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美女们

  第一章 入世
  苍龙山之巅。
  天色愈发地黑了下去,四周一片静谧。
  诡异的山头,嶙峋怪石杂乱地陈列其中,漆黑的夜色将这个山上所有生机盎然深深的生物都掩埋,再也难以找寻点滴活力。天边一抹惨淡的星光透过稀疏的枝桠,点点斑驳投射在地面,留有些许青光。
  远处山下影影绰绰的树林,轻轻的北风微微吹过,如风中精灵在欢呼着,有着说不出的静谧意境。
  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身披青色长衫站在山巅上,清风吹过,额前柔顺鲜黑色的长发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勾。
  青年肌体晶莹,有淡淡的清香散溢,双目开阖之间神光湛湛,透出无比凌厉的气势。
  青年嘴角微微上扬,有种坏坏的感觉。浅笑的嘴角掺和着令人揣摩不透的邪气,无一不让人心怯。
  望着面前的万丈深渊,青年微微的叹了口气,视线开始有些模糊。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也是从这里遇到师傅的,从而踏上非凡之旅,永远地远离了正常人的生活。原本自已只是社会平凡生活的一员,原本自已应该考一所三流的大学,毕业后,找份月薪二千的工作,再找一个连流氓见了都不会动心的老婆,忙忙碌碌地过完这一生,但是,命运弄人呀!眼前这万丈深渊却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你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背后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青年微微一征,慢慢地转身而来。
  只见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穿军用棉大衣,脚穿高筒皮靴。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梧。下巴上有一颗黑痣,那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着亮,使人觉得粗犷又精明。
  “呵呵,你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你不会又是去哪里调戏良家妇女了吧”望着中年人,青年嘿嘿一笑,打趣地道,身上已经褪去了那股凌厉的气势,眼睛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去你的,我是如此随便的人吗?我可是有原则的人”,听了青年的打趣,中年人没好气地道。
  “嘿嘿”青年轻笑了一声,“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人,做人超级有原则,但是呢,你一旦随便起来,那我就不敢保证啦!恐怕你也不行吧!”青年一脸我了解的表情,仿佛在说,大叔,这事我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了,你赶紧承认吧。
  “…………”
  “怎么样,你无话可说了吧”
  中年人心口像憋足了气,有点发闷,慢慢地吐了出来,心口才舒畅,“呵呵,想不到身为木头人的你也会这样幽默了,要不是我认识你七年,我真怀疑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中年人笑了笑,一脸戏谑地道。
  “…………”
  “嘿嘿”青年搓了搓手,诡笑道,“要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去,你当我傻啊!跟你这变态打,我吃饱撑住了,没事找虐”中年人低声暗骂了一句。
  “对了,你真的决定了吗?不先通知师傅一声,就这样离开入世,似乎不太妥吧!不过呢!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我想师傅也不会怪罪于你的。这样吧!你师兄哪里刚好有点事忙不过来,你就过来帮帮忙吧!行不……当然,这一次,工资我一定发…… 。 ”
  “去你的,还说我当你傻,其实是你当我傻吧!前几次,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哼……何况我刚刚才自由,你就想束缚我,屁……”青年竖立起了左手地中指,重重地鄙视着中年人一下。
  “能者多居嘛!谁叫你这个变态的修为比我高呢!”中年人白了青年一眼,“再说了,你也该体谅体谅一下我老人家了,一个干那么事,我容易嘛我”中年人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是老人家吗?你撑死也四十多而已吧,”青年反驳地道,“你才是坑爹呢!”。
  “…………”
  中年人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陪笑地道,“呃,先不说这个,你离开之后,准备干什么?”
  “放逐”。
  “嗯,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当然”青年氓沉吟半刻,一脸坚定也说道。
  “唉,看来我是劝不了你了。”中年人沉重地叹了口气,这师弟的脾气,他可是了解不少,说一就是一,不会有二。换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一个倔牛,怎么拉也拉不回头的。
  “对了,这有个名片,你拿着吧!俗世的事,你应该比我清楚,麻烦事肯定少不了。你有事,就打上面这个电话吧,我能解决的,一定帮你解决它”中年人向青年递出了一张小四方形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什么东西!
