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奸雄话宋江(很好的文章)(转载)

乱世奸雄话宋江
  作者:孙勇进
  说《水浒》,几百年来说得最热闹的是宋江。
  晚明大异端思想家李卓吾,大赞先造反后招安的宋江是忠义之士、英雄楷模;
  恶不赦的强盗头子。
  到了现代,宋江一忽如坐了升空气球,是农民起义雄才大略的领袖,一忽又
  皇权的卫道士,赵宋王朝的忠实走狗,鹰犬,刽子手,……,一夜之间身价如从
  被架上审判台,遭受批判大凌迟,一下子就成了神人共愤、遗臭万年的一堆狗屎。
  回本里的宋江,那确实就是放射着万道金光的农民革命的领袖,除此以外,其它
  “叛徒、特务、战犯三合一”。
  一个宋江,几百年来,身价倏而狂涨,倏而暴跌,这个现象本身就很耐人寻
  
  
  
  
  不好解释。比如,随便举一个例子,第四十一回说到,众好汉江州劫法场、智取
  黄门山,只听得一声锣响,三五百喽罗拥出四条好汉,正是欧鹏、蒋敬、马麟、
  就该有所反应,而书中的宋江也果然有反应了,只见:
  宋江听得,便挺身出去,跪在地下,说道:“小可宋江被人陷害,冤屈无伸,
  残生。”
  真是松得不成体统。不要说武松、鲁智深、阮氏兄弟这些响当当的汉子,就
  三流的人物,这边现摆着有花荣的神箭和枪法,再加上李逵这个杀人魔王的两把
  有二十几位好汉将带着一干人马陆续赶到,有何必要跪地哀求做此丑态?再说宋
  江湖的朋友,都是些木雕泥塑、吃闲饭的饭桶?(而书中宋江同行的几个朋友,
  哀求,不发一言,毫无举动。)
  这段叙述就很怪,要说作者这里是存心要在宋江的鼻子上抹一道白粉,似乎
  
  一人当(所以用了“挺身出去”一语),也算有种,但行文火候欠佳,一道小菜
  
  技术处理不当带来的毛病,实在多得是:一方面,说宋江“于家大孝”,“人皆
  “告了他忤逆”,脱离父子关系,这还不算,宋江又在老父家中的佛堂下面挖了
  了,列位看官中有哪位朋友听说过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一个老实巴交的孝子会
  
  到他的一些给“好汉”二字抹黑的丢人现眼的举动(如上举的例子);再如,一
  次面临宰割时,几乎从不做最起码的挣扎自卫,唯一会做的就是象兔子一样惊惶
  疑心宋江大奸巨猾,蓄谋架空晁盖;
  在这本小书的第一篇“水外线”里,在下就已说过,《水浒传》的作者,并
  文学功底其实并不如何高明,书中不那么伟大、不那么高明的笔墨多得是,宋江
  由于技术处理不当造成的人物形象的分裂,给后人分析评说宋江,带来了极大的
  
  立场的问题:如果话说宋江只能以几百年前那个水浒故事的最初编辑者的本意为
  一个英雄人物,一个正面形象,但没写好,写出了很多毛病。”就可以卷地收摊
  就是就《水浒》说《水浒》,将《水浒》当作政治寓言来解读,也许会别有一番
  [1] ,也未必就不合文学阐释的游戏规则,很多海外学者研究《水浒》的文章,
  之,姑妄言之,那么就请列位姑妄听之,姑妄听之,如何?
  在下要漫说的第一句便是:宋江是个奸雄,是个比曹操小一号的乱世奸雄。
  
  
  
  俊义以下俱鸷发枭雄,跳梁跋扈。而江以一人主之,始终如一。夫以一人而能主
  
  窃狗偷,有关胜、呼延灼这样的朝廷名将,有鲁智深、武松一类的老江湖,还有
  雨,其他身怀绝技身手不凡之辈也是要多少有多少,有的人即使本事平平,也照
  油的灯,但怪就怪在,他们都服宋江。
  此中奥妙何在?
  要想明白宋江为什么能成事,最好多拿他和其他人做些比较,在可能成为领
  也可拿来一比。
  那就先说晁盖。
  ◎长短话晁盖
  晁盖的身份,王珏先生在《〈水浒传〉的悬案》一书中有句话说得好,就是
  
