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当前国内相声的一些看法

  

  相声的格式,大都是一事一个题旨来说一个段子,本应能说深说透,说出精彩来。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现大都停留只要“能说会道”、“扯谈逗嘴”就行……不少是没有什么意义、价值,没有什么正能量意涵,成为摸脑袋就来的可有可无的“闲聊俗嗑”。相声是需要花功夫力气去深耕细作推出精品,而不是轻而易举就能上手的“快餐式便当”――反正有人“买单”的理念不可取,不然有矮化、边缘化相声这门艺术之嫌!相声会越来越步入消沉之路。
  相声又是雅欲共赏的大众文化和语言艺术,由于历史原因和现实原因(如要有市场和自赚收入),又众口难调,长期来“雅少俗多”,这是完全可以的,但不要俗得毫无意义、无价值,甚至俗不可耐。要俗出妙趣和寓意出来。相声艺术在于“说学逗唱”,重在“说”与“逗”,而“逗”的发挥尤为重要――既然是“逗”,不要符合事实逻辑,只要符合“逗把”逻辑、左右逢源、信手拿来,就是高手。这使我们联想到同是大众文化的小品,为什么能产生出赵本山那样的“小品王”呢?根本原因就是有使他“成王”的经典性作品。如“买拐”,把忽悠、和被忽悠两者之间的互动,表演得淋漓尽致。观众从这种寓教于乐中得到心灵上的享受,这是作品出神入化的最高境界。而赵本山、范伟等人以及身后的创作班子却付出了呕心沥血的努力!为什么相声难产生经典性作品和真正的大师出来呢?个中原因不难找出答案。
  我国正处在一个开放、改革、创新向前发展的好时期,各行各业都在“与时俱进”。文艺界则在崇尚“向经典看齐,与时代同行”。相声界也要去创造经典、不与时代脱节,不能裹步不前,也要与时俱进。要花力气、下功夫,拿出好作品,推阵出新谋发展――包括题材题旨新、内容构思新、视野角度新、语言论点新;相声既可保持原有短小精萃、逗趣取乐的“下里巴人”式作品,也应有与时俱进的“高大上”式的经典性作品。相声要有一批大腕和广电传媒来推动我国相声耳目一新的发展和提高。前者是主导、后者是推手。一个好题材,好节目经一场电视、一个春晚,能捧红一个人,能认定一种现象,大衣哥朱之文就是一例,现早已称朱老师,列评委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