  “行,不拿白不拿,嘿嘿……谢谢师兄哈”青年缓缓地伸手接过纸张,笑道。
  “呵呵,我突然发觉,现在你的脸皮挺那个的……厚!”
  “嘿嘿,此彼此彼,全球第三”
  “不是第一吗?”
  “切,师兄你落后了,第一早死了,第二还没出生呢?第三不就是我啦!哈哈……”
  “……”
  哇靠,还有这逻辑呀!果然不愧是变态!
  “对了,你要到哪个城市生活呀!”中年人微微擦了下汗,显然刚刚被雷到了不少。
  青年略微一顿,转身,负手望着眼前的万丈深渊,眼中精光涟漪,沉思片刻。
  “东海市………”
  第二章 雨菲
  东海市,又称“海上之最”。华夏国最繁荣之地之一,华夏国国家中心城市,华夏国的经济、科技、工业、金融、贸易、会展和航运中心。东海市位于华夏国大陆海岸线中部长江口,拥有华夏国最大外贸港口和最大工业基地。东海港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居世界第一。江南的传统与移民带入的文化融合,逐渐形成了特有的海派文化。
  此时,东海市南区一家很有年龄的小楼里。
  铃~~铃~~~铃~~~~
  叶风微微地张开了朦胧的双眼,抬手揉了揉。
  “嗯,真是吵死人了,”随手按住蹦蹦跳跳吵个不停的闹钟,打了个哈欠。
  虽说闹钟吵了点,但还是要起床滴,叶风团了一下身子,在舒服的被窝里留恋了几秒中后,把手抓向了放在一边的衣服。
  跑进洗手间,冲了凉水澡,光着身子的叶风走出卫生间,他的肌体晶莹,线条匀称,每块肌肉都很显眼,仔细观察,还能感受到这里面蕴藏着另一种美感。
  望着房子里的放置,心中微微一叹。这是一幢不知道多少年的小楼,每个月的租金只需要一百,也就因为没人住,才这么便宜,叶风倒不像别人那样还担心房子倒塌,见便宜得很,便住了进来。
  叶风的屋子里摆设很简单,几乎都是外面捡来的二手货,床,柜子,椅子,一台只有中央电视台可以看的电视机,整个房间却很干净整洁。
  看着如此干净整洁的房屋,叶风微微有些失神。
  那丫头没事干吗收拾那么干净呢?这样子根本就不像是男人住的房屋?不过话说回来,那丫头为什么这么好心帮助自已收拾房屋呢?不会是被自已身上的三八之气所折服,喜欢上自已了吧!叶风YY地想道。
  如果真是这样子就好了,想想那丫头清纯幼稚的面颜,前突后翘的身材,叶风不由得咽了口水,这……这不是诱惑我犯罪吗?上帝啊,我有罪。
  不过……唉……算了,别YY了,在这现实的年代,没钱没女人,现在还是生计要紧。
  走到床边的大木头柜子处,叶风苦恼地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看着里面杂乱的衣服,选了几件后,终于选上了一套黑色的西装,脚上,一双牛皮鞋,手上拿着一个公事包。有时候,觉得这样打扮真不爽,但是为了生活,不爽也得爽啊!出了门口,叶风随手关了房门。
  这时,对面的房屋里,也从里面出来了一道清纯的女孩倩影,抬头望着对面的叶风出门,微微愣神后,光滑的脸上立刻露出两个小酒窝,微笑着打招呼道:“嗨,叶大哥,早啊”。
  叶风一顿,慢慢地转身,一张精致轮廓的侧脸首先印入叶风的眼帘,黝黑的秀发下露出白嫩如牛奶的肌肤,衬托着红润的耳朵,耳垂秀美,上面有两个耳孔,戴着水晶的耳丁!
  特别是她胸前的高峰处的两点小突起,以及她内收的明显的小蛮腰,再加上那校服所勾勒出来的翘臀,多了一份让人惊心动魄的美丽和诱惑。
  看着如此清纯而又有点妩媚的女孩,叶风眼睛都直了,不由得咽了口水,笑着打招呼道:“呦嚯,是菲菲呀!早呀!你去上学吗?”