  商的,多曾来投奔哥哥”,说明晁盖暗地里也做些不法勾当,坐地分赃之类只怕
  赢得了仗义疏财之名。所以刘唐、公孙胜这些流荡江湖的人物,一听说大名府那
  来准备打劫生辰纲,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阮氏兄弟等七好汉结盟聚义,
  更是长期担任水泊梁山大寨主。
  但名义上的山寨寨主、一把手,并不等于事实上的好汉领袖。实际上,等到
  彻的完全是宋江的权力意志。
  那么为什么会是如此,这就要从晁盖的为人长短说起。
  先说晁盖这人的长处。
  头一条,就是他作为江湖老大,为人重义。尤其是对宋江,江州劫法场之役,
  后,回郓城迎取老父,晁盖先派戴宗下山打探,再亲自带六个头领来接应,闻听
  头领,既包括花荣、秦明这样的军官,也包括萧让、金大坚这种其实并不以武技
  无可挑剔。
  除此以外,这里要说的是,晁盖还有超出一般江湖义气的特有的温厚。
  有两个典型事例。
  一是救白胜。若拿后世武侠小说的标准,白胜做好汉,根本不合格,首先没
  家中搜出赃物,白胜吓得“面如土色”,被拿后,终于熬不过拷打,招认了曾伙
  梁山寨主,却还惦着当初合伙做事的这个小角色:“白胜陷在济州大牢里,我们
  
  阎婆骗到县里扭住,全靠卖糟腌的唐牛儿,拆开阎婆的手,宋江才得以逃脱。于
  江湖人称颂不已的宋江设法解救唐牛儿,让这个为自己担了多少委屈的小人物,
  汉级别,没有营救价值?还是因事关宋江杀惜这个有桃色背景的血案?血案的背
  体面,大家不提不想最好,没必要还特地救了唐牛儿上山,让他到山上多口,有
  
  梁山寨主,又大败来征讨的官军后,众头领正饮宴庆贺时,忽有喽罗来报,有数
  善取金帛财物,且不可伤害客商性命。”打劫成功,小喽罗上山报喜,晁盖又问:
  可伤害于人。”虽说打劫客商,和后来梁山屡屡标榜的只杀贪官不劫客商并不一
  忘了,第五回中,桃花山的李忠、周通劫杀客商,“有那走得迟的,尽被搠死七
  山,准备劫杀行人做“投名状”,一个为杨志挑担的庄客,就差点成了林冲刀下
  
  黑,必得如宋江那样为达目的不惜心狠手辣(如为拉秦明下水,将青州城外一村
  
  二是幼稚,再有就是粗心大意。
  第一点最典型的事例,是生辰纲事发,宋江担着血海也似的干系通风报信后
  着公文来到郓城县时,是“巳牌时分”,即上午九点到十一点,宋江从何观察那
  报县令后又提议:“日间去,只怕走了消息,只可差人就夜捉。”所以待到朱仝、
  是一更天气”,约为晚八点左右了。朱、雷二人都是晁盖的朋友,他们消极怠工,
  可书中却道:“朱仝那时到庄后时,兀自晁盖收拾未了。”
  行事如此效率,未免可叹。晁盖得信后,已经让吴用、刘唐带着五六个庄客,
  ──晁盖不过是小小的里正,豪富不到哪去。可是从中午到入夜,大半日过去,
  不能有后面轰轰烈烈的梁山故事。
  晁盖的另一弱点是幼稚,晁盖能坐了水泊梁山第一把交椅,完全是吴用推动
  
  
  
  
  碣村三阮家里去。今急遣一人,先与他弟兄说知。”
  晁盖道:“三阮是个打鱼人家,如何安得我等许多人?”
  吴用道:“兄长,你好不精细!石碣村那里一步步近去,便是梁山泊。如今
  
  
  
