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的情史档案

  原书名《满目梨词:历代女诗人的诗生活》
  QQ:326471210
  【目录】
  许穆夫人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老公
  百里奚妻 死鬼,我只等你十年
  戚夫人  跳舞的孔雀,好色的英雄
  班婕妤  好一桌爱情盛宴,吃得我孤独满腹
  班 昭  才华是最美好的春药
  蔡 琰  改嫁也可以成为时尚
  左 芬  大流氓司马炎的御用文书
  谢道韫  爱是丢在地上的一只鞋
  刘令娴  请你务必风花雪月
  江采苹  今天皇上下早班
  关盼盼  叶子的离去是风的不挽留
  黄崇嘏  高潮和痛苦是一回事
  花蕊夫人 你不是爱上我,而是爱上爱情
  吴淑姬  忽悠数不尽的春去冬来
  唐 琬  你穿上婚纱,我披上袈裟
  王清惠  我为你离歌一曲
  萧观音  岁月油炸了我的坚持
  冯小青  女人最好在懂的时候装不懂
  马湘兰  情人见面,分外脸红
  柳如是  我的身体就像你的基金
  贺双卿  向沸腾的生活致敬

  【样章】

  死鬼,我只等你十年
  【个人简历】
  朝代:春秋
  职业:洗衣女工

  ――《字说》
  说到这个百里奚的妻子――杜氏,必须先介绍一下她的老公,她的老公就是赫赫有名的百里奚。这个百里奚可不是一般人,绝对是个纯爷们。此人三十立志,七十成名,可谓是中国古代老年得志的最佳楷模。俗话说,妻以夫贵。按说有个有名气的丈夫,杜氏也该跟着沾光。但不巧的是,等她真正熬到该享福的那一天,却已人老珠黄,成了明日黄花。但好在功成名就的丈夫没有嫌弃她,跟她共享荣华富贵,着实让人佩服。要不怎么还说百里奚是纯爷们,自有他纯的道理。
  当时百里奚啃着鸡大腿,就着小米饭,流着伤心泪,对杜氏说了很多“假如我将来混好了,一定接你去享福”的片汤话,杜氏也是听听罢了,她只希望丈夫出去闯荡后能振作一些。也许她是这么说的:“你这死鬼,我只等你十年,十年之后你还未归,我就改嫁。”此时的杜氏真是百感交集啊,虽然丈夫无能,但毕竟对自己很好。自己本意不想让丈夫出去,没钱就没钱呗,日子过得倒也舒心。但丈夫非要出人头地,玩命冲着荣华富贵一路狂奔,不支持就等于是伤害他。但支持了,她却心里没底。因为丈夫毕竟年纪一大把了,没什么社会竞争力,如果遭受冷遇势必精神上受挫甚至想不开而自杀。这些因素都是有的,但最主要的一点是,杜氏怕百里奚飞黄腾达之后抛弃自己,那就惨了。
  离开家之后,百里奚变成了“背包客”,拿着简历四处找工作。他先后游历了宋、齐等国,期待遇到一个赏识自己的明君。但人家一看他没有工作经历,又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就随便找个借口打发他走。后来百里奚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先找了个不太景气的小企业混碗饭吃。这个小企业就是虞国。没想到的是,这个虞国的老板虞公是个目光短浅、贪图小利的人,他为了贪图蝇头小利而亡国,倒是给后世创造了一个唇亡齿寒的成语。这个虞公丧国后,百里奚再次失业,又逃亡至楚当了牛童(养牛的人)。没想到歪打正着,他居然把牛养得那么肥硕健壮,楚王被惊动,就让他养马,再后来惊动了秦穆公。穆公一看,这是个人才啊,就以很便宜的价格(五张黑公羊皮)换回了他,让他养国家。百里奚果然不负众望,把一个被动挨打的秦国养成了状如虎豹的大国,从此声名远扬,成为各国竞相挖掘的“超级饲养员”。
  至于这夫妻二人,为什么会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场景相聚,史书上也没有详细记载。也许只有杜氏本人知道内幕,也许她乔装改扮一路“监视”百里奚,也不是没有可能。再有一点值得注意。杜氏在百里奚府中待的时间不短,既然是合法夫妻,理应理直气壮上前相认,为什么她没有相认?为什么她还要做这么一场秀呢?想来原因只有一个,杜氏见百里奚升官发财之后,并无“假如我将来混好了,一定接你去享福”之意。自己故意在百里奚面前走过,也未引起注意,几次考验不成,只好采取这“攻心”之法了。要说杜氏也够有创造力的,这一番声泪俱下的演唱,不费吹灰之力就击垮了丈夫的心理防线。更重要的是,丈夫当着府中那么多人的面,为了怕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也得咬牙相认。遇到杜氏这样的老婆,百里奚那真是“再狡猾的狐狸,也干不过好猎手”。夫妻俩抱头痛哭之后,杜氏笑问百里奚:“你忘性很大啊,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百里奚羞愧难当,只能用“我老眼昏花,不识得娘子真面目”来搪塞了。杜氏又再问:“你还记得我宰杀了家中唯一的老母鸡给你吃吗?”百里奚答:“当然记得啦,那鸡炖得味道不错,小米饭也不错,只是缺了点酒。”
  杜氏的这次弹唱有些指桑骂槐的意味,她是想用激将之法来试探老公那颗心是否“变质”:“百里奚啊百里奚啊,五张羊皮换回来的相国。想当年,你出去找工作那天,我把门闩当柴火烧了给你炖鸡吃。你儿子见你吃肉,馋得直哭,让我打发到邻居家写作业。如今你升官发财了,就忘了你的结发之妻吗?如今你身披锦绣,锦衣玉食,你的老婆却靠洗衣物来维持生活。难道你眼睛被驴踢了,装作看不见吗?你怕是让富贵冲昏了头脑?想当年,我哭着送你离去,如今你高高地坐着,我却在这里为你弹唱。呜呼!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三十年前的那个早晨,你都忘了吗?你都忘了吗?你都忘了吗?你都忘了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ighteen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