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大赛]闷骚的青春第二界长江杯现在网连载

楔子
   我们平时在自家的院子里,阳台上看月亮的时候,总觉得它很圆。可是有一天当你站上去,你就会失望的发现原来上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刘小美此时正是这种心情,并且还一脚踩进了那些坑洼里。
   刘小美以前就上过不少的当,小学的时候被隔壁班一个叫狗蛋的同学用三个大大泡泡糖换走了自己崭新的铅笔盒,为此他还遭到了老爸一顿毒打。
   高中的时候,他花了半个月的生活费从一个叫狗蛋的小商贩手里买了一双带钩标志的运动鞋,结果穿了一个星期不到,鞋底就脱落了。
   在从小到大上过这么多次当之后,刘小美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上当了。可是这一次还是上当了,而且这次上的当,让他一下子赔进去了最美好,最张扬的三年青春。
   胸前抱着那一堆刚领来的课本,看着最上面一本叫《思想道德修养》的书,他觉得到自己又一次上当了,就好像是用自己十八年的积蓄,从眼前这个穿名牌衣服的叫花子手里买了一本标价三分钱的如来神掌秘籍。如果自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高手,或许还有机会练成,但遗憾的是他不是。这让刘小美觉得十分痛苦,而更痛苦的是这里不接受退货。
   2005年夏
   拖着疲软的脚步走进厕所,胡乱的搓了把脸,水龙头里的凉水让他发胀的脑袋感觉好了不少。看着那块缺了一角的镜子里那张毫无精神,颓废得有点儿苍老的脸,着实让刘小美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来那是自己。
   昨天晚上,他和老黑还有阿宇一起喝了不少的酒,那可能会是他们二人最后一次一起喝酒了。过了今天之后他们就要离开这里,各奔东西,然后他们会在不同的地方又重新认识各自不同的朋友,和不同的姑娘恋爱,结婚,生子,最后慢慢老去。
   拉开窗户,抬头看着天上光芒万丈的太阳,霎那间刘小美的眼睛被灼的生疼。
   2009年 夏
   巨龙也终有觉醒的一天,最后我忍无可忍,决定奋起反击――点蚊香。
   于是我们两人来到我的房间,坐床边展开愉快的交谈。最后她说,我的英俊潇洒和风趣幽默已经深深的打动了她那颗博爱的心房,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我,并且不能自拔,然后把我直接扑到在床上。
   而皮肤表层的瘙痒最终战胜身体内部的骚动,我们被迫不得不停止一切活动,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啊!
   人就是这样,大多数时候都会被眼前的利益所迷惑。如果做某一件事可以获得些许的利益,就算明知道自己最终所要付出的代价比完成这件事所获得的利益要多得多,却还是会去做。这就比如说,你看见淤泥中飘着一张十元的人民币,但你想要得到这张人民币,你就必须踏进淤泥里。这时,就算你脚上鞋子的价值远远高于这张人民币所带给你的价值,我相信很多人依然会毫不犹豫一脚踏进去,至少我就是这样。
   当时我紧随潮流也成为了其中被害的一员,我是这么想的,跟着大部队的脚步走是绝对不会错的,至少人多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优势。共产党能执政到如今,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绝大多数百姓都是地道的农民,而农民是淳朴的。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通俗一点说就像打架一样,人多总是比人少好,打别人总是比被别人打来得好,当时的中国之所以敢攻打越南,不也就因为咱中国的老百姓人口众多嘛,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就把那原始森林给丫淹了,跟着党的基本路线走,绝对没错。
   很不幸的是,我是后者。 在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对大学总是心生神往的。
   当我们拿到大学通知书的时候,我们想到的不是不必再写作业,而是终于知道我们禁锢了十几年的肉体和灵魂终于得到释放了。我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牵着心仪女生的手逛街,不用再等到放学走到无人的角落才能偷偷捏一下她的手心,还紧张得半死。可以不必介意周围人的眼光,在下课后或者课堂上就和女生亲嘴。不用晚自习的时候偷偷传纸条约地点,等到下了课,躲到树林某处刚碰到对方的嘴就害羞的跑开,生怕被人撞破奸情似的,更或者可以把结婚洞房应该办的事一并办了,彻底的坦诚相对。不用担心会被安上一个早恋的罪名,或者被那些道貌岸然的蜡烛扼杀我们的爱情。
   我满心期盼了一个漫长的暑假之后,终于跨进了大学。 等我把班级里所有姑娘的名字全部记住,并熟悉了学校各个适合约会角落的时候,大一就已悄然过去了。到了大二我开始准备找漂亮姑娘下手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已经成双成对,稍微有点姿色的都已名花有主,仅剩下零星的一点烂菜叶子等我来拾掇。
   处女无疑是珍贵的,而处男却是令人不耻的,个中原因我至今还没有找到答案。在我终于饥不择食,心想勉强委屈一下自己,忍一忍就过去了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连让我委屈的姑娘都已经没有了,我在惶恐不安之中迎来了大四。