  在危急怎地解救”,莫不是说晁盖当初领头做下这桩弥天大案后,却从来没考虑
  得许多人,吴用只好明确地说出,准备上梁山入伙做强盗,晁盖又担心山上不肯
  
  店的想头,晁盖却毫无察觉,早已给哄得迷迷糊糊,感恩戴德,一味高兴,幸得
  设计火并了王伦,晁盖才在血泊之中被拥上寨主之位。
  再说晁盖的粗疏。列位看官当还记得,生辰纲劫案之所以被官府勘破,一个
  自己讲,他曾跟一个赌汉去投奔过晁盖,正是赌棍、闲汉一流人物。这赌棍凑了
  登记文簿,一日正赶上晁盖一行七人来歇宿,何清写着文簿,问“客人高姓”,
  心疑,此事遂成为案件最终被勘破的突破口。
  按:此事首先是吴用难辞其咎,一行人上路作案,便当早早预先分派身份,
  李?这种低水平的谎话却来骗谁?其次,何清曾投奔过晁盖,晁盖便当识得何清,
  宋江待人,往往屈己结纳,必使每个投奔他的人有如沐春风之感,以他的精细和
  
  做为一个政治人物,却全然不合格,后来他的被宋江架空,那就不是偶然的了。
  ◎柴进的素质
  再说柴进。
  柴进一开始几乎和宋江齐名,用流荡江湖的赌徒石将军石勇的话来说就是:
  一个是柴进。
  不要小看柴进的江湖名声,名是一种重要的政治资源,这是从古到今并无二
  
  
  有帝王血统,这在那个时代是绝对不可小觑的政治资本;其次,柴进家底雄厚。
  都能有大捧白亮亮的银子拿出来,以柴进的身世、地位、家业(书中前后写到了
  论个人的仪表风度教养,柴进当在宋江之上。梁山排座次后,宋江、柴进、燕青
  一套,但到了这种高级风月场所却难免捉襟见肘,“李师师说些街市俊俏的话,
  点点指指,把出梁山泊手段来。柴进笑道:”我表兄从来酒后如此,娘子勿笑。
  英雄好汉用不着靠获得高级妓女的赏识来证明,但仅此一事也可证,在下说柴进
  口中可知,”大官人好习枪棒“,但柴进的武艺究竟如何,因书中从无柴进与人
  至少不会比面临宰割时只知哀恳求饶的宋江差吧?
  第五,从第七十二回柴进簪花入禁苑的情节来看,柴进自有其非同小可的一
  禁卫军)人等出入宫廷,便能计谋立生,设计混入宫中,转到宋徽宗的御书房,
  寨一百单八将中也不见得还能有第二个人物吧?
  因此从个人条件来看,无论是血统、家底、风度还是胆识,柴进都比宋江强,
  他柴进成了水泊梁山大寨主?勘破这一层谜,也就勘破了宋江之谜的部分关键所
  
  
  
  
  进设宴款待,饮至傍晚时分,宋江起身去净手,不料下面却风云俄起:
  宋江已有八分酒,脚步趄了,只顾踏去。那廊下有一个大汉,因害疟疾,当
  把那火锨里炭火,都掀在那汉脸上。那汉吃了一惊,惊出一身汗来。那汉气将起
  
  相待的客官。”那汉道:“‘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客官’,也
  ’。”却待要打宋江,那庄客撇了灯笼,便向前来劝。正劝不开,只见两三碗灯
  
