要问,什么都想说。
  
  
  (深夜,翠平给继续工作的余则成端来咖啡,余称咖啡不错)
  
  (翠平得知调其离开天津的决定后,指责余则成告刁状)
  翠:别说好听的你!余则成,我看透你了,你跟马奎他们一样,后脑勺长眼睛,心眼里藏心眼!
  翠:算了,走就走!回去我就汇报你的情况,喝酒、打麻将、找女人!
  翠:还不让说呢!你也知道丢脸啊?我就是要把你整成臭大粪!
  Tags:纯真
  翠:你会喂鸡吗?你别饿死它们啊,很能下蛋的!
  
  (吴太太向翠平道别,看着翠平平坦的腹部)
  翠:我家余则成可不好用!
  
  (余则成发现马奎偷看吴敬中文件,马担心余告发)
  
  (翠平离开天津的前夜,与余则成“总结”二人的关系)
  余:(无奈地)真是冤家!
  Tags:调侃/时政
  吴:兵匪一家,驻军出面了,会好的!
  Tags:信念
  秋:别做梦了,谁也不能战胜我的信仰!我可以去死,但我决不会出卖我的战士!
  Tags:调侃
  翠:该着我不走!两次,两次来天津都是坐大车!
  
  
  (重回余则成身边,翠平向余郑重“表决心”)
  余:(莫名其妙)我胡来?
  
  (翠平担心余则成出现意外,为他设计逃跑路线)
  
  (军统天津站四大员议论军统内务)
  吴:(自信地)撤销不会,就是改建。裁几个人,重新起个名。
  吴:今天晚上我回去问问老天爷,明天告诉你们。
  
  (余则成告诉吴敬中,穆连成已逃到日本,吴十分沮丧)
  吴:蒋宋孔陈家里有多少钱哪?所以他们愿意革命!咱革命是为的什么呀?!
  Tags:嘲讽/时政
  吴:我不是军调代表,满嘴虚伪的外交辞令!
  Tags:调侃
  吴:你找了一个好靠山哪!戴局长已经西去了,我既不能相信,也不能怀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