  这女孩就是帮忙收拾房屋的那个丫头,刚好住在隔壁。
  不过,她为什么要帮助叶风收拾房屋,这就不得而知了,可能只有她本人才知道。至于叶风和林雨菲怎么会这么熟呢,这都是缘起一场意外。
  她刚好二十一,就读于东海市著名大学“东海大学”,今年正读大一,因为她家离学校比较近,所以她就没有住校,在家里住。
  不过,听说她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学习上也一直在学校榜上有名,人善良又温婉娴淑。上得了大堂,下得了厨房,真是选老婆的不二人选。有时候,叶风常会自恋地想道,要是她是我老婆该多好啊!嘿嘿……
  “嗯”林雨菲俏脸有些发红,笑道。“对了,叶大哥,我爸说你好久没找他喝一杯了,所以他明晚做东,叫你过去跟他喝上一杯呢!”
  “明晚,行……你告诉林叔,到时,我一定到哈,呵呵”叶风微微点头答应道。
  看着叶风点头答应,林雨菲脸上笑意更浓了,脸上的阵阵红晕越来越明显了,“嗯,那我们就这么说定喽”。
  “好”叶风咧嘴一笑,“对了,我上班快迟到了,就先走喽!明晚见……”叶风向林雨菲挥了挥手,紧跟着如风似的离开了。
  望着叶风像逃命似的背影,“噗哧”林雨菲笑了出声来,喃喃自道:“傻叶大哥,你知道,其实每天能看着你离去的背影,菲菲就很心满意足了。”
  一阵风吹过,掀起林雨菲的柔发,在空中气扬,似乎在为这女孩感到有点忿忿不平。
  第三章 色狼
  虽然现在是夏末秋初,但是东海市的白天依然是很燥热,很多女孩子还是T恤、超短裙,这也给众多的荷尔蒙分泌过多的男性,造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师傅,等等!”叶风快步的跑过去,恰恰赶上了即要关闭的车门。
  呼呼,叶风深呼吸了下,终于赶上了,再晚点,可能就要错过了,那今天的上班一定得迟了,还好跑得快,嘿嘿。
  八点,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又分单双号限行,上班一族开私家车的人少。此时能挤上车来已经很不错了,想找个座位,那简直是做梦。
  “师傅,等等!”叶风刚在车上站稳脚步,又一个声音传来过来,跟叶风说的话如出一辙,不过却是个女声,很美妙动听的女声。
  嗯,叶风把头扭向了窗外。眼睛一扫而过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车门处,一身米白色的职业套装,显得很有内涵。美女刷完卡,走上了车。
  叶风赤赤裸地瞟了一眼,这女人好高!自己一米七的身高,女子穿着高跟鞋几乎跟自己快差不多高了。照此推算,除去高跟鞋,保守估计也有一米七二三,这在女人中可算得上是鹤立鸡群,去做模特也完全够格。
  看到美女的目光流转,叶风赶紧把头偏向一边,看着窗外。要是被人家知道,自已赤赤裸地看着人家,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发飙呢!不过美女也好,丑女也罢,跟自己没有丝毫关系,自己现在还在为生计而发愁呢!
  不过,叶风不想,但不代表别人不想,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竟然吸引着全车人的目光向后移动。一直到了叶风的前面,女子才停了下来,一只手抓着拉环。
  “大……”扫了一眼对方尖挺的双峰,不觉间,叶风咽了口水,从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女子似乎没有听清楚叶风的话,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叶风这才看清除了美女的样子,
  竟然也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女,杏眸若秋泓,鼻梁高挺,嘴唇丰润,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眼里闪过一丝丝狡黠而又慧心的目光。
  叶风一愣,猛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地异样。连忙尴尬地笑道:“我是说今天的天气真是大好晴天!”