  遮:了不起,出色)的押司么?”那汉道:“奢遮,奢遮!他敢比不得郓城宋押
  的,江湖上久闻他是个及时雨宋公明。且又仗义疏财,扶危济困,是个天下闻名
  了,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我如今只等病好时,去投奔他。”
  便十万八千里,近便只在目前。”柴进指着宋江便道:“此位便是及时雨宋公明。”
  便拜,说道:“我不是梦里么?与兄长相见!”宋江道:“何故如此错爱?”那
  宋江慌忙扶住道:“足下高姓大名?”
  柴进指着那汉,说出他姓名,叫甚讳字。有分教:山中猛虎,见时魄散魂离;
  人说出那汉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无需下回分解,在下这便告诉大家,这“山中猛虎,见时魄散魂离;林下强
  正是水浒世界里天神般的第一好汉武松!明白了这一节,也就明白了,上面不惮
  息。
  豪侠磊落的武松在水浒世界里如此出场,是一般人始料不及的:同一个柴家
  不住夜寒,凄凉冷落地一人于廊下烤火,真是咫尺之隔,荣枯肥瘠,相去何啻霄
  时,也一般接纳管待;次后在庄上,但吃醉了酒,性气刚,庄客有些顾管不到处,
  面前告诉他许多不是处,柴进虽然不赶他,只是相待得他慢了。”  武二郎在
  浩叹。虽说此事也有武松的不是之处,但好酒使性,草莽人物本就难免,柴进本
  
  “交厚”,与白衣秀士王伦“交厚”。列位看官当还记得,林冲发配,投柴进庄
  厚,可将这两封书去下,必然看觑教头。”(第九回)那么与柴进“交厚”的管
  的“看觑”了;风雪山神庙后,林冲再过柴进庄园,柴进又推荐林冲去投王伦:
  里入伙如何?”(第十一回)结果与柴进“交厚”的王伦又是如何相待林冲的?
  是不必再说的了,所谓“交厚”云云不过如此,真真可叹且复可笑。
  所以回过头再看上面宋江、武松初会的一段,字里行间的潜台词真可说无比
  
  宋江起身去净手,误踏武松烤火的火锨柄,武松惊怒,要打宋江,庄客过来喝叫:
  相待”三个字,最是深深地刺伤了武松的自尊,更激起他心中久郁的冷落不平:
  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心中欲怒,欲要动手
  
  认得宋押司不?”称呼里连姓名都没有,只一味叫几声“大汉”,武松在柴进心
  “二郎”)当柴进问武松为何要投奔宋江时,武松道:“他便是真丈夫,有头有
  冷飕飕,当面让柴进下不来台,但这也实在是心性高傲的武松所受委屈太过所致。
  不是梦里么?与兄长相见。‘“武松定睛看到的是什么呢,使他认定了眼前的这
  江谦冲、诚恳的微笑的面容,使武松骤感温暖,一霎时无限委屈、无限心酸涌上
  
  歇。”
  “过了数日,宋江将出些银两来与武松做衣裳。柴进知道,那里肯要他坏钱,
  作为,却是为时已晚,人情都已被宋江做了。
  此后,宋江每日都带武松一处饮酒相陪,如温厚的兄长般熨贴武松那受伤的
  
  酒送行。饮毕,武松启程,这时:
  宋江道:“贤弟少等一等。”回到自己房内,取了些银两,赶出到庄门前来
  道:“大官人,暂别了便来。”
  按说,宋江与武松一样,也是客,他陪主人柴进一同送客则可,却并没有主
  下来:
  三个离了柴进东庄,行了五七里路,武松作别道:“尊兄远了,请回。柴大
  里。武松挽住宋江说道:“尊兄不必远送。常言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三个来到酒店里,宋江上首坐了,武松倚了哨棒,下席坐了,宋清横头坐定。
  几杯,看看红日平西,武松便道:”天色将晚,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
  银子,送与武松。武松那里肯受,说道:”哥哥客中自用盘费。“宋江道:”贤
  宋江取些碎银子,还了酒钱。武松拿了哨棒,三个出酒店前来作别。武松堕泪,
  
