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七十年代生人的个人历史

    

    

    

    

    缠炮线,用铁丝、皮筋做纸弹枪,拿报纸做风筝。

    城里出生的家中兄弟姐妹一般二到三人,农村的稍多。大的不爱带着小的玩儿,小的总爱粘着大的,经常看到大的撒着欢跑,小的在屁股后面哇哇哭。(七十年代末期大多已是独生子女,没有这待遇。)

    睡过抗震棚。帮老爸买过冬储菜,在地上挖过坑埋过萝卜。作文里用得最多的词是“改革大潮席卷神州“。后来多改成“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类。男孩玩对拐、粮店、打山救火,女孩子跳皮筋、抓羊拐(各地略有差异),男孩女孩一般不在一起玩儿。

    喜欢过程琳的《酒干倘卖无》、张行的《迟到》、朱晓琳《那一年我十七岁》。后来是费翔和齐秦。看港台录像、玩电子游戏、跳霹雳舞、听摇滚音乐,都痴迷过。腰里别随身听,西装和太阳镜上留着商标。听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英模报告,热泪盈眶、热血沸腾。(七十年代末的大多听的是劳模的报告。)不管是否传阅过。在学校被老师或同学搜过书包,查有没有手抄本。用铁锹或板砖打过架,后来改用匕首和马刀,最不济也要装着家里的旧菜刀。打架以恫吓为主,人数上占优时是非打不可的。谁要进过看守所或审查站,彻底成了没人敢惹的主儿。

    在课桌上刻“三八线“及书法(个别人擅长彩绘)。谈恋爱好象比哥哥姐姐们容易。学过女排的“拼搏精神“,在笔记本上写过:“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帮父母排队抢购过冰箱彩电洗衣机包括日常生活用品,因为怕涨价。看过《寡妇村》,学会了说“少儿不宜“。让港台和日本电视连续剧迷住过,喜欢过翁美玲、山口百惠、霍元甲和许文强。小学打乒乓球,初中打排球,高中打篮球,大学踢足球。读过金庸古龙三毛席慕容北岛汪国真王朔钱钟书张爱玲,最后还是发现小时候的连环画印象最深。在深圳、海南、广州、珠海打过工,或在其他地方有过类似的

    

    

    

    

    

    

    

    

    

    

    

    

    

    

    

    ,就会跟在人家后边,直到人家把那块糖放进嘴里再把那糖纸扔到地上为止.新的学期开始时,就把一大本糖纸带到学校去,和同学们炫耀一番,再进行交换!大了以后,有一次进行大扫除,还发现了一本当年集的糖纸!没舍得扔,也是我的一种回忆吧!

    小学一二年级时,还喜欢玩“扔棒冰棍“的游戏,竹子做的(现在的冰湛淋棍都是扁平的木头做的),参加的多是二三人,每个人对出数量相等的棒冰棍,先来石头剪刀布,由赢的人先扔.把一大把棒冰棍放到一定的高度(一般离地一米左右,太高了别人也不答应,属作弊行为),撒到地上,先把和其它不挨的拾起来,再用一根冰棍棒去一根根挑其它的,如果能挑到旁边一根而不碰动其它的,那这根就是你的了!如果你碰动

    

    

    

    

    >>(好象要三毛六分一本,尽量不订,借别人的),>(大家还记不记得封三的海虹和封底的小兔非非?)有小人书的都神气得不行,买得起童话书的都快成贵族了,我那时老想那本厚厚的>,三块一,老没攒够。

    物质生活:

    有拿个锅卖“秦糖“的,鼻涕似的黄乎乎一坨,三根小棍一搅和,成白乎乎痰似的了,吃得还挺香。还有什么“香烟糖“,“粽子糖“,“面饼“,“炒米糕“。还有转糖人的,转到什么给你什么,我老盯着“游龙戏凤“,可转来转去顶多转个“老鼠偷油“。

    那时的全是色素的桔子水装在一个看上去就有毒的塑料管子里,开一小口滋滋地吸,还好那时的小孩都特纯洁,也没对着那管子的形状乱想。

    娱乐:

    那时挺流行“拍洋片“,我有一套水浒,另一小孩有套三国,混在一块儿玩,为了关云长和李逵谁厉害争了老半天。还有一种“印花纸“,沾点唾沫就能印出图案,非唾沫不可,干净的水不管用。

    咱那时的精神食粮(70’s):

    说完了吃,穿,玩,来谈谈我们那时的精神食粮。

    幼儿园时,有《小朋友》,《好娃娃》,《365夜》,太小了,其他的记不住了。最深的印象是中国队在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的精彩表现,还有电影《少年犯》,救火英雄赖宁。现在的孩子没几个知道赖宁的吧。可我最爱看《少年文艺》,《故事会》,《故事大王》,《少年文艺》里的故事个个好看,都是和我们的生活十分接近的,《故事会》里的故事好象就比较社会化了,应该算“成人读物“,但都十分吸引人,笑话也特都逗。我妈还给我订了《作文通讯》,《小学生作文》,也都挺好看的。中学时有《中学生数理化》,《英语画刊》。不知什么时候一下子出来很多杂志,就开始什么都看了,《少男少女》,《读者文摘》,《青年文摘》,进入一个缤纷的世界。再也没有了当年《中国少年报》的油墨芳香,我好象已经上高一了。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少男少女》,《读者文摘》,《青年》。

    咱那时的电视剧(70年代生)

    家里买电视是我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也就是87年前后。那时沈阳好象一共才三个台:中央,辽宁,还有一个可能是沈阳台,我记的不大清了,反正电视台特别少但感觉那时的节目却很丰富,呵呵,当然是和半导体相比了。先是《霍元甲》,接着是《陈真》、《霍东阁》,还有《再向虎山行》、《十三妹》,《一剪梅》,《冰点》,《昨夜星辰》。。。

    小学时代最有名电视剧的是两部--《上海滩》和《射雕英雄传》。

    《上海滩》播映时端的是万人空巷,一时间好象每个沈阳小伙脖子上都多了一条白围脖,也不管是什么季节了,黑色的风衣也随处可见。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是五年级,我们班最高最能打架的那个也围一条白围脖上学来,据传是他在外校的“对象“给他织的,嘿嘿,可真是砸倒一片人呀。同学之间也不正经叫名了,都是“X哥“,“阿X“什么的,遇上谁名字里有个“文“或“力“,嘿,可就抖喽,“文哥“,“阿力“

    

    

    

    

    

    

    

    

    

    

    

    贺卡,一般是把写贺卡的工作放在家庭作业之前完成;提前两天就开始买零食,花生瓜子是必不可少的,其实我到现在都不觉得花生瓜子好吃,可是好象联欢会不弄的一地瓜子皮就不象是一个热闹的联欢会;提前一天就开始布置教室,当时我是中队长,又能从妈妈的单位里借来好多漂亮的拉花,所以布置教室时就格外积极,爬椅子上桌子的,可我当时十分羡慕能布置黑板内容的同学,他们均是能写会画的, 一会功夫就能把黑板变成一副漂亮的图画,而我的字从小就很烂,只能趁他们不注意之际偷偷在黑板的角上用彩色粉笔画几个星星、气球之类的东西,然后就觉得黑板更漂亮了。:)

    摆桌子算是最累的活了,但是我一边摆一边就在想,第二天一定要挑个好地方坐不能坐在角落里,也不能坐老师边上,最好能挨着谁谁谁和谁谁谁。。。:)

    终于盼到了新年联欢会的那一天,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一个个小朋友穿的花花绿绿的就来了,从刚一入座开始就开始吃,好象家里过年没吃的似的,刚开始的节目大家都还认真看,认真听,认真鼓掌,但小孩办事就是容易虎头蛇尾,联欢会过半班里就点象茶馆了,可能也因为吃的东西剩的差不多了,嘴基本上都闲下来了,再说好不容易赶上在教室里说话老师不管,不说白不说呀。。。最后送贺卡的时候到

    话,但老师的最后一句话总是那句:“班干部留下来打扫教室“。唉~ 。。回家第一件事是把收到的贺卡仔细看一遍,有自己画的,有买的,(凡是买的都有淡淡的香味),有带错别字的,还有祝词没写完的,还有写着别人名字的,(估计是混乱中送错了人了。呵呵)。看贺卡时心情最好了,单单是那些五颜六色的信封就让人觉得温馨,不象现在的短信息,虽然也有颜色,但不是黑色幽默就是黄色笑话。:>更不象现在的电子贺卡,虽然也能带去祝福,但再也闻不到淡淡的香味、看不到歪歪扭扭的字了。。。

