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六扇门——中国古代官匪斗争的传奇故事

正说六扇门――中国古代官匪斗争的传奇故事
   “衙门六扇开,有理无钱莫进来”。象征着官府气势的衙门大门分六扇,一字排开,威严、气派。六扇门一开,生生地隔断了老百姓与官吏之间的亲密感,从此,从门内走出来的是官,从门外走进去的是民。
  衙门口的六扇黑漆大门是对“六扇门”的最通俗的解释,而人们常说的“六扇门”则有多种指代。“六扇门”可以泛指州县府下面的差役,“三关六扇门”,代指三班六房,是州县衙门吏的总称。
  “六扇门”具有如此大的权力和能力,与统治者对“六扇门”的扶持和依赖有很大的关系。
  明朝万历年间,朝廷为了处理有关国家大事的案件,专门成立了一个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杀手于一体的秘密警察组织。因为这个组织的秘密性,又因为总部大殿是一个坐北朝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门的建筑,所以叫做“六扇门”,组织成员因行动机密也叫总部为“六扇门”。因为这个组织行动诡异、手段凶狠、专办大案,民间也就传诵六扇门的威严恐怖。时间久了,六扇门在江湖上也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这个“六扇门”组织在查办魏忠贤的斗争中表现出色,但随明朝灭亡最后消失。
  本书从“六扇门”乃至整个衙门与江湖匪类的关系和争斗、查案和刑法等几个方面着手,探究“六扇门”在面对江湖匪类和缉查案件时所采用的方法和手段。江湖人物各据一方、不受官府节制,却在遇到“六扇门”中人物时却不得不敬而远之,甚至束手就戮,这是一种何等的威慑和压力?!
  
  
  导语
  官有官道,匪有匪道;官有官规,匪有匪律。官与匪时刻在进行着猫和老鼠的生死存亡的游戏。
  第一章 六扇门的对手:匪道为黑引言
  衙门的气势,就象那六扇黑漆大门,黑得冷漠,黑得吓人。随着一声声“威武”的喊声和阵阵密集的堂前棒的点击声,官与匪的较量正式展开。其中,作为黑道的匪,尤其因其独特的手段、独据一方的声势而响彻江湖。
  匪道为黑,黑道之中尽是行规术语,黑道中人也有生存的门道和法则,盗亦有道、骗亦有术。“六扇门”欲擒匪类,必得先闻匪道。
  在江湖上,经常流传着“身轻如燕”、“飞檐走壁”的传说,那飞来飞去、缥缈如云的轻功让很多人钦佩和羡慕。轻功真的有“身轻如燕”、“凌波微步”、“水上飘”的功夫吗?武侠小说中的那些登高峰如履平地、踏千里于须臾间的表演,是一种虚幻的向往呢,还是已臻化境的武林功夫?
  轻功,一直给人以虚幻缥缈的感觉,是大多武侠小说爱好者梦寐以求的境界。提气之间,身在百丈之外;轻轻一跃,便上万丈悬崖。轻功在武侠小说家的笔下,被演绎得形神俱入化境,惟妙惟肖而令人叹为观止。
  在金庸笔下,古墓派轻功可谓天下第一,小龙女白衣素裙,施展起轻功来恍若仙女,凌空飞渡。她居身古墓之中,练习轻功的方法也是举世无双。将麻雀放于室内,凭空手捕捉麻雀,麻雀灵便异常,东飞西扑,练功之人,则窜高扑低、挥抓拿捏。小龙女教杨过时,杨过练了多日,才达到“跃起时高了数寸,出手时也快捷了许多”的境界。在这种似刚实柔的与鸟儿竞技的过程中,才能练成能与麻雀嬉戏的绝世轻功。这轻功当真学之不易!
