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文字不同于认知,江湖不同于武林,江湖无处不在,武林若有若无,纸上的七门八派可以衍生为我们周围的一切。沧州不同于凉州,两个极度苍凉的地域,除去地理,一个在小说中逐渐厚重,一个在诗词里锁着清秋。正如慕容不同于令狐,公孙不同于南宫,新武侠也不再是我们以往熟悉的阅读。
   [标签] 小椴。刺。
   大陆新武侠小说存在“剑出偏锋,招式诡异”的创作特点,如小椴的《刺》。
   《刺》的女主角其实充当了性传播毒性的途径,只是当两颗棋子心生情素时,才有了白衣小再挑战朱公候,伤重后投江身死的悲壮,而这一切,已与“刺”无关。计划早已成功实施,愧疚的少年为了一份起初动机不纯、其后深陷的爱,自绝于世。
   小椴的文笔无疑是出众的,常以自创的几句曲调承接和贯穿故事,他的《开唐.教坊》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全篇散文化,优雅、从容,且淡定,出手已成一家。
   [标签] 江南。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刀风激起了蚩尤的长发,一丝古怪的微笑掠过了他的嘴角,此时一切声音都消失了。空虚中只剩下太古鸿蒙初开的:寂静。”江南在《涿鹿:炎的最后王孙》中通过多处诸如此类的精彩描述,塑造了一群醒目的角色:炎帝唯一的孙子、神农部遣送到霸主轩辕部的质子蚩尤,一个善良、内向与疯狂、犹疑结合的少年;同为质子的太昊部的雨师、颛顼部的风伯,少昊部的公主、爱上蚩尤却被迫嫁与黄帝、最后怀着轩辕血脉跃台自尽的云锦;行尸走肉游移在寡妇们中间的猛男刑天,半疯半智状态编故事说书与黄帝大战二百回合、造反后只一个回合就被打败的想去昆仑的共工;曾经年少英豪、由低层爬上来的黄帝、大鸿、英招、应龙、风后几个统治者。而最让人欢喜的,是魑魅、魍魉两位修行千百年、寂寞的妖精。
   在《涿鹿》中,可以很明显地发现江南试图将森林里的妖精、平原下的鬼魂拉进城市,成为人类的一分子,“万物平等”,这个近几年大陆武侠小说中有着广泛渲染的人性化的写作方式,得到很好的实践。
   雨停了。草浪在风中起伏,涿鹿之野大得与天际相连。一条河水蜿蜒西去,清澈冰凉,带着蚩尤的悲伤,凛冽长锋的光芒,流过江南的笔下,你我的心底。
   [标签] 丽端。逝水残歌。
   侠是什么?《说文解字》解释“侠”的篆书字形,人旁表明这是一种人的行为,夹则是一个大人挟带着两个小人,意思是力量强大的帮助弱小的。丽端的《逝水残歌》基本上抛弃了快意恩仇、纵横天下的俗套,回归了原始的人性。
   “王府春猎,其他人一涌而上,射杀了百余个犯人。韩让抬头看了一眼,依旧低下头来用剑尖划着地。血水像蛇一般蜿蜒游了过来。他闭上眼,装做没有看到那血,装做没有听见刀刃砍进骨头里的钝响,然而手却抖得更厉害。全身所有的感觉都似被抽空了,只有深深的无奈,被一阵猛似一阵的鼓声搅动得翻涌不已。”射杀的场景让人觉得熟悉,电影《花木兰》里胡军饰演的匈奴王子门独出场时就是射杀俘虏,同样的时代背景:北魏。
   韩让给人印象深刻的,不是接到间谍任务后,背负骂名和折磨,而是他身上随处可见的善。初到邙城,救了一个被人调戏却被族人认为有辱门风、逼着自缢的少女无邪;没有依照指示暗杀善待他的老将军宇文珲;两军交战时,力劝卫耀祖放过被驱赶作挡箭牌的普通百姓,却被隐在人群中的士兵趁机占据高地、顺势放火,结果一败涂地;水坝绝堤时,他以肉身为桥,直到所有人踩着他的肩膀、手臂安然渡过,精疲力竭后昏倒水中;他唯一的一次杀戮,对象是一群施暴的士兵,而他深藏的武功,在救谢子陵和宇文韵这对情侣时展露无遗。最后,在“叛徒”的定义下,被他钟爱的女人――许清扬以残忍的招示从背后穿胸而杀。
  