    > 70’s 的江湖

    70年代出生的兄弟们,还记得我们的江湖吗?如果你干过这些事,那大家就都是江湖儿女了:

    1. 在黄军用书包的带子上,用钢笔写着粗体的“笑傲江湖“。

    2. 班上的老大在中学的门口经营着一张台球桌。

    3. 男生都学小马哥叼着火柴棒。

    4.至少有3个以上的朋友,喜欢穿黄大档裤,穿白板鞋,他们每天都苦练李小龙的格斗技术。

    5. 晚自习下课后,学校门外的角落里总有香烟头的若明若暗在闪烁,你的心里扑通扑通在跳动,中午休息时的那位会不会也是混的?

    6.至少每个学期有3个以上的朋友(大多数是练格斗的几位)被人海扁过,你也至少3次参加过复仇行动,虽然这些复仇行动大多数都在谈判中解决了。

    7.以前练格斗的兄弟,至少有一个现在在证券公司或着IT行业过着滋润的日子。他们现在的体形基本上都很差。

    8. 从初中开始就有兄弟为抢女朋友反目。

    9.学校教导处对江湖儿女们的排名,经常因为一次大规模的考试作弊或者校外斗殴而刷新。

    10.你的酒量是从高中开始练起的,父母经常出差的同学家里是主要的训练场。

    11. 最英勇的事是和兄弟们一齐教训过社会上的混混。

    12.撬过班主任宿舍的们,进去偷被没收的小说,然后顺便搬走了学校刚发给他的一筐苹果。

    13.班上的小白鼠考上大学后发现,学校的江湖儿女们也纷纷自费上了大学,而且他们在学校里更受女生欢迎。

    80年代的动画片大全之中国篇(上)

    

    

    

    

    

    

    

    

    

    

    

    

    

    

    

    

    

    

    

    

    

    

    

    

    

    

    

    

    

    

    

    

    

    

    

    

    

    

    

    

    

    

    

    

    

    

    

    

    

    

    

    

    

    

    

    

    

    

    

    

    

    

    

    

    

    

    

    

    

    

       搞笑片

    《兔子,等着瞧!》:比《射雕》和《霍元甲》还早的动画,里面的兔子老是沾光,害的狼最后总是要喊“兔子,等着瞧!“

    《鼹鼠的故事》:虽是84年的老片,可几乎年年播放,估计大家都看过。小的时候很羡慕鼹鼠的小铲子--太有用了。鼹鼠的招牌笑声“哑枯..哑枯“和感叹词“有哈“。

    《米老鼠唐老鸭》:世界级的明星,不过李扬的配音“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呕“--没治了。

    《蓝精灵》大家想必都还记得阿兹猫,不过蓝精灵你能说出几个呢?蓝爸爸,蓝妹妹,聪聪,蓝蓝,笨笨,厌厌,乐乐,健健,灵灵,爱爱,美美...有爱做蛋糕的蓝精灵,有爱吹小号的蓝精灵,有爱照镜子的蓝精灵,有爱做木匠的蓝精灵,有一个蓝精灵“我送给你一件礼物--嘣“,还有一个我讨厌...“

    《巴巴爸爸》:“这就是巴巴爸爸,巴巴妈妈,巴巴租,巴巴拉拉,巴巴立包,巴巴包,巴巴贝尔,巴巴布莱特,巴巴布拉包,听明白了吗,再说一遍...“哈哈,可里可里可里,巴巴变“。

    《大力水手》:“我是大力水手,我喜欢吃菠菜,因此我力大无比“。不过《大力水手》中的女主人公实在是太丑了。

    《超级玛利》:游戏大家想必都玩过,但是动画片大家都看过吗?玛利兄弟是水管工...

    《猫和老鼠》:八十年代末的动画,小学生的必修课。反正猫永远打不过老鼠。

    《机器猫》: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说《机器猫》是一部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讲的头头是道。不过当初俺年龄小,就是看着好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en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