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江南林家

  
  要飞起来了,我听到了天上的音乐。你听到了么?
  。但我却天生地具备了这个怪异的才能,以至于被认为,我的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
  的心脏如此多的窟窿会表示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至于西子,我一直都在遥想她的美丽
  两个朝代,甚至界于一虚一实。
  脏都了如指掌,我常幻想自己通体透明,甚至无体无形。
  由远及近地观看,由近及远地玩味。以至于,我在自己记忆的高潮时,清晰地追溯到我的
  ,还是魂飞大虚。
  丽让许多人倾倒赞美。我在内心得意之余,也很明白,惟有心中的一段诗情才是最重要的
  ,或者纯粹地追风慕雅,一如我的表哥薛蟠。你认识我的那位表哥吧,他是舅妈的妹妹的
  ,但也许这真的又只是玩笑,无论如何,我现在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位胖胖的、彻彻
  我自鸣清高为诗人,但世间的凡夫俗子之所以也很熟识我的名字,一则因为我的诗,更则
  也是一种病,但很多人急急忙忙地医治,不久就痊愈了,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可是对我来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很有许多人,也是这样,从一生下来就是病。但再没有像我一样病得
  铭心的思考。
  头痛,我在生命的有的年度里,持续地处于人们所说的的那种状态,以至于太医在后来说
  
  
  二
  肯定没有人会告诉你,品病如品茶,需要极精致的心情。我后来住在潇湘馆,屋里长久地
  说真的,如果我告诉她们,我爱病,她们一定以为我是一个疯子。所以,我从来都不告诉
  。许许多多绝佳的诗句,正是我倚着床柱,披头散发地想出来的。我的侍女雪雁和紫鹃为
  有的人说我流尽了眼泪后就死去了,不想我写尽了自己的诗篇,然后回到了大虚幻境。我
  宝二爷故事中的小老鼠。
  因生而病,因病而诗,因诗而死。在我死亡以前,我的诗稿已经在火中焚化。在对于身后
  的生命,所以,当我死的时候,面如桃花,因为我完成了作为生的使命。
  
  
  ,可以让我选择哪个家庭作为我的寄宿,哪对夫妇作为我的父母,我在犹豫片刻以后,仍
  王府,同是出身名门世家,似乎也不影响我成为一名出色的女诗人。但由于他们家庭哲学
  那么,今天也就不会再有你们所陌生而又熟悉的林家大小姐。
  如来此行以前,你一直都冥顽无知。然而,在我出生以前,就仿佛天赋了一件庄严的使命
  那是后来,母亲贾氏告诉我的。她在一个薄雪的冬天,搂着我,亲亲地说,小东西,你知
  么怕生下你来会是那株植物。她说话时,我抱着母亲的脖子,眼睛看着她的眼睛,我仿佛
   在我后来漫长的病中,有时幻见母亲说的那株灿烂的神草。
  脸。多年以后,我才发现母亲完全是我那远在京城荣府的姥姥的脱胎。只不过她没有我姥
  鹤。
  ,但他只是把她们当作自己身份的装饰,一如门前的石狮子,或者出门时的仪仗。长期的
  的森森白骨。漫长的期待,也使那三个女人对我的父亲充满怨恨。我在后来读汉赋唐诗,
  苦。
  然而,她们并不以闺怨作为诗情画意。我出生后不久,在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偶然被丫
  言词,大意是说,让大仙把我那得宠的母亲谋害身死,也让我这个瘦弱的小女孩也快点气
  如没有听到她们的主旨,一定会觉得她们在作诗。祈祷的时候还伴随着充满象征意味的舞
  