  下怅怅不已。正如读到《三国》中的一段,即曹操得知关羽终于离开他走了,启
  在这四字之中,每次读到这里,心中总要怅然感动良久。不要怪奸雄心术,如此
  “尊兄远了,请回”“尊兄不必远送”到“哥哥不弃武二时,就此受武二四拜,
  郎心中便认定了眼前这位将是他永志不忘、生死以之的好大哥,今后为他赴汤蹈
  限丰富的几笔,这是文学的真功夫。  武松与宋江相处的短短的几天,得宋江
  中写明了的一幕,宋江杀惜之前在郓城县是如何相待投奔他的好汉的,由此便可
  扬?这样一个及时雨名动江湖谁曰不宜?
  那么柴进呢?柴进可以和林冲这种上层出身的好汉声气相投,却并不真正懂
  这是他的阶级本质所决定的。这样的人因为还肯接济江湖亡命,故而可能成为强
  袖。正如看了《三国》中“温酒斩华雄”前后众诸侯的表现便可以断言天下是曹
  说,水泊梁山的天下,绝不会是柴进的,而只能是宋江的了。
  ◎骆驼卢俊义
  再说宋江的副手卢俊义。
  金圣叹评卢俊义说:“卢俊义传,也算极力将英雄员外写出来了,然终不免
  道理,卢俊义在梁山的权力中心中,的确空有一个庞然大物的架子而毫无影响力。
  卢俊义生擒史文恭后,宋江在众好汉面前表示要请卢来做寨主,并陈述自己
  有贵人之相;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
  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天下谁不望风而服。尊兄有如此才德,正当
  
  义,尤其是卢俊义的武艺,即使在好手如云的梁山大寨中,也绝对够得上一流水
  
  这没问题,但接下来所说的“通今博古”就很难说了,一个通今博古的人会被吴
  根本就骗不过燕青,简直可称拙劣,但卢俊义却乖乖上套,让人怀疑他的智商大
  
  声望并不纯以武力获得,若论武艺,曾头市的史文恭在与后来位列梁山五虎上将
  书手下的大刀闻达、天王李成也都有万夫不挡之勇,但却没听说他们有什么江湖
  而服”,重要的并不是匹夫之勇,而是急人之困仗义疏财,而书中恰恰没说卢俊
  故的晁盖,只怕连原李家庄庄主扑天雕李应都及不上。因此他上了梁山后,除了
  确实都不错,又无个人班底,这种人,正是理想的副手人选。
  ◎地窖之门
  现在终于可以回过头来说宋江。
  宋江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人物,他对王法的态度、对落草的态度乃至他的一
  
  人生的密码其实尽已揭橥于五字之中。
  关键就在孝、义二字。
  孝是一种垂直的伦理,它注重的是秩序、服从,它的性格是保守的,由孝放
  的性格是开放的,由义推衍开来,就是侠;宋江的人格理想,无疑是孝、义两全,
  出现了变态,很可能便是孝、义不能两全,依违摇摆于两者之间,因此人格里潜
  
  严定官与吏的界限,且重官轻吏。在唐之前,州郡藩镇等地方长官可以自己组建
  唐代,官和吏界限渐严,但吏也还有转官的机会。而到了宋代,则限定官、吏不
  有本事,就准备终生献身于押司事业吧,永远也别指望青云直上,进入主流社会,
  气。宋江无疑是自视甚高的,他的胸中有特殊的抱负,自幼所受经史的教化,使
  
  江湖好汉,其用意并非如晁盖那般坐地分赃,也非如柴进那般作为乏味的贵族人
  多彩的时代际会而起的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等四公子的身影。他有
  一日会逸出常态的人生轨迹似有一种特殊的预感,于是他让老父事先告了他忤逆
  
  
  户,而佛堂下的地窖,那座隐秘的黑暗的地窖,则正隐喻着宋江内心深底的潜意
  踏上亡命之旅,是为其江湖生涯开端。但此时他依然依违于孝义两者之间,且主
  避,投奔对象都是良民。
  但料想不到的是于清风寨却被刘高陷害,自己的一念之仁换得的却是恩将仇
  温文尔雅尽去,为拉秦明入伙,竟下令于青州城外屠灭一村,而后又有效地组织
  这打劫生辰纲金银一事,直说到‘刘唐寄书,将金子谢我,因此上杀了阎婆惜,
  可以收拾起快去。‘“宋江这一阵大笑及自伐其功,正是强人作态。
  但宋江初上强人之路却很快戛然中止。石勇带来老父亡故的家信,孝之一念,
  的常轨,接受发配江州的命运。
  然而,宋江江州发配的途中,一路所见所历的却全是各色强徒莫不闻名而拜,
  抑郁不平。于是,一日于浔阳楼上,独自闷饮至醉,酩酊之下,表层意识的监控
  反诗:
  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他年若得报冤仇?向谁报仇?向阎婆?阎婆已死,向张文远?张文远不在江
  运!是向使他不能出人头地屡遭坎坷的命运报冤仇,是要恣肆地伸展自己的生命
  