   现在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蚊香那浓重而特有的香味,这对我来说无疑是种折磨,就算把头伸出窗外都无济于事了,而我又实在不想再也蚊虫为伍,在床上找到烟盒,抽出一根,点上,希望可以缓解一下胸口的压抑。 一根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收到的效果却是甚微。 我想出去走走可能会好点,算起来,除了下楼吃饭,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门了。 记起X大校园里有个湖,风景还不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很想去湖边吹吹风的冲动。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忽然的浮现,让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我一直认为像深夜,明月,清水,微风,这些事物连起来应该是那些文人骚客或是小女生的代名词。
   我一直都觉得打扰别人正常男女关系的发展是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会在今天晚上顺利的完成造人的前阶段程序,如果因为我的出现而打断的话,这对我们的下一代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因为很有可能我就阻止了下一个爱因斯坦的诞生,这对于我们,甚至是全世界都将是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当他们抬起头朝我这边看过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压根就当我没存在过,目光透过我就橡透过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的阻力的看向远方。我不禁心想,人的力量真是渺小啊,看来我还不具备阻止爱因斯坦诞生的能力。 之后我辗转反复,历经磨难,终于找到一块屁股大小的干净草地后,愤然坐下。 在进大学之前我对大学是无限向往的,而在我出了大学之后,这种向往变了唾弃。这其中的绝大部分原因跟我在大学里没泡到一个妞是分不开的。后来我对大学的唾弃,慢慢的演变成了对大学情侣的不屑。人性总是如此,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在看见别人拥时,心中总是忍不住在对此事物表示一番愤慨。 在我短暂的三年大学生涯中,有过许多的同学,其中阿宇的跟我关系是最好的。其主要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当时他跟我一样是光棍一个,别人都在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时候,我们就只能窝在宿舍里看看毛片,意淫武藤兰,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致使我们的关系维持到现在依然良好。 虽然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但造就这一事实的原因却不尽相同,我主要是因为一条道走到黑,延续了高中时期的失败作风,没事喜欢玩玩沉默,装下深沉;而阿宇坚持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到处的拈花惹草。
   有一次我和阿宇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看到隔壁桌子上坐了一个孤零零的漂亮姑娘,模样楚楚可怜,甚为动人,于是就端着个饭碗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搭讪。
   漂亮姑娘瞪了他一眼,说,你都坐下来,还问我干嘛?
   漂亮姑娘说,机械系的,怎么了?
   这话一出,漂亮姑娘顿时就乐了,但又不好表现的太明显,于是笑了笑对阿宇说,谢谢,那你说说我哪漂亮,怎么个漂亮法?
   阿宇一看,心想有戏。但苦于平时看书太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赞美一个女生漂亮的地方,支支吾吾了半天,没挤出个屁来。
   阿宇急了,说,屁股!屁股好看,我听人家说了,屁股大的女人会生儿子。
   阿宇一看不对劲,连忙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说完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便开始讲了起来。
   漂亮姑娘终于忍无可忍,一饭盒扣在阿宇的头上,骂道,你妈才是王八呢!