  “无聊!”女子冷冷地应了一声。回过头不再搭理叶风。
  女子身上地极品香味刺激着叶风地嗅觉,叶风感觉到自己地休内有股欲望正在熊熊燃烧,脑袋里面开始不断地胡思乱想。这也难怪。自己才二十四五,可还是年方气盛,不有点想法,还是男人吗?
  “嗤!”车停了下来,从前后门涌上来一大批人。本来就已经很狭小地空间,现在已经无立锥之地。美女不出意料地被人群挤挤了过来,几乎要贴着叶风地身体。
  车又再次启动了,不过却是随着车身地晃动。猛地,叶风地胳膊跟美女地胸部来了个亲密接触。
  女人转过头,微微的皱了皱黛眉,冰冷的眼神对上了叶风,叶风感到背脊有点发凉,连忙向后挤了一点,这才跟美女保持了一丁点的距离,但却惹得身后的乘客,一阵埋怨。
  “那个,对不起,惯性而已!我没有抓牢……”叶风咧开嘴角笑了笑。
  虽然是那么短暂的接触,但叶风却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胸部很丰满,弹性很好。
  看到叶风道歉而又向后挤的动作,美女似乎看出对方不是故意的,又扭头看向窗外。
  叶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美女,每个男人都想拥有,但是像这样冷冰的美女,谁喜欢呀!还是算了吧。不过,为将来娶她的兄弟默哀先,嘎嘎。
  挺直了身子,叶风尽量让自己站的舒服一点,但美女白皙修长的脖颈,却全部落在了叶风眼中。看了几眼,感到自己身体又有点变化,叶风赶紧把目光转向别处,万一看久了,把持不住,天知道,会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已这个三好市民的形象,不就全毁了。
  嗯,打架好,泡妞好,喝酒好,呃……貌乎……应该……可以也算三好吧!
  “嗤!”车突然又停了下来,车身产生了激烈地晃动,叶风再次和美女来了个亲密接触,不过这次不是胸部,而是两唇相印。
  由于车子的突然刹车,车子内产生了激烈地晃动,叶风来不及抓牢拉环,倒向了女子,而女人也刚巧从窗外回神来,惊愕地看着倒向自己的叶风,根本没有想过闪过一边。其实女子不是没有想过闪过一边,只是车子内没有多余的空间留给她,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唇分。
  “啊!”女子发出震耳欲聋的高贝声,眼神中满是委屈与气愤:“你……流氓……色狼……你对我做了什么……”女子愤怒地用手指,指着叶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不过那表情,仿佛要叶风生吞活剥似的。
  纳尼,色狼!!!
  在叶风还未反映过来,几乎所有人都被美女高贝声的愤怒声惊动了,目光全都投向了他们,有目击者很快地事情传来了。
  “真是个大色狼!居然在车上对一个女孩做这种事情!”一个很低沉的声音不知道从车里哪个角落传来,完全是一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语气。
  “是啊,现在的色狼可真是胆大啊!”一个很尖锐的声音附和道。
  众人的指责讨伐之声纷沓而来,让叶风觉得辩白似乎也是苍白无力。
  靠,一不做,二不休,拼了。
  “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昨天晚上我不该让你独守空房的,不过,你得理解,毕竟男人也有应酬的呢?”
