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评论]与nonono11商榷:毛泽东与李世民,谁更“懂”经济?

与nonono11商榷:毛泽东与李世民,谁更“懂”经济?
  
  近观nonono11的强帖“李世民军事才能众议”,为老兄读史之细,深为叹服。但该贴之中将李世民与毛泽东做对比,并举例说明李世民不仅军事一流且懂经济;而毛泽东则成了反面典型,被指为不懂经济只会从军事政治角度考虑问题。如NONONO11语“。。。。(李世民)明白地指出太原(河东)是唐政权的‘经济命脉’,因此必须竭尽所能地保全。李世民将保全太原的经济理由与政治理由并行提出,却反而没有提军事上的理由。。。。。这绝对不是一个不懂经济的人能说出来的话!同样是以军事家著称的毛泽东就做不到。因为他实际上不懂经济,也不认为经济是重要的。他考虑问题的时候,马上想到的只是政治上、军事上的影响,而不是经济上的需要。。。。。。” 若是NONONO11单粉李世民,或是另开一帖单批毛泽东的经济表现,我均无意见。但将毛置于一千多年前的李之下,我有不同看法。在进一步拜读了“李世民懂经济的若干例证”后,就以“关公战秦琼”的模式,对此二人在经济方面作一对比。全文分两个部分:革命战争年代;和平建国年代。
  
  
  
  我要强调的是,NONONO11所例举的李世民“重视”经济的方式、方法,我们同样可以在毛泽东的战斗历程中发现大量例证,且十分具体。以下仅以《毛泽东军事文集》为例。
  《井冈山的斗争》(1928年)“。。。。几乎完全断绝贸易,食盐、布匹、药材等项日常必需品的缺乏和昂贵,木材、茶油等农产品不能输出。。。。则小块地区的红色割据,在经济上将受到极大的压迫,割据的长期存在将成问题。。。。。永新、宁冈两县没有盐吃,布匹、药材完全断绝,其他更不必说。现在盐已有卖,但极贵。布匹、药材仍然没有。宁冈及永新西部、遂川北部(以上均目前割据地)出产最多的木材和茶油,仍然运不出去。”
  《粉碎第一次“围剿”后分散筹款的命令》(1931年)
  
  《对鄂豫皖红军战略战术问题的意见》(1932年)“。。。。烂脚病都由拂晓行军,在战场不洗脚以及蚊虫传染而生,勤洗擦干可以减少传染。”(附:以上两条是给萧让以资对比的,盖因其佩服“李世民作战是比较注重全局的。。。甚至人的身体状况(如窦军中午肚俄吃饭),皆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
   《应在川陕甘三省建立苏维埃政权》(1935年)“。。。以懋功为中心之地区,纵横千余里,均深山穷谷,人口稀少,给养困难。大渡河两岸,直至峨眉山附近,情形略同。至于西康〔7〕,情形更差。。。。主力出此似非长策。”
  《发展重点在宁夏不在甘西》(1936年)“据宁夏同志云。。。且是产大米区域,在西北为最富。。。”
  
  《与蒋介石交涉红军驻地等事项》(1937年)“现有红军实数即照过去一样仅发很少的伙食钱,每月也需五十余万元,以后停止打土豪将决无办法,这是第一。庆阳、淳化、富县、延安等县粮食极少,多兵久驻,亦绝无办法,这是第二。”
   《与南京谈判的主要内容》(1937年)
    (一)关于和宁方〔2〕交涉之政治的立场,请参阅致
    (二)军事方面,同意提出初编为十二个师四个军,林
  正彭〔6〕副〔7〕。
  如对方仍欲缓改,则每月接济至少八十至一百万。
  暂时无此种组织,红军亦需要驻京代表参与国防准备。
  中组织领导不变。
    
   毛(泽东) 洛(甫)
  
  就不再举例了。 《毛泽东军事文集》共六集,以上是摘自第一集的内容。从上述例证可以看出,毛不仅重视经济,且具体到一县一地之出产,不仅关心粮食,还有盐、药材等。不知李世民有否关心经济到这种地步。
  
    
  