  襁褓中的婴儿,而陪伴我的丫头对于妻和妾之间的矛盾,从来没有斗胆介入,所以她们看
  顺便说一下,在我的世俗世界里,所谓的神仙有的是被私人雇佣的。因为这些神仙被俗人
  马道婆的密谋,意欲害死我的表兄贾宝玉和我另一位亲戚王熙凤。效果立竿见影。如果我
  。也就是用三千刀或者更多的刀数把犯人割死。连同她们奉祀的神仙,也将成为帮凶,被
  我掩饰自己惊讶表情的能力来自女人的天然。我被抱着走上前去,亲热地哭泣着呼唤她们
  喃地告诉我她们都爱我和我的母亲,正在月下为我们祈祷幸福。李姨娘和王姨娘用团扇轻
  吸声中轻轻地飘入梦乡。第二天醒来,我就把她们的阴谋忘记了。
  
  
  我的父亲是一位公认的完人,一位君子和绅士。他继承了他父亲的爵位,命中注定要比世
  位,具体而言是探花。这样,他不仅是出身名门的世家公子,而且是才高八斗的著名才子
  种非常有荣誉的闲职。
  为他的身高完全符合人们的关于对国家高级官员的想象。尽管并不是有特别多的人可以接
  但凡见过我父亲又见过我的人,多会由衷地说我是像我的父亲。他们说的时候,还要具体
  我的感受,尽管我只是一个婴儿,尽管我无法像现在一样随心所欲地用词语来表达。我痛
  赵氏。
  那一年,秋天,舅舅贾政从西部沿海的一个城市卸任回家,特地绕道我父亲的辖区,以私
  顺便说一下,我父亲,林如海,在我出生那一年开始为这个帝国的盐务事业兢兢业业地工
  富而废寝忘食地工作。
  家的盐,如果没有盐,人们就要在走路的时候,情不自禁地扑在地上,艰难起来,站立不
  说小不小的作用。内陆有的地区的臣民企图要推翻我们伟大的皇帝的统治,他们有最先进
  我父亲下令对那些地区的食盐进行禁运。不久以后,皇家的远征军就轻而易举地平荡那些
  亲破除,立下赫赫战功。但我父亲是一个内敛的官员,所以,并不把那次军事行动的胜利
  王,曾经亲自写了一封信给父亲,称赞父亲的智慧和风格。当然,他最后也得到了皇帝的
  地分析了父亲的作用。
  也高兴地从内府迎出去,抓住舅舅的手,摩挲良久,泪眼花花,说了许多悲伤的话。舅舅
  带家眷,只是在辖区找了一个见识浅短的赵氏作为自己的伺妾。能够在家乡以外的地方见
  母亲把我抱给舅舅看。那一年,我才两个月大。根据他们当时欢快的描述,我已经长出了
  瘦弱了,几乎很难以相信我是生长于帝国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中。舅舅的那个来自边疆的
  狠的盯了一眼,那女人遂不做声,只是暗暗地咬自己的手指,一下又一下。
  但鸦雀无声,舅舅不说话时,只可以听到烛焰嘶嘶的细声。
  方人民的愚蠢,以及一些风土人情。比如,西部沿海有的地方的妇人,丈夫终年在海上漂
  有时候,他们海员是在深夜回来一次,天不亮又出海了。当地人都习惯了分别,消磨了思
  个小孩。
  之气。我在母亲怀里,也不由地咯咯笑起来。
  欢乐。能够在他们当面流露出欢乐的人,作为国家高级官员的父亲认为很少。如果舅舅单
  慢慢地,舅舅有点喝醉了。赵姨娘扶着他的身子,仍旧东倒西歪,好象要趴下去睡一觉,
  父亲皱了眉,让母亲把我抱入内室,母亲又把我交给她的贴身丫鬟,自己过来劝哥哥早点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年轻的舅舅,一个来自遥远的北方贾家荣国府的二少爷。我在很小的
  他身上有一种来自历代世袭贵族才有的高贵的气质。恰恰贾宝玉也继承了他的那种气质。
  入夜,在我的耳边,总有一些来自遥远的地方的方言随风而来。那是舅舅的卫兵在高声地
  
