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民孔乙己(转载)

  【转发】股民孔乙己:
  中国股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黑压压几乎都是散户,旁边围着庄家,以便随时宰割。各行各业的人,听说股市能赚钱,每每花几千块,买100股,――这是十多年前的事,现在都是几千股、几万股的买了,――在营业部大厅站着,热闹闹的看着行情,赚了是自己水平高,亏了就骂证监会 过过瘾;倘若钱多些,便可以进中户室,一人一个位置;如果资产过千万,那就能进大户室,满桌子的电脑,外加一根专线,享受VIP待遇。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证券营业部,跟散户纠缠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A股总是牛短熊长,行情不好,总经理是一副凶脸孔,散户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来,才可以笑几声,我因此对他印象深刻。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赚过钱,但没有套现,又不会止损;于是愈买愈亏,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会开优步,收盘便开开车,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逢人就推荐股票。每次拉到客人,便说哪只股票好,买了肯定赚钱。乘客以为碰到专家,等到亏了钱,都给他差评。如是几次,坐他车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到工地做些苦力。但他在我们营业部,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盒饭钱;不像有些大妈,虽然账户资产几百万,却天天吃营业部的霸王餐。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总经理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总经理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跟我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看股评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看股评,……我便考你一考。李大霄天天说的婴儿底,是什么意思?”我想,天天亏钱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知道罢?……我教给你,记着!先有婴儿底,再有婴儿底2,马上还有婴儿底3……”我暗想,我买我的股票,婴儿底关我什么事;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婴儿底,不就是尿不湿吗?”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点头说,“对呀对呀!……哪家公司生产尿不湿,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在键盘上输入几个数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婴儿底,钻石底……”去年连续两轮股票暴跌后,孔乙己经常喃喃自语。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正月十五,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 后第一个交易日。股票已经收盘,我正准备回家,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补一点仓。”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起身看时,正是孔乙己,衣衫褴褛,好像几天没吃饭的样子;见了我,他又说道,“补一点仓。”总经理刚好走过,便说,“孔乙己么?你还欠20元盒饭钱呢!”孔乙己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等股票解套罢。肖钢走了,大盘肯定大涨。”此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几个人,大家便都笑了。孔乙己递给我一堆皱巴巴的钱,数了数,刚好2500元。我通过支付宝给他打到银行账户上,第二天他就可以转到证券账户抄底了。“这是我在工地干了半个月挣的钱,晚上都没舍得住旅馆。明天开盘我就买,如果涨停,一天就能赚250元。”孔乙己说完,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心满意足地往工地走去了。
  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
  鲁迅,写于2016年2月25日夜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