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帖读《苏原全集》

  读书志第一百四十部?《苏原全集》
  吴廷翰,字崧柏,别号苏原。生于约明弘治三年(1490年),卒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无为(今安徽无为)人。正德十六年进士,历兵部主事、山西参议等职,有政绩,以廉洁仁爱知称。四十余,罢官归里,晚年手不释卷,勤于著述。一些著作现已佚。
  《吉斋漫录》二卷为哲学著作。主“气”在“理”先,为“天地万物之祖”。初,气为混瀹,谓之太极;待其分也,谓之阴阳;然后两仪、四象、五行、四时、万化、万物都由其中推演而出,而气的条理则是道。这个观点是背于宋儒之“太极是理”之说的,理不再是世界的终极、太始和本体,而是气形成的自然界的规律、秩序,因而不能离开气之阴阳而去求道,进而,又将阴阳解释为是动静两个方面。将其推及于人伦,则“性”便是“气”,“性之名生于人之有生。人之未生,性不可名。既名为性,即已是气,……既无气质之性,又焉有天地之性乎?……性一而已,而有二乎?”由性而到心,又有心而到道。但又将“仁义礼知”看作是性,以之为先验的人性。该书也反对宋儒将天理、人欲作严格的划分,以为人欲并不是在天理之外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日用饮食、男女居室,苟得其道,莫非天理之自然。若寻天理于人欲之外,则是异端之说,离人伦出世界而后可。然岂有此理乎?”这可看作是戴震“理者,存乎欲者也”的先声。因而,该书于知行论上便推崇闻见之知,“德行之知必由耳目始真”,又,知先行后,知可以指导行,而“致知在格物”。
  《湖山小稿》卷上、卷中及《诗集》部分为诗,其题材不广,除一些赠答题辞之诗外,大多数是吟咏闲居清兴的。其中《湖山小稿》的那部分诗写得甚好,不仅无摹仿痕迹,而且感觉新特,意象别出,在风格上清灵秀逸,雅淡质素,应在文学史上给予充分的注意。如《槎上遣兴》:“睡起筋髻发不梳,小槎独坐看游鱼,芙蓉花下吟诗就,却向芭蕉叶上书。”又《山家清事》:“山家清事向人夸,万岁枯藤十月瓜。马上吟诗供柿叶,岩头酌酒献松花。”《诗集》中的一些诗则更多一些杜甫韵味。《洞云清响》全载小曲,写得飘逸潇洒而朗然上口,如《泳百万湖》:“湖上逍遥,说不尽湖上逍遥。想这光景儿,小可家安排不到,管领的只凭英豪。那雪月与风花,占尽了四时之妙。便画也难描,个中昧少人知道!”
  版本:《苏原全集》为陆续刊刻而成,最先刻的就是《湖山小稿》,万历二十九年才由其长子吴国宝编定,由其少子汇刻而成。目前国内藏本甚少,约有吉林大学图书馆的全集残本(五种);南京图书馆的《文集》;北京图书馆的《诗集》,以及从日本复制来的两份原抄本(分别藏中国社科院哲学所和北图)。1983年中华书局据以上版本校对整理,出版了《吴廷翰集》。
  身居陋乡名不著, 精文雅诗没江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