   五
  说来你也不信,我从会做梦起,就把梦作得极精致,像真的一样生动,而且一夜一夜地连
  父母怀里只有两个月大时,我在自己的梦中已经是一个妙龄女郎,而且号称绛珠仙子。我
  字叫做警幻仙姑。然而,在情天恨海的世界中,生活无比的平静,就像生活在梦中一样。
  作为林家大小姐的生活三缄其口。
  我的家在南方一座海滨城市里。在大海起潮时,我就可以听见海的歌吟。有的时候,我在
  在时不时地向天空发出召唤,然而,我可以回应他的召唤,于是我就有了大海的胸怀。每
  我的家很大,层楼叠屋,气势威严。尽管如此,识风水的人根据晋代的宅经还是宣称这里
  早的是我那个可怜的哥哥。但无论如何,我还是非常热爱我的家,以及我的仆人、马匹、
  围的城市,以及遥远的郊区,甚至可以看见农人们在耕作,脚夫看似艰辛,实则轻松地把
  的耳朵里,让我直观地理解上古诗集中的另一种解释,也就是后来的人们说得滥之又滥的
  实际上,我来到人间的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理解爱情,然后把它以诗的形式,告诉那些凡
  当然,那一天下午,我在听涛阁充满深意地远眺的时候,正好看见舅舅的人马逶迤北去。
  听涛阁,只是没有梦见一个吮着手指的婴孩正在向他深情而又礼貌地道别。他也没有梦见
  
  ,他已经又有一个儿子了。也许在去年他的已经知道了他太太王氏成功分娩的消息,但因
  喜讯。即使是在那一封信中,他还是小心地把自己中年得子的心情隐藏,好象拾获了一件
  邀请。由于父亲在执行一件紧急的公务,所以他没有亲自去祝贺。但我父亲和母亲所备的
  锦上添花。
  、宛如神人。作为生过孩子的我的母亲,她却不以为然。她说,每一个婴孩,即使是街头
  来客,眼睛里都是摄人心魄的光芒。我在第一次月经来潮后联想起早年读过的《老子》关
  据我家派去参加那个表哥的百日典礼的忠实仆人回来报告说,那位表哥小名叫宝玉。那是
  明晦晦的繁星之一颗,像我家仆役的儿女,总之,我很快就把这个被传说为含玉而生的表
  尽管如此,一个小小的细节还是打动了我,以至于我在人世间见他第一面时就在心中引为
  一个好色如命的败家子。这件事情传扬甚广,因为自从平定那次叛乱后,朝廷多年没有征
  种通俗鄙俚的小说,幻想王府的小姐和落泊的书生曲径通幽,最后书生获得成为帝国官员
  外,都可能成为他们创作的素材。
  
