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阳子的阅读史1:少年不识书滋味

   一阳子是在伟大领袖毛 发动文化大革命后出生的,他老人家的这场革命结束时一阳子已经粗粗识的几个大字,所谓阅读也是有的。
   我也有幸运的时候。记得是一年冬天,下了特大的雪,仿佛堆积了五寸还多的厚度,我家后院的五株老柏树全被折断,我家后面祠堂改作的学校旁的榕树尖也被压断。因为雪大天寒,学生大多没有到校,老师又不敢放假,就把我们驱赶到办公室里。不知道从哪个角落,抛出了一些图书,有《三毛流浪记》和一些忘记了名字的彩绘连环画,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神奇的东西。后来再没有见到那些神奇的书了,听说那天被人们窃走净尽,我后悔自己的怯懦,没有在老师眼皮下偷窃的贼心。
   我们的学校开垦了许多荒地,有些收入,便买了一些图书,但借阅是很困难的,我有幸看过几本,一般是打仗的,比如《吕梁英雄传》、《万山红遍》。《高玉宝》和《欧阳海》没有看完,谁叫它不打仗呢?后来,据说,那些书被我的两位严肃的语文老师私吞了,我又后悔和怨恨,我教书的父亲为什么不私吞几本呢?
   另一类阅读是看电影。翻来覆去的有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白毛女》、《闪闪的红星》,《沙家浜》、《红灯记》也看过,可能太早,印象有些模糊。但最好的是《侦察兵》、《平原游击队》、《平原作战》、《地道战》、《地雷站》、《南征北战》、《铁道游击队》、《渡江侦察记》、《苦菜花》和《栏江村的妇女们》以及《宝莲灯》。有些电影是在十多里以外的地方去看的,路远坡陡,但我们乐此不疲。人们都夸我,说我看夜电影从来不会打瞌睡。因为第二天早晨要放牛或捡狗屎,爷爷是反对我们看夜电影的。一到听说周围某地有电影,他必定警惕和防范,我便要在吃饭的中途撒谎拉屎。到了厕所,将一块石头投进去,“咚”的一声,假装大便入坑,脱身而去。
   母亲却以她的记忆告诉我:你很胆小,看见打仗就发抖,你说你害怕,说长大后不做当兵的而做个放羊的或教书的。
   小学一年级,我们也参加阶级斗争大课堂。文斗之余也有五打。两指母宽的竹篾肆虐,牛鬼蛇神们没有不发抖或者血肉飞舞的。他们的子女就在下面唏嘘,有些还是我的同学。
   我应当感谢党妈妈多年来为我所设计的这些教育,尽管这些阅读没有把我培养成共产革命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但它把我培养成了一个有阅读欲望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