  段誉的“凌波微步”也可算是轻功中的无上心法。大理世子段誉在武功不高、“六脉神剑”时有时无的情况下居然能闯荡江湖,而且屡屡救王语嫣于困境,全靠这独一无二的“凌波微步”轻功心法。每到危急关头,段誉都是施展他的救命绝招“凌波微步”才得以保命。这“凌波微步”确有神妙之处,不管是多么厉害的武林高手,段誉只要施展开“凌波微步”,就能顺利脱身,对方也无奈他何。倒是鸠摩智确实厉害,不问三七二十一,先点了段誉的穴道,段誉便再也施展不出“凌波微步”,只能乖乖地受制于他了。但是一旦逮着机会,段誉便又把“凌波微步”用起来,与鸠摩智玩老鼠和猫的游戏。
  武侠小说中,轻功是行走江湖的保命绝技。武林中危机重重,轻功可以用来进攻,也可以用来防身。没有“凌波微步”,就没有段誉与王语嫣的旷世情缘;没有“神行百变”,也就没有韦一笑的立功明教;没有轻功,就没有桃花岛主的怡情飘逸;没有轻功,也就没有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笑傲江湖。胡斐因轻功而踏雪无痕,呼啸雪山。还有逍遥派、虚竹、乔峰、石破天等,都无一不是轻功高手。
  长久以来,轻功都是武侠小说迷心中一道崇拜的风景,也是很多武学行家向往和追求的目标。那是一种象鸟儿一样飞翔的幻想,那是一种如天女散花般的浪漫。轻功,作为武林中最为华丽的武学,一直为世人所景仰,纵横轻逸的轻身功夫在流行武学排行榜上一直高居榜首,虽然轻功并不是真正的飞行,但那中“一掠数丈”的飘逸,正满足了人们心底对自由飞翔的渴望。
  飞檐走壁是少林寺72绝技之一。据说其练习方法是少林独传之秘,基本功却简单易行。在练功前,用粗布袋装上浸过猪血的铁砂,把这些布袋捆在小臂和两腿上,每天早晚在墙壁上横跑。跑的时候先要助跑数十米,然后用力往墙上蹬,身体微侧,两脚交替前行。一般的普通人,在助跑的情况下也能在墙上蹬跑一两步,如果经过强化训练,又将铁砂逐年加重,可以走出的步伐就可以越来越多。
  据有关专家分析,轻功不可能将一个人的质量变少,也不可能使自己的体重变轻,它唯一的诀窍在于借力打力。轻功是一门综合功夫,既要助跑于前,又要在凌空的那一霎那控制好力度和方向,然后在落脚时控制缓冲力,通过连续跳跃,来达到快速如飞的目的。正如黄药师手中的玉箫一样,当身体快落之时,黄药师用玉箫轻点地面,身体便又可前行;欧阳锋从雪山上飘然而下时,也不忘了将大风衣脱下来,当成鼓风机一样地减轻下坠的重力。可见,轻功确实需要借力之处,绝不是像孙悟空那样一个筋斗就飞了十万八千里。“铁掌水上飘”的功夫,也只有在裘千丈那种水下布桩、缸轻如纸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奇效的蒙汗药
  看过《水浒》的人,对书中那动辄将人麻翻、昏睡如死猪般的“蒙汗药”肯定印象深刻。在杨志押送生辰纲的过程中,吴用派人挑着酒,向又饥又渴的杨志叫卖。杨志心存谨慎,担心上当,一直熬着。直到看到另外七个卖枣的人也喝了酒,才耐不住口渴,也喝了一碗。谁知,这一碗喝下去没多久,押送生辰纲的十五人便“头重脚轻,一个个面面厮觑,都软倒了。”正所谓“倒也!倒也!”
  “母夜叉”孙二娘在上梁山之前,也是靠用蒙汗药发的家。她在孟州道十字坡开的人肉包子店,几乎全是靠蒙汗药蒙倒过客而得手。正如施耐庵在《水浒》中写的:“那妇人那曾去切肉,只虚转一遭,便出来拍手叫道:‘倒也!倒也!’那两个公人只见天旋地转,噤了口,望后扑地便倒。”孙二娘得意了,说:“着了,由你奸似鬼,吃了老娘的洗脚水!”然后,孙二娘便去摸客人的行李包裹,一边高兴地大笑道:“今日得这三个行货倒有好两日馒头卖,又得这若干东西!”