  
  的温柔,一直到她在我七岁时死去。
  会舆论都在关注已久的事。我当然无法亲眼目睹弟弟红彤彤地从肥胖的母亲体内分娩出来
  心灵中形成这个灵验的预言。我没有用语言来表达我对亲爱的弟弟的同情。在母亲把弟弟
  的嬷嬷王氏在一旁说什么我比弟弟乖。那一天夜里,我又一次回到了大虚幻境。我不清楚
  有还无。警幻把我叫到她的座下,说我报恩的机会到了。
  神英使者的众神之一为什么对我情有独钟,日以甘露沃我。在那本由曹雪芹写作的关于我
  之恩。
  玉的凡间使命,有的时候类似于一个妓女,只不过我所付出的代价不同而已,一个是肉身
  天宫是一个寂寞的地方。所有的仙女都在云彩间自由地飞翔,但在不飞翔的时候,她们就
  以进入她们的中间。食欲和性欲在仙女中间都消失了。也许她们只是在梦里游历于尘外,
  我在贾府初遇贾宝玉,他居然说他见过我,他指的是在大虚幻境里,也有可能是在三生石
  在我的凡间世界里,帝国一片宁静。当然,局部的地区也可能会有天灾,比如地震了,海
  人去考证,然后写入地方志。其实,几百年来,没有读历史的人早就忘记了我们的国家来
  统治。也许不光是人民,就是皇帝都有这种良好的感觉。
  家的儿女抑或是普通白衣之士的人家都盼望着选妃的举行。闺中的女儿都会幽幽地盼望着
  母送给别人做小老婆是没有面子的,但送给皇帝老儿做小老婆是最光彩的出路。现在,能
  人怀疑我们的皇上仍然生机勃勃。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的父亲和母亲正是打算把我培养
  ,来教我读书写字。但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合格的人选。至于我后来的老师贾雨村先生来到
  育子女,坚持易子而教的传统,但如果是母亲亲自教导孩子的启蒙课程,则也被认为是上
  用芦荻划地,教会了他认识齐全通用的文字。
  它时我又可以还原我当初的念头,如果被别人看见了,他也可以模模糊糊地知道我的意思
  说,花,花,但我的大脑里确实有一句话,例如,花落花开,例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我所在人间,母亲能够熟练地背诵古典诗词和圣人的语录,确实是难得的幸福。我的母
  如此和蔼。她好象一点也不歧视我作为她的同性,尽管她在后来生了一个看起来很健康的
  当然,在我七岁时,弟弟的死亡使她真的悲痛而绝。可以知道她也爱甚至更爱弟弟,我却
  怜的父母。每当我念及我的母亲,总是想起在西暖坞里拥着我教我读圣人论语的情形,那
  母亲解释汉字,有的时候与《尔雅》大不相同。比如,有朋自远方来的朋,郑氏的注释说
  ,不相与谋。多年以后,我认识了宝玉,在读书时看见了那个朋字,总会想起母亲的解释
  间所开的文雅的玩笑。因为我只是一个女孩子,永远不可能去参加国家的官员选拔统一考
  惯才对母亲怪诞的解释提出善意的批评。而且,他们也不期望我可以理解那些经典,因为
  的时候,记住很多圣贤的话,甚至倒背如流,稍长便能一目十行地阅读,文不加点地作诗
  至于作诗则未必。我却在诗歌创作上有别具的聪慧。如果说我是作诗的天才,其实不是对
  相关。我们的全部精力都用于揆度戏曲,把人间最悲惨的故事用十几支曲子组成一出戏,
  时候,大家都会互相地学习和善意地批评。天空中的日子就这样打发,所以,即使很寂寞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负责安排人间的女人们的命运。我和我的姐妹们,随
  首诗,每一个城市的女人编成一册,每一个大地方的女人编成一部。天下的女人的命运都
  时候,就写好一点,当我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写得心不在焉。许多在凡间的女人在受苦时
  ,我们也搞不清楚那个可怜的女人的命运是出自谁的手笔。我们如果觉得内疚,就记住她
  ,真是太枯燥了,因为幸福的生活总是千篇一律,而我们之所以更喜欢给人间的妇人安排
  赛,看谁写得更惨,惨得让人回味无穷。凡人的命运由我们非凡人来安排,而我们自己的
  其实,我到人间来一趟,扮演林黛玉,完全是警幻她们开的玩笑,而报恩则是一个借口。
  天宫中正流行一出名叫红楼梦的戏。曲词很美,故事却很单调,在天宫中排演的效果不如
  位来自另一神仙系统的美男子,神英使者,请来,要求配合我们的演出。他观看了红楼梦
  稿。
   七
  