   之后阿宇痛定思痛,开始很勤奋的看起书来,并且到处收集笑话,希望有一天再次遇到那位漂亮姑娘的时候能够讲给她听。 但那个漂亮姑娘再也没有出现,也苦于不知道她的名字,无从打听,这让阿宇的那些笑话一直积蓄在心中,得不到宣泄,差点郁郁而终。 正在我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清爽夜晚的时候,天公不作美,竟然淅沥沥的下起来小雨,周围的情侣全部“轰”的一声作鸟兽散,瞬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来爱因斯坦也还是敌不过天意阿,自然的力量终究还是最强大的。 我连忙起身,找到了个能躲雨的当口,蜷缩的蹲在地上,刚才的舒爽心情顿时消散。男人在无聊和烦闷的时候总是喜欢寄情于这烟草之上,看着外面越下越大的雨,我决定抽根烟就打道回府,结束这场意料之中,又预料之外的夜游。 我掏了掏口袋,没有摸到期待中的烟盒,这才想起出门的时候烟并没有带在身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人这一生总是要面对许多许多的无奈,就像你精力过盛想做爱了,而身边却没有女人,只能靠打飞机来解决这一生理问题,而当你身边有了女人的时候,你却因为自渎过度而有心无力。 我此时此刻也同样面临着这种类似的无奈,而更无奈的是,我发现裤袋里的人民币也已不复存在。这个发现不单让我觉得无奈,更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想我将要淋着大雨,靠着双腿步行七八站的路回家了。 我告别了那既清澈又浑浊的X大湖水,漫步的走出X大校园。路上的行人再也没有刚才来时所见到的闲情逸致,不论是着装高雅的美女,还是路边朴质的小贩,一个个都是神色匆忙,慌不择路。不同的是前者心里在想的是,今天真倒霉,刚看中的那个包包还没来得及买呢,不知道下次去还有没有;而后者想的却是,哎,一下雨这生意就又做不成了,女儿的学费还差一大截呢,这可怎么办才好?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是永远都无法消除的,永远都不会有人人平等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存在。 想到这,心中不免升起一阵的伤感。但是伤感归伤感,我却是无能为力,我还要过自己的生活。 我经过仔细的思考,精确的计算了一下,以现在这个速度走的话,回到家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而跑快一点则只需要十五分钟左右。我眯起眼看了看漆黑的夜空,雨越下越大,一点也没有要停的趋势。我想,不论是十五分钟还是半个小时,身上终究是要全部淋湿的,索性不如慢慢走,反正再怎么跑前面也还是雨,何必呢。 小说,电影,电视剧里,雨天无疑是伤感的,总是会引发许多的浪漫故事。但在现实中,下雨给我带来的唯一结果,就是接下来的几天将都没有内裤穿,因为我仅有的一条内裤现在还挂在窗外,如无意外,现在已经湿透了。 仰起头,看着雨水在路灯的映衬下如一条条七彩斑斓的线一般直往下倾泻。我突然感到一阵的迷茫,似乎要融化在这雨水里,眼前怵的模糊起来,一条线泻进了我眼睛。 XX个XX,我咒骂了一声,继续闷头往前走。
   打开电脑显示器,休杰克曼主演的《隔世俏佳人》才下到百分之六十五,看来这个晚上又将是一个无聊的无眠之夜了。 百无聊赖,只有打开QQ找个人聊天,里面的好友少得可怜。我跟唯一一个还在线的姑娘没头没脑的发了条消息,说:我现在身上一丝不挂,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裸聊? 姑娘说,呃,你真变态,我不跟你聊了。姑娘回的很快,我估计她也是在等人跟自己聊天。 看到姑娘发过来的消息,我觉得很愕然。 我实在无法了解一个曾经被一个或者说是几个男人脱过衣服并且与其交配的女人竟会因为我说了一句我没穿衣服而说我变态,而且我还是在另一座城市的另一台电脑对面。 看着悬浮窗口上的百分比半天半天才艰难的向前推进百分之一,这让我本来就闷热的身体变得更加燥动不安。 于是毅然决定关了下载器开始浏览网页,逛逛熟悉的几个论坛。 在逛N站的时候看到很多关于八零后与九零后之间的争论,大多是一群闲得闹屁慌的人在上面你骂来我骂去。其中有一则帖子的标题的大意是说一个非主流的姑娘请八零后哥哥姐姐的进去看看什么叫时尚,我自认一向是个懂礼貌有家教的人,而我也是八零年代出生的孩子,既然别人都邀请了,不进去看看的话,也太对不起人家的一番苦心了。 点开帖子看到内容后,我凑在电脑的前的脸猝的后退,失声骂道,我草,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谁他妈闲的无聊发张女鬼的截图来吓人。 心情在时间的调整下慢慢平复下来后,我仔细审阅之后,才幡然醒悟。刚才所见到的“女鬼”原来就是那个所谓九零后姑娘的照片,(原谅我不得不这样形容你,因为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在了解这点之后,我开始仔细的盯着照片研究了很久。
   我的审美观因为这个帖子已经下降到了老土的级别,我实在无法容忍自己竟然是一个毫无审美观的人,只好开始浏览新闻。 其中一则新闻让我的本来烦躁不安的心更是久久不能平静。 其内容是说,一个女人为了在某游戏里认识的一个男人,抛弃了结婚两年不到的老公和不满一岁的儿子,至今下落不明。
   我静静关上电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夜空。 突然很怀念家乡夜晚天空的点点繁星,它让人觉得无比平静,可以让人不再害怕。 而现在我仰着头,看见的却只是一个硕大无比的黑洞,它仿佛要把我们的情感从身体里强行带走,空留下一具躯壳,我想紧紧闭上眼睛不再看它,却又陷入另一个黑洞。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艳阳高照。
   要说这个小店还得从我们毕业那时候说起。