  “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
  半无产阶级。此处所谓半无产阶级,包含:(一)绝大部分半自耕农⑽,(二)贫农,(三)小手工业者,(四)店员⑾,(五)小贩等五种。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是农村中一个数量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半自耕农、贫农和小手工业者所经营的,都是更细小的小生产的经济。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虽同属半无产阶级,但其经济状况仍有上、中、下三个细别。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大约有一半不够,须租别人田地,或者出卖一部分劳动力,或经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高利向别人借债,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的无求于人,自然景遇要苦,但是优于贫农。因为贫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或不足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分虽只收获一半或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却可全得。故半自耕农的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是农村中的佃农,受地主的剥削。其经济地位又分两部分。一部分贫农有比较充足的农具和相当数量的资金。此种农民,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得一半。不足部分,可以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或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勉强维持生活,于艰难竭蹶之中,存聊以卒岁之想。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另一部分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另一部分贫农。所谓另一部分贫农,则既无充足的农具,又无资金,肥料不足,土地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更需要出卖一部分劳动力。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他们是农民中极艰苦者,极易接受革命的宣传。小手工业者所以称为半无产阶级,是因为他们虽然自有简单的生产手段,且系一种自由职业,但他们也常常被迫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其经济地位略与农村中的贫农相当。因其家庭负担之重,工资和生活费用之不相称,时有贫困的压迫和失业的恐慌,和贫农亦大致相同。店员是商店的雇员,以微薄的薪资,供家庭的费用,物价年年增长,薪给往往须数年一增,偶与此辈倾谈,便见叫苦不迭。其地位和贫农及小手工业者不相上下,对于革命宣传极易接受。小贩不论肩挑叫卖,或街畔摊售,总之本小利微,吃着不够。”
  “此外,还有数量不小的游民无产者,为失了土地的农民和失了工作机会的手工业工人。。。。”
  注意,在毛泽东之世,经济地位与政治立场之间的联系早已白纸黑字印在书上,但在党内唯有毛能克服浮躁的作风,扎扎实实深入社会搞调查研究。这一点,党内无人能及,小李也是万万不及的。仅就毛选而言,大量文章涉及经济问题。为节省各位阅读时间,仅摘录部分主要题目如下: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1928年)内第五部分“经济问题。。。。”
  《我们的经济政策》(1934年)
  《开展根据地的减租、生产和拥政爱民运动》(1943年)
  《游击区也能够进行生产》(1945年)
  《减租和生产是保卫解放区的两件大事》(1945年)
  
  (附:毛对与经济问题的描述均极为形象,决非跑几次民间,微服私访就能得来。NONONO11不是慨叹中国史是一部政治史,而无经济史么?毛选内就有很多民国时期农村经济生活的原始材料。)
  最后,NONONO11的“建国前的东西不能太当真。因为那时他并不是全中国的统治者,他的决策受很大的约束,不能随心所欲”的观点也有失偏颇。起码,毛在根据地内是有权实施各种经济政策的。但根据毛选的几篇文章,我们能得出结论,相对于党内的极左派,毛是反对并采取了措施来纠正一些过火的经济政策的。如改变消灭地主的政策而代之以减租减息,保护工商业等。在制定解放军进入城市的规章中强调保护资本主义工商业等。推迟解放上海也是因为经济上的准备工作没做好,以至于蒋军完善了城防并运走了黄金外币。
  
  
  