  神上的凌辱,仍难逃一死。
  然而幸运再次垂顾于他,晁盖带着梁山人马来了,李逵从楼上跳下来了,江
  
  宋江阴郁的生命意志终将在天地间得到大自由,大舒展,大飞扬。
  ◎上山一日
  宋江刚刚被从江州法场上救出,在城外白龙庙内便立刻反客为主,置晁盖带
  仇。此举本是大大冒险,不料竟而一役成功,攻破无为军,活割了黄文炳。斯事
  
  “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
  晁盖还没说话,是谁给了宋江如此拍板的权力?
  结果,便可见重排座次后的格局是: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第二位,吴用第
  三阮、杜迁、宋万、朱贵、白胜,共九人;右边:花荣、秦明、黄信、戴宗、李
  宗旺,共二十七人。
  这一对比,就比出了妙处。因为在宋江上山之前,花荣、秦明、燕顺、王矮
  三阮等旧头领融为一体,不料宋江一上山就来了一套“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
  “旧”,就是王伦时代和晁盖打劫生辰纲时代的旧班底,才寥寥九人,而所谓的
  江而来,也可说是宋江的新班底。宋江如此安排,是何居心?金圣叹认为是“欲
  吧?
  然而,宋江的把戏还没完。梁山大寨为给宋江及新入伙的头领压惊、接风大
  不干他己,却在知府面前胡言乱道,解说道:”耗国因家木‘,耗散国家钱粮的
  必是三点水着个’工‘字,不是个’江‘字?这个正应宋江身上。那后两句道:
  江在众好汉面前讲说这段童谣意欲何为?还不是为了暗示这些直肠汉子,自己其
  “好哥哥,正应着天上的言语!虽然吃了他些苦,黄文炳那贼也吃我割得快活。
  在成了他上应天命的象征,宋江此时是何等的踌躇满志,这也预示着水泊梁山将
  
  
  庄之役。这是梁山发动的第一场以主动态出击的大规模的集团作战。三战之后,
  孙新、顾大嫂、解珍、解宝、邹润、邹渊、乐和等一众好汉,使山寨声势大盛,
  州、征华州,屡屡扩张,累战累捷。每战之前宋江都来一套“哥哥是山寨之主,
  开口便道:“我自有调度,可请霹雳火秦明打头阵,豹子头林冲打第二阵,小李
  的门面话也懒得讲了就片言而决。而每战之后招降纳叛也都是宋江拍板,根本就
  义疏财名动江湖,而且以能征惯战招贤纳士而声闻天下。[3] 宋江上山时,本就
  的武松等好汉为他四海传名,待其掌握梁山的实际军权后,更借战事不择手段地
  字:“厚”,即宋江每每于擒获被俘的官军将领之后,来一个喝退左右,亲解其
  之主”。宋江这套把戏越练越熟,越玩儿越溜儿,而那些被捉的将领,正如张火
  本是待死之囚,乍为座上之宾,他们被生死攸关激动得糊涂了。”[4] 于是这些
  这真是笑话,宋公明若果然忠义,你带兵来征讨又所为何来?向你磕了两个头,
  有一层,宋江这套把戏玩了一遍又一遍,先前被哄得迷迷糊糊地投降了的将领亲
  皮厚,不厚怎能为梁山这个大军事集团网罗这许多一流战将?
  再说宋江的“黑”。宋江“黑”,在上山前就有在青州城外屠村的前科,上
  此事吴用也是同谋。砍杀小衙内后,在柴进庄园吴用向朱仝陪罪说:“兄长望乞
  山寨后,宋江却道:“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
  事,互相推委,其实正都是一路货色,后来吴用设计拉卢俊义下水之歹毒,正与
  