  蒙汗药如此好用,是不是也象顶级轻功一般玄而又玄,只是虚幻呢?象这么瞬间即见奇效的蒙汗药是不是也只是小说家们夸大和虚构的情节呢?如果不是,又是什么高级的药物,在黑道上用得这么吃香,而又让那些客官防不胜防呢?
  蒙汗药原名“麻汉药”,意思是专门蒙倒壮汉的,相传是受三国时神医华佗发明的“麻沸散”的影响配制而成。“蒙汗药”麻醉作用极强,人吃下去后,便会昏睡过去,失去知觉,犹如死人,甚至“加入刀斧也不知”。有不少学者对“迷酒”、“麻沸汤”、“蒙汗药”等麻醉药进行了大量研究,最后证实蒙汗药的主要成分是曼陀罗花。
  现代科学研究发现,曼陀罗的主要成分是强效的抗胆碱药,其中包括东莨菪碱、莨菪碱及少量的阿托品,具有较强的麻醉、止痛、镇静、平喘的作用。这当中,引起麻醉作用的主要成分是东莨菪碱,只需要少量就能让人消除情绪激动,使人产生倦意,然后进入无梦的睡眠状态。如果将曼陀罗与其他同类药物合用,则能产生强大的协同作用,使人迅速进入麻醉状态。由于东莨菪碱的主要作用是使肌肉松弛,也能使汗腺分泌受到抑制,于是也有人认为,“蒙汗药”的“汗”是指汗腺。
  以蒙汗药为手段谋取钱财,在《水浒》、《七侠五义》这些古典小说里非常常见。哪怕是再健硕的汉子,一经蒙汗药,也被麻翻如死猪般昏睡过去,只有等着挨宰的份了。蒙汗药的了得,足以让无数英雄转瞬间便倒下,随身携带的珠宝财物马上换了主人。
  曾经有这样一则关于蒙汗药的艳事:
  蒙汗药在江湖上名气日响,让初入江湖者防不胜防。到后来,不仅匪类用蒙汗药来作案,官府也利用蒙汗药来对付匪类。
  少数民族的叛乱给朝廷造成了威胁。官府下诏,重金悬赏捉拿叛军首领区希范、蒙赶等人。广西转运使杜杞率军平叛。开始,杜杞发布檄文,劝谕叛乱者改过自新,但檄文如同一纸空文,没有收到任何效果。接着,杜杞又派部将前往区希范处劝降,仍被拒绝。
  杜杞打败叛军后,对叛军实行了残酷的报复手段。杜杞特地命医生与画匠将区希范等剖腹刳肠,绘制成《区希范五脏图》,之后又将区希范剁为肉酱,手段之残忍,令人闻之变色。
  蒙汗药是江湖上的常用伎俩之一,匪类用蒙汗药为自己敛得大量钱财,体现了药物为江湖所用的妙处。在江湖中,除了蒙汗药这种用来迷幻的药外,还有各种各样毒性的毒药和毒酒。蒙汗药以图人钱财为主,而毒酒则是以杀人灭口为主。
  毒酒除了鸩酒之外,还有孔雀胆。在郭沫若写的话剧《孔雀胆》里,美丽善良的阿盖就是用孔雀胆毒酒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孔雀胆是传说中的毒药,并没有实物。
  金庸在《神雕侠侣》中还提到一种断肠草,就是杨过用来治疗情花之毒的。据传说,神农尝百草的时候,尝的正是断肠草。断肠草又名钩吻,还称胡蔓藤、大茶药、山砒霜、烂肠草等。它全身有毒,尤其根、叶毒性最大。在古代的医学书中,“断肠草”并不是专指一种药,有多种草药因为药性很毒也被称为“断肠草”,其中雷公藤、毛茛科的乌头、瑞香科狼毒、大戟科的大戟等,都因其具有明显的毒性而有“断肠草”的名称,也都可以导致人的生命危险。
  在千奇百怪的江湖黑术之中,不仅有蒙汗药、毒药,还有迷香、迷魂药、迷烟等。江湖多风险,多少也与这些迷药和毒药的使用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正是运用这些貌似神奇的医术配方,黑道人物轻易敛财,将江湖之术变得玄而又玄。
  在金庸的小说《天龙八部》中,美丽善良、善用易容之术的阿朱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不仅用柔情打动了身负冤仇的乔峰,而且用尽自己的所学帮助乔峰追查被人陷害的真相。与会“降龙十八掌”的乔峰相比,阿朱的武功只是平平,所以才会在少林寺中被打成重伤,差点送命。但是,为什么大侠乔峰还需要这么一个弱女子的帮助呢?
