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很关注高考的作文,因为高考的作文就像一面哈哈镜,印射了太多让人对着应试教育捧腹流泪的东西。
  
  还好,今年的高考作文就像今年的南非世界杯一样不平庸,我看到两则新闻:
  
  一条说今天高考考生中惊现古文奇才,此君用文言文写作文,语言晦涩难懂,阅卷老师水平有限,只能求助于其他老师和专家,最后这篇八百字的作文整整被批注四页,我想了想,古往今来,也就《水浒》和《红楼梦》才有这个待遇。
  
  另一则是各个媒体开始关注并讨论这名古文奇才是否会因为此作文被破格录取。
  
  由于现在考卷还属于封闭状态,所以我们这些人即便有再大的好奇心求知欲此时也无法瞻仰到奇文面貌,不过看过此文的老师专家颇为难得口径统一地齐声喝彩,并且还有个别谦逊的专家说自己在文言文的造诣比不上这位考生。虽然语文老师、权威专家和记者是这个社会上说话最不靠谱的三个群体,但我承认,他们的胡说又把我的八卦给勾起来了,这个噱头很引人。
  
  文言文这种文体很容易让我在脑海中勾勒一副古代科举时的画面,据说科举最难得当属明代的八股文。按照逻辑,现在大家写作文都是白话文,而此考生是用文言文,并且还达到八百字,这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回想求学时,一首七绝能被老师解释出三百字左右,可见古人的文体就像压缩饼干,释放起来十分了不得。
  
  虽然大家都说奇才,天才的,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篇剑走偏锋、哗众取宠的炒作。记得曾经有一届高考的满分作文是自由诗《窗外》,通篇下来只有220个字。从那时我就对纯洁的高考作文有了不纯洁的想法,这个想法就好比选武林盟主,大家说好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所以不准用兵器,只准徒手打斗,结果总是有些人很聪明,握拳时偷偷在指缝里夹了一根银针或者别的什么。
  
  这些满分作文就像是那些剑走偏锋,歪魔邪道的人。他们以身试法,频频挑战规矩,抱着成王败寇,不成功便成仁的明年再来精神写些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像青蛙堆里藏着一只癞蛤蟆,明明丑陋,却丑的引人眼球,尤其那些与他们志同道合,唯恐高考乱得还不够的语文老师们。
  
  不过,这些人大多数还是牺牲了。这就好比把这堆奇才们聚在一起玩俄罗斯罗盘,指针只有一个,或者说指标只有一个,大家都玩得很另类,剩下的只能靠运气了。比如那个通篇小篆的考生就另类得过了头。我想,如果考试纸张和答题工具如果刻意自主选择的话,那哥们也许会选择一块龟板和一只刻刀了。并且我更恶毒得认为,语文老师之所以说他跑题是因为实在没有耐心一字一字地将这篇小篆读完。
  
  去年我也曾作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力挺了一个叫蒋方舟的才女,这个才女还是位少女作家,但是因为时间太短高考的作文没写完。当时所有人都批评她甚至怀疑她之前出版的东西是她妈代写的。而当时,我正义凛然地为了这个不认识我的女人得罪了一批认识我的人,事后真是后悔万分,颇有为了炮轰敌船而上了贼船的感觉。
  
  虽然现在我依旧认为蒋方舟的东西不是她妈作为枪手来写的,但我已经开始怀疑她的能力。当初力挺她的主要原因还是我不喜欢高考,不喜欢这种扼杀人的模式,我更不喜欢利用这种模式牟利的人,就像我不喜欢奥运会时媒体总报道这个泳衣那双跑鞋技术多么好。如果你真得有实力的话,你完全可以和你的对手用一个牌子的泳衣,用一个牌子的跑鞋,用一种文体来竞争,而不是另辟蹊径的别出心裁的出奇制胜。就像西方国度曾经的那些为爱决斗的人,大家都用同样的抢,站在差不多的距离,同时开枪,在这种情况谁先倒下那绝对是技不如人了,而不是你想法设法改良自己的火枪,已到达胜利的目的。
  
  絮絮叨叨地说了这么多,最后真不明白自己想要说什么,离开学校好多年,我依旧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参加高考,以至于还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没有中心思想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