   但是,对于像我和阿宇这样的光棍来说,这里无所谓大小,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能让我们睡觉睡到自然醒,并且在任何时候都能找得到厕所的地方而已。
   阿宇刚说完,楼上就掉下一个东西,不偏不倚的砸在阿宇的头上。阿宇伸手一摸,发现竟然是口痰的时候,回头冲我一耸肩,无奈的说:“你看,我被它上了,还付了不少钱。现在穿裤子要走的时候,它还朝我吐一口痰,嫌我服务的不够好。”
   没等我想完,阿宇把沾有痰的手往墙上一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厕所,边跑边骂:“我草他大爷,这他吗谁吐的痰。。。。”我刚才的想法顿时烟消云散。
   我们在学校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眼睛不断的从一个姑娘的胸部转移到另一个姑娘的屁股,最后当我们看的都觉得有点腻味了的时候,我们很幸运的找到了一条空着的长凳,并坐了下来。
   因为即将分别的缘故,坐在长凳上的时候,我和阿宇聊了很多。从学校姑娘的质量一路谈到中美关系。
   我说,不知道,再说吧,看什么赚钱干什么。
   我说,你丫是去教人还是误人啊。
   我说,当老师是需要师范学校的毕业证的。
   之后的对话,我记的已经不太清楚,只是依稀记得我们还聊到了木子美,武藤兰,还有苍井空等等。
   结果他去讲课的第一天,才发现原来只有一个学生,原因是因为那所学校才刚刚开设美术课。而这唯一的一个学生,在发现美术班只有他孤伶伶一个人,跟他来时所猜测的美女所云的景象有天渊之别的时候,第二天就没再出现。
   我和阿宇那天离开学校之后,和所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社会上的一切都对我们充满了诱惑。我们幻想着用我们的所学报效祖国,用我们青春的肉体来建设我们美好的家园,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
   当我们的青春一点点逝去,激情一点点冷却的时候,我和阿宇辗转反复又回到了原来读书的城市。
   那天我们喝了很多酒,也聊了很多,聊我们毕业这么多年的工作和生活,老板多么的苛刻,上班是多么的辛苦,外面的姑娘是多么的现实,等等。最后知道大家混的都不尽人意的时候,我们相视苦笑。
   我们决定开摄影店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在学校里的那几年一直学的都是平面设计,而阿宇毕业后在外闯荡的这一年中,曾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影楼做了半年多的摄影学徒,据说那是一家全国唯一已经上市了的摄影店。
   在那不长也不短的三年大学生涯中,我和阿宇就同窗,同房了三年,如果我们中间有一个人在冬天的晚上梦遗了,那我们还得同床。
   我们都是地道的湖北人,在湖北出生,在湖北长大,在湖北读小学,初中,高中,还在湖北的某所学校一起读大学,准确点说是读大专。现在还一起在湖北工作,以后说不定都会找一个湖北姑娘结婚,生一个和我们一样地道的湖北儿子。
   后来,阿宇给我的解释是,他之所以能在那暗无天日的环境里呆上半年的原因是,那家影楼里天天有很多漂亮姑娘来拍写真,并且个个穿着暴露。不但能饱眼福,而且当摄影助理在拍照的时候还能乘机揩楷油,让他乐不思蜀。
   因为上述原因,我和阿宇围绕着由谁来担任摄影师,谁来担任设计师这个问题争论了很久。由于我们资金有限,只能负担起一台相机的价钱,所以理由当然的只能有一名摄影师。最终,他以一个当了半年多摄影助理的理由将我击败,而我则顺理成章的沦为那默默无闻,天天窝在电脑前面,看着一张张漂亮姑娘的照片意淫的设计师。
   有了小店,当然首先就得要有个店名。
   这就好比有一个姑娘,你昨天才亲眼看见她同别人上床,而她今天却要嫁给你,你心里会是何感想?好吧,就算你一时间精虫上脑不介意,并与她结婚。但是我相信你以后每次和她做爱的时候你心中必定会出现阴影,而且这个阴影会跟着你一辈子,直到你绝精的那一天为止。
   决定用这个名字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这个名字全部是数字,比较特别,相对来说用过的人比较少;二是因为它是王家卫导演的电影名字。以在中国来说,王家卫在当时乃至现在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导演。
   比如说你现在光着屁股,而且你面前有一堆别人穿过的旧衣服,你必须从其中挑选一件穿上,否则出门就会被告严重妨碍市容罪和当众裸露生殖器官罪,或者是直接被抓进精神病院。那么,你肯定会选其中相对来说比较新一点的,而且牌子比较响的一件来穿。
   等到店里一切布置妥当,准备开张大吉的时候,我们才赫然发现原来还没有化妆师。
   由于我们对现代人的肠胃极度的缺乏信心,于是只得心急火燎的到处张贴招聘化妆师的广告。电线杆,树,站台,围墙,小店周围一切能贴,并有人经过的地方都被我们的广告占领了。
   在接近黄昏的时候,我们的幻想彻底破灭。
   我们不敢相信那铺天盖地的广告竟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我们找遍了昨天张贴广告的地方,我们的招聘广告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原本的领地被一张张招聘酒店公关小姐和神医治疗性病之类的广告反占领。
   最后仔细想想,好像我们也是如此,只得作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