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的平安

  上
  我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街上音像店里在放天龙八部的主题歌宽恕,手机下载的铃声里也有宽恕了,括号,新版天龙八部主题曲。这就是我要的场面。制片人张纪中的武侠电视剧终于有了一个好结果,得到了一部正常电视剧该有的东西:有一批人在网上喊他们很感动,很着迷;媒体报道时,记者的语气也和善了,播音员的嘴脸也好看了;在我为一部电视剧设想的幸福中,总是包括它的主题曲被一些闲人哼唱,在什么点歌台被人点播,在音像店的门口轰鸣,在什么晚会上被原唱者演唱。天龙八部算是得到了。2001年笑傲江湖开播之前,我在网上这样喊:我要在三天之内把主题歌学会。用此话为大家助兴,向大家邀宠。结果开播之后,我以为的场面没有出现,我也没学笑傲江湖的主题歌,工夫全用在和网上倒笑、倒黄的那些人战斗。
  对天龙八部的好结果,我在高兴之余,又觉得不高兴。那是一种舌尖有了一点甜味但口腔顿时被苦弥漫的酸的感觉。一是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同样是好东西,天龙八部幸免于难、独享太平,我替前两部感到酸楚。这三部电视剧之间的区别,与它们作为同一类东西和其他武侠电视剧的区别比,是微不足道的。三部之间的区别,与它们在社会上所获命运的区别比,也完全是两回事。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而且天龙八部的得势,也就把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打入了更深的地狱。社会上这批人,籍由对天龙八部的叫好,就洗刷了我们对他们好坏不分、纯属捣乱的批评。我不太理解他们的转变,有时候就怀疑这是他们内心默契的某种战术:见好就收,确保前两年的骂果,使笑傲江湖和射雕英雄传的命运堕入不可逆转、不可挽回之境。少数不喜欢他们的人,出于对他们这次态度变好的感激,也不愿意再去多想前两部,前两部就成了永远的牺牲了。想像着这批破人摸着张纪中的头,一本正经的勉励着:你看,你进步了,我们还是会表扬你的……我就感到恶心,同时也感到害怕,好像看到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正在深渊里沉下去,快看不见了,不可能打捞了。
  二是如果仔细比的话,天龙八部其实不如前两部。事实不是同样的东西有的升了天有的入了地,而是好东西入了地,而坏东西升了天。我看到,天龙八部的对白变得比较浅薄无聊,倾向于那种以交待情节为目的,有效率但没思想、没感情的对白写法。我还担心这一点又会被他们拿来骂啊什么的,没想到他们没反应,挺受用,所以现在我就想把它说出来了。我想到了去年在网上解答网友所编错误大全的射雕英雄传编剧北方影武者,不知道他看到这个比他差远的对白受到欢迎,会不会想一想:这批观众到底是为什么不喜欢他们的电视剧的,他在网上对他们温言软语、苦口婆心到底有没有必要。镜头里开始较多的出现人脸的特写,故事的节奏就这样变快了,一句对白是一个情节,一个表情也是一个情节。阿朱是慕容山庄的丫环,出场的时候,是在湖里采莲还是干什么来着,不知道电视交待了这些没有,但电视里的阿朱不象这么一个人。她穿得很漂亮,这也就是唯美,表情始终太平无忧,使我感觉这个演员也许可以演小龙女。在小说里,阿朱开始叫乔峰不是叫乔大哥的,曾经叫过乔大爷,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这个称呼。这三个字一出来,时代背景就有了,人的社会身份就出来了,我看到的就是一个隐忍的,羞怯的什么庄的俾女,对面是她不可企及的她的主人的朋友,某帮主,这种东西是能感动人的。一个专家概括得对,阿朱是一个勇敢的追星族。但电视里的阿朱不象一个会叫乔大爷的人,也不象江南采莲少女,电视把重点放在阿朱和乔峰对视,大喊等镜头上,对我来说不用这样,只要前面铺叙到位了,一切是有来由的,不是没来由的,这时轻描淡写讲一下,我就能被感动。黄健忠的笑傲江湖就是这样,它可能还不完美,但这种平淡的路数应该坚持,因为金庸小说就是这样的,并且金庸也喜欢采莲少女。给这部天龙八部叫好的人,好像不需要知道阿朱是什么人,乔峰是什么人,只要看到猛男和美女爱得轰轰烈烈就行了。胡军的乔峰也许演得很象,但他们喜欢乔峰不是因为他象,而是因为这是一个不错的猛男。我把大家说得那么傻逼吗?不,他们本来就这么傻逼。
  配角的血肉也不再求其丰满了。西祠的凹凸天空发现了:射雕英雄传中的江南七怪等,个个拿得出手,而天龙八部的表演就没这么平均。凹凸天空这是作为一种批评,但我希望他同时知道,这并不是制作者工作不到位,而是因为观众喜欢这样,这样一来他们才不会觉得配角出彩,主角失色,这种口味应该是由港台武侠剧以及一般所有电视剧突出重点魅力分级的做法长期培养出来的。张纪中拍射雕英雄传时的做法,才是与金庸小说一致的,金庸小说里的人物只有戏分多少,没有形象枯润之别。总的来说这部天龙八部,就是按照社会上观众前两年的呼声,接近港台片了,远离水浒了,什么唯美,叙事节奏明快,都开始有了。制作者对金庸的忠诚少了,对观众的忠诚多了。
  下
  一天下午我在一个地方坐了两个小时,附近的音像店放了一次宽恕,过了一会儿又轮到放了一次。我很享受坐在嘈杂的闹市边听歌,对其他几个歌也很喜欢,但因为怕再听到宽恕,就走了。有时候,我会不知不觉地哼起这个歌来,但一旦醒悟自己在哼这个歌,就打住了,觉得不应该。那种很酸的难受感觉上来了,我不想把它压下去。光打住还不能消灭它,我只想写帖子。当年我看了古天乐演的神雕侠侣,每次在什么地方听到它的主题歌,都心里暖洋洋的,还用自己做的一个音不太准的笛子摸索出了剧中配乐的谱子并演奏给别人听。可见我从这类事情中得到的乐趣要超过一般人。现在的天龙八部,又歌舞升平了,我快乐的时候又来了,但我却没法享受这些快乐。所以我很恨那些造成我如此的人,从网上到报纸上,那些害过笑傲江湖和射雕英雄传,现在对天龙八部叫好,使我不得不以消灭他们为己任的人。
  天龙八部的平安,最使我高兴的地方是,我不需要在网上保卫它了,不需要再为了保卫它和网上这批人战斗了,那种气急败坏,日夜不宁,高强度对抗,每分钟急一次的日子,对我来说很不好过。张纪中的下一部武侠作品神雕侠侣一会儿还不会出来,由于我不承认社会上这批人的行为有什么规律可循,有什么理性可依,所以我说不准到那时候我是不是还得过这种日子。但在现在这段时间,我终于可以专心地写前两部即笑傲江湖和射雕英雄传的事了。他们休息了,才是我表演的时候。有人说,事情都过去了,人也散了,你还讲个什么劲。他不理解我的重点,没完没了,阴魂不散就是我追求的效果。我不抱挽回什么的希望了,我也没什么建设性的想法了。我现在觉得轻松的是,我终于可以结束现在时的对抗,进入过去时的叙叨了。就象王小波常在他的文章里来上一句,我年轻时候插过队……这里面有一种悲哀的无聊的乐趣,我很欣赏我加入了王小波的行列。2003.3.3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