  李逵厮并,宋江打圆场,先用上引那段话劝解朱仝,复开导李逵,宋曰:“兄弟,
  礼,我却自拜你便了。”
  若教在下推举《水浒》中写人言语最妙之段落,在下便推举上面这段。列位
  “虽是军师严令”,这是怕李逵不服叫嚷,又用这话替李逵分点责任,且将刚才
  一下,进一步将责任推委坐实到吴用身上,“军师严令”之后却又是再一转,不
  我面,与他伏个礼”,“我却自拜你便了”,抬出个人面子,软压李逵就范。宋
  活画出宋江的奸猾与惫赖,正是强人本色。
  最后,无论是厚也罢,黑也罢,总之宋江手腕频耍,该架空的架空,该压服
  “玄女”之类,终于使自己声望如日中天,成了水泊梁山的真正寨主,而江湖之
  
  马贼来到梁山,据他自己讲,他从大金国盗了一匹“照夜玉狮子马”,“江湖上
  马却被曾头市夺去,“小人称说是梁山泊宋公明的,不料那厮多有污秽的言语,
  事不得而知,千真万确的事实是,这个马贼来到山上在晁盖的大本营里便公然宣
  明,言下之意,也只有宋公明配用天下至宝,其他人就免谈了。段景住说得很自
  
  回早已失去的威名。然而不幸的是晁盖竟而中伏,受了毒箭,一战而殁。
  晁盖死了。宋江又费了番周折强拉武艺高强、班底全无的卢俊义上山,攻破
  至实归坐上山寨第一把交椅,标志着他的强人事业达到了顶峰。
  ◎不归路
  这样说来,宋江也算是一个颇有心术的乱世奸雄,故而成就了他的一番江湖
  
  坏在他“自幼曾攻经史”,忠孝一念尚未完全消除,还要一刀一枪边庭立功,念
  世便当遗臭万年”的魄力,也许早就成为另外的人物。但是宋江却终于没有成为
  又压服了强人的本我,追求不朽的愿望战胜了追求自由的意志,他招安了,无怨
  
  
  人家里吃饭,饭桌上,南方口音的中国人说了句:“汤里有胡椒。”“胡椒”念
  连汤里都有佛教。”
  这个故事,可以作为文学阐释的寓言来读。“胡椒”代表的是作者意图,
  兴味,富有活力。
  在下上面的漫说宋江,其实就是一种“佛教”式解读。如果进行“胡椒”式
  晁盖的分析:晁盖得宋江报信后,夜半尚未走,那是为了安排美髯公朱仝私放晁
  仝带人来捕,时间间隔未免过长这一点,使得在下对作品进行封闭性阅读,得出
  下落,这是行文疏漏,当然可以分析作者这种疏漏背后的忽视众生的民族心理,
  当然,“佛教”与“胡椒”相差太大,首先是作者行文粗疏难辞其咎。
  作者塑造宋江这样一个名动江湖的道德楷模,本意并不是要曲写奸雄(作者
  折光。
  《水浒》里的宋江与《三国》里的刘备相似,都不以个人的武技、智谋见长,
  奄有一方天下,或统领一方江湖。这实际就是儒家尤其是孟子极力鼓吹的由内圣
  
  蠹》中早就说过,孔子天下圣人,学说风行海内,但只有七十二个弟子追随他,
  这说明民众真正畏服的是权势,就连孔子不也还得乖乖地给鲁哀公做臣子?这就
  
  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即使是《三国》《水浒》想把刘备、宋江说成道德楷模,但
  受,也多把刘备看做虚情假义,把宋江看作心怀叵测的乱世奸雄(在下并不是唯
  言说不尽的话题。
  注释:
  1.参读《诠释与过度诠释》,14~16 页,艾柯等著,王宇根译,三联书店,
  
  喻性的表现。一个男人的住所是他本人的延伸,描写了这个住所也就是描写了他。”
  
  《谈水浒说宋江》一文,收入《中国古典小说研究专集4 》,静宜文理学院中国
  
  民起义的革命派和投降派斗争”云云的主题先行的思路及它们对作者意图的悖离
  
  可参看。
  4.见张火庆《水浒传的天命观念非抗衡的》一文,收入《中国小说史论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rteen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