  
   故事的主角甚至连名字也没有,因为乔装被掳去的女子而穿花衣,便被称为“花衣人”,此人从头到尾没有一句话,只是提把长剑,似醒似梦地慢慢行走,连路杀来,有时一刀两个,有时三个、五个,最多的一次是顺势一刀推过寨墙上连“青蜂狼”在内的11名弓箭手的脖颈。从杀少寨主“白眼狼”起,就显示出手狠毒,举手就叫淫贼“白眼狼”全身骨骼尽碎,随后将“战狼”连马劈成两片,“三脚狼”断头,“铁狼”、“肥狼”全身流出黑血,“瘦狼”还没交手就被吓倒,“白狼”双膝生生撕裂毙命,“恶狼”脑浆迸裂,“吃人狼”头颅扭断,“病狼”活活压死,“母狼”后心洞穿,“孤狼啸月”剑插眉心,至此,主要头目全部被杀,“花衣人”又将全寨喽罗一一杀死,放火少了山寨,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现在很多读者都看好小椴和李亮,我也是其中一个。他们两个擅长在不复杂的书写中突出某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若干年后,小椴和李亮或许就是大陆的温瑞安和古龙。
   [标签] 慕容无言。唐门后传。
   江湖中最盛名的门派无非少林、武当、丐帮,而行事低调、非正非邪,却有着恐惧力的当属唐门。蜀中唐门顶级高手不多,但其门下弟子往往一现踪影便掀起腥风血雨,凭的就是暗器和毒药,常见的有毒针、毒蒺藜、断魂沙,而杀伤力最大的却有个浪漫的名字“漫天花雨”。
   文中几次提到唐门暗器,让读者有了直接认识:
   一阵轻响,大小十几件各式各样、形状怪异的物件落在桌子上。这些物件都是通体颜色黝黑,锋芒不露,看得出来都是精铁打造,但是样式却说不出的怪异,有的像妇人家做或的锥子,有的像缩小了许多倍的月牙,有的像浑身有刺蒺藜,还有的样子太过怪异,根本形容不出它们的形状来。
   小说中尤其值得肯定的是,慕容无言在文中倾力描述了形意拳、通臂拳、摔跤、回民武术等拳法,一招一式都是实打实地呈现,显示了作者良好的武术认识,这点,也是他区别于多数点到为止、虚晃一枪的无奈写法的最大特色。懂武术的平江不肖生创作《江湖奇侠传》80余年后,终于有作者与其呼应。
   [标签] 沈璎璎。金缕曲。
   甄子丹在《新龙门客栈》中扮演的东厂曹少钦是他早期演绎生涯中最为人乐道的角色,曹的冷静、果断、高超的武艺和凌厉的剑势给我印象很深。时隔多年,在沈璎璎的《金缕曲》中,我终于见到类似的反派――成令海,一个眉清目秀、驻颜有术,办事利落、说法得体颇受皇帝宠爱的宦官。
   《金缕曲》最大的亮点是琴声与词曲、动作的相间,优雅无处不在。
   夜色中,玉流苏桀然一笑,忽地捧起了喑哑琴。成令海不由得微微一楞。冰弦闪了闪,唱合的不是风光旖旎的《琴挑》,是忠臣烈士的《金缕曲》。至此,本小说的命名已完全解释清楚。
  
  
   迦若?青岚?大祭司?都是,都不是。沧月将一个反噬宿主的鬼降,塑造成《拜月教之战》的男主角。当他以佛的姿态舍身将灵鹫山圣湖底牢笼数百年的恶灵们诱入闸门、永闭地底时,所有的恩怨轻了几分,江湖褪色,利剑只是辛酸的器具。
   小说藏了几个小故事,如听雪楼里萧忆情的身世,高梦非的叛乱,碧落(江楚河)的疚爱,拜月教中明河为了保护迦若而联手做掉了她暴虐的母亲――华莲教主,名为左护法、实为卧底的青衣术士孤光和纯真少女弱水的关系,等等,这些小故事恰到好处地穿插其间,人性的真被重新点亮。
  
  
   《新封神榜》虚构在商末,以倚弦、耀阳这两名少年下奴卷入神玄二宗和魔妖五圣门争霸的洪流为主线,叙述了肉身三次灰飞烟灭,又因归元异能重生,历经一般小说难以想象的煎熬,凭着坚毅终于成为扭转乾坤的英雄故事。龙人设置了“魔星出世”这条线索,将中国上古神话中的人物一网打尽,合理改编、穿插,汇集出宏大、震撼的长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