  是一个汉字的役奴者。由于长大,世事繁冗,我的梦也就渐渐地远离天宫,那个叫做大虚
  前台,于是就忘记了没有穿戏装的自己。我在四岁时就能自己踮起脚来抱父亲书房里的经
  自从父亲在那座靠近大海的城市作官日久,我就把它当作了自己的家乡。我是出生在那座
  还有一段路程,如果是乘轿子,那种两个人抬的便舆,晃晃悠悠要有一个时辰,走街过巷
  又恰好是春天或秋天的晴好日子,父亲和母亲就会准许我到海边游玩,当然,随从的有我
  我常想念的地方是江水入海的湿地。秋天的时候,万鸟飞翔,蒌蒿飘白。我最喜欢在风中
  起的人物,是王勃,很奇怪,我觉得那位唐朝诗人就游荡在我身边,白衣白帽。
  如仕女图中的人物,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太沉重,恨不得不长翅膀就像鸥鹭一样飞起来。极
  弟弟犯了一种病,症状在《伤寒论》第一百一十二页有细致的描述,属于贵族才有的绝症
  ,咳嗽,后来就剧烈地咳嗽。父亲延请了城里最优秀的医生,来自绵延堂的柳宗圣,但医
  重地捻笔开了药方,并礼貌地告退,并没有对他的药效进行哪怕一个字的保证。父亲傻在
  煎熬,浓重的麻黄、石膏的味道便弥漫在空气中,像蝗虫一样让人感到它无孔不入。在最
  ,频率加大,响度加大,有的时候,他的房间里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让每一个
  那个不可爱的男孩会死去,心中的悲伤也一层又一层地剥落,像竹子一样,终于变得老了
  口痰就死去了。他的名字叫林丹玉,有点像个女孩的名字,但没有人记住。原来一个人的一生也可以这样度过啊。
  的母亲痛不欲生的哭泣。眼泪一沱又一沱地从她微眯着的眼眶中流出来,已经是绝望的了
  女人,不如说是安慰自己。偌大一个盐政长官的府邸沉浸在真实的伤心中,连在街上的商
  子关于生与死的说法是千古真理。因为是夭折,所以,按照礼仪,我们没有义务为弟弟举
  ,不仅不应该同情,而且可恶,这证明他是我们家前世共同的敌人,所以,不惜以这种方
  
   八
  贾雨村来了。在弟弟死后的第二个月,舅舅写了一封介绍信,让贾雨村持着投奔到我们府
  总是容易和父亲的不谋而合,父亲也给了贾雨村很高的评价。于是,我就有了真正的老师
  我的老师其实也长得很帅,而且还很清高。典型的孟子的信徒,虽然处处表现出谦虚的态
  作为我家的私人教师,他只教我一个学生,因为我的弟弟已经在不久以前死去,事实上,
  我的教室是父亲书房的下廊抱间,窗临长河,可见白鹭翩翩。在贾雨村为我朗诵诗经时,
  你以为我会是多么反叛的人物吗?我很乖的。真正叛逆的家伙往往都很乖,相反也成立,
  他说。
  格的君子、大丈夫,以便进而成为国家的官员,也就是士人。我并不讨厌四书五经的教育
  可以刻在一片竹片上,展开来,贾雨村先生每天讲几个字,比如,知之为知之,他讲了三
  什么,懂得自己的无知就是最大的智慧。经典的生命就在于被持久地解释。
  的正规教育不仅比他早而且比他正规。但也必须承认,他读的小说要比我多,比如那本著
  个版本。当然,我也没有必要一见面就炫耀自己的学识。老实说,我也没有特别地用心学
  世家。
  的牙齿很黄,讲话时不自觉地喷出唾液来。当我越来越认识他的时候,就不在听他讲的课
  一件很有诗意的经历,所以我必须服侍母亲,作为孝的行为艺术,我在她生病时彻夜不眠
  床沿边。现在想起来,当母亲最后去世时,我的悲痛是刻骨铭心的,像每一个凡人失去了
  来不会去考虑物质层面上的。
  ,他跟一个叫冷子兴的古董商人是个好朋友,而那个冷子兴又是贾家一个中层丫头的丈夫
  。
  如果他没有这个心思的话,他为什么要我去贾府呢?虽然说我的姥姥史太君曾经邀请过我
  还在世的话,她也同意我将来嫁给贾宝玉。为什么不呢?好象没有不的理由。在后来,有
  在跟随我上路伙伴中,最重要的是李商隐的诗集。那个古代的伤情诗人,我通常叫他的字
  我不喜欢李义山的诗,除了那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因为我已经走出了他对我影响。
   2003/4/14初稿
   写于城建思退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