  进入和平建国年代,我们仍能从毛泽东建国后的文集中找到大量关于经济的论述(起码比李世民的多)用来证明毛比李重视经济,至少是难判高下。于是我们把评判的标准从重视与否转到懂与不懂。NONONO11在后一点上的逻辑就是:(毛)经济一团糟,当然就是不懂经济;经济恢复的好,(李)自然可被证为懂经济。我的文章就从这个逻辑做起。
  懂与不懂,或者经济理论的对与不对,要看政策实施的结果,结果一团糟,当然是完蛋;但结果良好,理论就一定正确,或曰“懂”经济么?就拿人民币升值来说吧。05年4月底,多少著名经济学家预测会在5月升值,有一个连具体日期都给出来了:5月8日或18日。可就在4月底,我敢打八角钱的赌,我在国内能找到至少1000个以上不识字的老太太斩钉截铁地说:人民币5月份不会升值。结果呢?人民币当然没升值。那么谁更“懂”经济?不识字的老太太,还是那许多哈佛耶鲁的毕业生?通过这个例子,我想说的是,结果正确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过程正确。就象评价一个人是好人要看他做好事时是不是主观意识下的行为。相形之下,毛泽东显然比李世民对经济问题有更多的思考,他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学问叫经济学能快速地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
  不幸的是,过200多年的发展,经济科学其实只证明了一个定理:那就是,经济学家其实不懂经济学。一位诺奖得主曾调侃说:过去的三次主要经济波动,经济学家们预测对了十五次。而更不幸的是,毛泽东就生活在这样一种学问竟然能成为显学的年代。而李世民就不用读完厚厚的《资本论》及所有马恩列斯毛的著作才能有资格说那是错的。(一些老顽固常以此论驳斥年轻人怀疑的目光)
  进入和平年代,李世民不用跑马圈地了,就剩下养鸡下蛋了。先清查户口,然后计口授田,接着他只要秉承自汉以来的“黄老之术”,与民休息就行了。NONONO11提到的“但只要政府的管治政策得当”云云,也了大不起就是搞个屯田什么的,要不就给农民发发种子农具,灾荒之年免免租税发发赈粮什么的。做完了这些后,可以回去坐等秋后租税入库,而且还一年比一年多。放眼四周,尽是落后蛮夷,虽然猖獗一时,但只要“坚决顶住,就有办法”。有良将就让李靖去以少胜多;无良将就象汉武帝那样拼消耗。自古胡人无百年之运,再厉害的“大汗”,靠到你死,你的部落也离分裂不远了。时间在中原王朝这边。无意中,小李的经济政策竟深合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但这决不意味着小李懂经济,我们决不能从唐朝的史料里得出结论:中国人在1000年前就知道“政府失败”比“市场失败”更可怕。均田制也不能说明小李懂得现代产权理论。
  至于小李的征突厥、定西域,也并无多少经济方面的损失-收益计算。“光是丝绸之路过往商贩的征税,就足够养活安西、北庭两大军区”(萧 让语)对于唐王朝来说只是一个意外之喜。对外贸易历来对于中国是可有可无的。尽管现在无具体数据,但要注意一点,从时间序列来看,中原王朝历来是先强盛然后方占有经营西域的,而经营西域并不能使中原王朝更加强盛。唐不是因为恢弘的气度而强大,而是强大之后拥有恢弘的气度。用今天的经济学观点来看,失去西域,贸易断绝,自此将永无机会崛起。而中国历史不是这样的。其实经营西域是自汉武时起的国策,其意无它,乃为分漠北之势也。因为如果仅仅拥有今天外蒙的地盘,北方游牧民族是很难达到“控弦百万”的,中原的压力将大为减轻。左宗棠西征时上疏慈喜太后的文本就论述了西域对于中原意味着安全而不是税饷。失去西域,安全成本大为增加,会拖垮中原王朝。尤其唐王朝建都在西安,离西域太近。
  
  
  
  
  
  
  
  
  
  
  
  
  
  说完经济领域里的正题,我忍不住把话题扯远点,因为我注意到NONONO11对毛泽东的评价甚低,已经迹近嘲讽。事实上无论是拥毛还是反毛都只是片面地分析了毛泽东对中国的正反两方面影响。我们还应该看到,毛泽东是在中国文化的土壤里开的花结的果。在毛泽东的功与过中,广大中国民众扮演了什么角色?做个对比,希特勒只能出现在德国,而且也只有德国人才会被其蛊惑;“小犬”只能是日本人眼中的首相人选,也只有鬼子才会认同那种死不认错出而反而的行事风格。同样,毛泽东的革命历程不是一个人的帝王之路,它是一大批中华文化熏陶出的中坚分子自觉的救亡图存之路。这是中国文化的优点(阿拉伯人就缺这个)。正是有了这样一些人关心国家胜过关心小家并愿意为之做出牺牲,毛的革命才会成功。同时这也是毛泽东后期“祸国殃民”的必要条件。试想,如果人人都只是关心自己的个人利益,不考虑国家集体的进步,毛如何说服全国人民搞“人民公社”、“大食堂”、“大跃进”,以至红卫兵大串联、上山下乡?注意一点,这些老百姓可都是蒋介石当年拿着枪都没能搞掂的呦!更要注意到,普通中国人在文革中是如何兴奋地批斗人、关人、打人、杀人、与亲人划清界限。。。。。这究竟是毛之“人祸”还是中国人之“人祸”?行文至此,不禁慨叹------革命、进步,多少“人祸”假汝之名以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