  阿朱的易容术可谓是巧夺天工,扮什么象什么。阿朱假扮乔峰,将丐帮人士救出天宁寺,令众人感激乔峰。阿朱易容技术高超,经常与乔峰相处的丐帮弟子都没有看出破绽。为了帮助乔峰找出陷害之人,阿朱又假扮成白世镜,却因暗语不对被康敏识破,康敏将乔峰的敌人转嫁为阿朱的父亲段正淳。为了了却乔峰的仇恨之心,也为了保护父亲,阿朱假扮成段正淳,被乔峰打成重伤。
  在金庸笔下,以易容术而把自身魅力展现得惟妙惟肖的人物还有很多。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她在刚出场的时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叫化子,穿得破破烂烂,女扮男装,把憨厚正直的郭靖骗得团团转。在《倚天屠龙记》中的金花婆婆的易容术更是高超,不但骗过了明教各大高手,而且连自己的女儿小昭也不敢相信,平时行动都不方便、拄着拐杖的金花婆婆在露出本来面貌时却是波斯美女。这种种易容术,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江湖中最简单的易容术就相当于简单的化妆,通过贴胡子、画眉毛、接假发等方式改变容貌,然后配上不同的衣服,装扮成打更的、卖菜的,蒙混过关。这种易容是最简单、最粗糙的,通常只能蒙蒙初入江湖者。
  易容术这玩意,不但侠客可以用,盗贼也可以用。匪徒们干的是拿着自己脑袋去玩命的活儿,时时刻刻都处在一种危险的境遇里,一旦遇到紧急关头,易容术就派上用场了。而更有那花心的淫贼,居然以易容之术男扮女装,骗色于深闺大院。
  桑冲出生于山西太原府石州李家湾,两岁时就被卖给了榆次县桑茂做义子。桑冲从小就吊儿郎当,到了24岁,仍是光棍一条。
  桑冲学了两年,将这一套本领学到手,于是开始四处骗奸。10年间,桑冲走过大同、平阳、太原、真定、河间、济南等45个府、州、县、乡,到处诱奸妇女。
  为了防止被人识破,桑冲在每一个地方只呆三五天,得手后,很快又转移到别处欺骗行奸。10年下来,被他奸污的良家女子多达182名,但一直没有人告发他。桑冲在不断添加的数字中自我陶醉,色胆膨胀。
  不料高宣的女婿赵文举也是个色中饿鬼,他见桑冲长得妩媚婀娜,不由动了邪念。半夜,赵文举悄悄潜入南房,摸到桑冲的床上,企图强奸他。桑冲被惊醒了,就和赵文举扭打起来。赵文举体格健壮,三下二下就将桑冲摔倒,按在炕上,欲图不轨。桑冲暗暗叫苦,却动弹不得。赵文举伸手去摸桑冲的胸部,发现没有乳房,一愣,再往桑冲下身一摸,却摸到男子的阴囊,他立刻大惊大叫起来。家人一涌而入,将桑冲捉起来扭送到晋州衙门。
  桑冲利用易容术潜入闺房为非作歹,的确让人防不胜防。
  易容带来的是身份的混乱,角色的错位,行走江湖的人能够从中感受到一种刺激。想想看,只需略施小技,就从对手眼皮底下溜走,实在要归功于易容术的神奇。因而,人们对易容术一直精益求精。
  现代的医学整容术,可以完全改变人的形貌,无论是是脸部还是身体的各个部位,想整哪就整哪,彻底改变人的原貌。据新闻报道说,“伊拉克基地圣战组织”头目扎卡维就因为善用电影中的易容化妆术,在美军追捕下多次化险为夷。现代,整容成为一些都市爱美女性的最爱,这也可以说是易容术的剑走偏锋了。
  江湖是一个围城,进出城门的关卡之一就是黑话。江湖上的规矩,叫做“道上的规矩”,江湖上的黑话,叫做“唇典”。
  “蘑菇,溜哪路?什么价?”在半途中,五名匪徒遇见杨子荣,先用这句黑话来盘问。
  “嘿!想啥来啥,想吃奶,就来了妈妈,想娘家的人,小孩他舅舅就来啦!”杨子荣的黑话讲得够流利,他这是在告诉对方“我是来找同行的。”
  土匪回答道:“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这里土匪仍然对他有怀疑,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因为你不是正牌的。”
  座山雕劈头就给杨子荣来了一句黑话:“天王盖地虎。”这句气势很足,意思是说,你哪来这么大的胆,敢来气你祖宗!
  座山雕并没有就此相信他,两人继续以黑话交流。
  “精神焕发。”
  “防冷涂的蜡!”
  唇典又叫“春典”,一种特殊的语言讯号,江湖上人彼此联系的一种特殊手段。亦称隐语、行话、市语、方语、切口、春点、黑话等,是民间社会各种集团或群体出于各自文化习俗与交际需要,而创制的一些以遁辞隐义、谲譬指事为特征的隐语。
  黑话在江湖上经常要用到。土匪遇到“扎手”的“点子”时往往会喊一声“风紧,扯乎”,杨子荣以“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来打入土匪内部。巴纳斯山说“我的夺格,我的达格和我的狄格”,意思则是“我的狗,我的刀和我的女人”。特别是在一些战争和侦察行动中,为了避免泄露机密,经常会设定一些暗语,以便交流,而又不被对方探知。
  一天,魏容在街市上捡到一个小布包,他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尽是小刀剪子之类的东西,由于式样不一,他一时也分辨不清派什么用场,当下将包裹挟在怀里,来到一家茶馆。坐定后,他点了一壶茶,又顺手将这布包放在桌上。不一会儿,陆续有人前来搭讪,态度都很殷勤,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云。过了好半天,魏容才意识到,这伙人可能是冲这个小包裹而来的,于是便告诉他们:“这个布包是我在路上捡来的。”那些人一听,即刻仓皇离去。
  江湖上常用的暗语有很多种,在小说中常见的是用黑话接头。接头时的黑话很有讲究,一句话不对,可能就会自己人误解。常见的有:
  “并肩子,这个托线孙既是没挂老居米子了,我们马前点接应‘阳向’的弟兄,看从那里走了货。”意思是说:“弟兄,这个保镖人不是我们想拦劫的人,身上没带着多少财货,赶紧接应南路的弟兄,怕从那里走了人。”
  “并肩子,托线孙可灵了,亮青子,招呼吧!”意思是说:“弟兄们,保镖的察觉了,亮兵刃,动手吧!”
  “并肩子,念短吧!棵子里面伏着不少点儿了。”意思是说:“弟兄们不要说话,草里藏着不少敌人。”
  关于江湖中各种不同的武器,也有它的替代黑话。比如“蛇儿”,是把兵器比做叫化子手上的蛇;“暗青子”是指暗器;“青子”是指兵刃;“片子”是指刀。“海青子”是指大刀。“月牙锋”是指戟。
  对人体的不同器官,也有约定俗成的黑话,如:“招子”指眼睛;“顺风子”指耳朵;“踢杞”指脚;“瓢”指头、脑袋。
  江湖是一个虚实并存、鱼龙混杂的大染缸,既有货真价实的真功夫,也有扑朔迷离的黑术。在江湖中闯荡,不是单纯的脚踏实地就能混得下去的,有时候还要玩各种“诈糊”的手段。正如现代的魔术一样,江湖上的三教九流玩的那些手段,有的是真实功夫,有的则是障眼法,将一些医学方面的内容用虚无缥缈的形式表现出来,外行人不知就理,极容易上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