  “哦”车厢内好事人们一阵吹嘘,感情人家小两口闹辨扭。
  “你……你说什么呢”女子愤怒而又娇羞地反驳道。叶风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在女子还未反驳成功,一把抱住女子的娇腰拉到怀中,在女子的惊慌中,深情也
  吻了下去。
  “唔”一股窒息般的唔咽声发自女人的喉间,我的初吻呀!叶风那灵动的舌头一下就侵入她的唇间,女子抵死紧咬牙,但片刻后,叶风巧攻了大半时间,撬开了女子的牙关,瞬时,女子那滑腻的小香舌与叶风的灵舌交缠在一起,一时间鼻音吁吁,两人都沉浸在这个热吻之中。
  现在的年轻人真开放,年轻就是好,好事人们见此,也不好意思再看下去了,纷纷扭头看向窗外。
  唇分,叶风立刻从车上挤了下车,但女子一霎脸变得惨白,楞在那里不知所措。等她回过神来,叶风早已趁这个机会逃之夭夭了。
  “死色狼!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一定会要你好看!”女子狠狠地跺了跺脚,怒嚎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第四章 蕾云服装集团
  位于东海市中心的蕾云服装集团总部,拥有整栋的四十多层办公楼,“集团”二字显然不是吹嘘,单凭着能在全国市场开花,甚至欧洲日本等国外也有产业,并且成为华夏国服装时尚产业的前十强公司,可见一斑。
  整栋蕾云大厦就如同一朵亭亭玉立的银灰色郁金香,流畅的线条与淡雅的装修让一进入大厦内部的人感到神清气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百合香水味,各种花草植株在大厦里被富有情趣地摆放,给个浅白色调的大楼装饰带来一股自然美感。不过,蕾云服装集团总部最为著名的,并不是它独特清新的装饰风格,而是里面形形色色的穿着OL制服的美女员工。
  毕竟属于服装时尚产业,所以女性员工占据了绝大的比率,更要命的是,蕾云服装集团的招聘显然很考虑到企业形象,凡是进入公司的员工,各个都是姿色不错的都市靓丽佳人。至于公司内或者一些合作关系的美女模特,更是惹人遐想万千。所以,整日在蕾云服装集团外头绕着转圈的寂寞都市男人比比皆是,各个都想着能够钓个里面的女人,只不过,能够成功的人微乎其微。
  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能够进入蕾云服装集团任职,必然成了无数男人心中最佳的选择。
  此时,正值上班高峰期,蕾云服装集团的员工往来匆匆,许多人嘴里还啃着面包汉堡之类的早点,叶风一见顿时才想起自己也还没吃早餐呢!
  一向没有亏待自己肚子的习惯,至于会不会迟到他才不在乎,反正他只是销售部的小小一员。叶风转了个身,发现附近一家好味道咖啡店便径直而去……
  。
  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后,叶风才慢悠悠地走进蕾云服装集团。
  跨入了大厦后,大堂宽敞明亮昙现在眼前。从门口进入公司大堂后,叶风看见前台有个女接待员正在忙活着,一个手拿着电话,一个手移动着鼠标,眼睛却紧紧地盯着电脑显示器,工作专注地程度,令叶风有点哑然。
  叶风迎了上来,欢笑着说道:“嗨,雨晴,早呀!”
  周雨晴一愣,放下手中的电话,抬头望去,看见是叶风,便白了一眼,嗔怪道,“还早啊!都已经上班了。”
  “嘿嘿,没事。对了,你帮我打卡了吧!”叶风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笑道。
  “没有”周雨晴轻轻地摇了摇臻首。
  “什么,雨晴,你不是吧”叶风一惊,这卡没有打,那铁定迟到了,那这个月的全勤奖不就要泡汤了。
  “噗哧”周雨晴见到叶风着急的样子,甜美一笑,露出一排整洁地牙齿。
  叶风一顿,不明白周雨晴为何而发笑,不过一会,叶风就明白了,这个小妮子在耍自已,“好啊!你小妮子竟敢耍我,我挤奶十八摸,挠死你”。言落,叶风作势要伸手去挠周雨晴,谁叫这小妮子耍人呢!
  周雨晴见此,全身绑紧,边戒备着叶风的偷袭,边开口解释道。“别……我开玩笑的。”
  “哼哼,投降,晚了”叶风不为所动,继续行动。
  突然,一声严厉但又不失婉约嗓音从叶风背后传来,“哇靠,叶风,你这小子怎么还在这里,快……快跟我走,我们销售部有新领导要来了。”
  这时,从大厅内走出来了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远远地一摇一摆地走过来,挪动着两条粗短的腿,腆着一个圆圆的大肚子,真像一只蹒跚的鸭子。近一点,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脸上肥肉颤动,大汗......
  如果去掉眼镜的话,恐怕活脱脱的是一个猪八戒在世!
  不过,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却是销售部的主管,叫常伟,叶风的顶头上司。两人私下的关系还不错,可以说是臭气相投。
  “什么,常老大,你说什么?我们销售部来了什么新领导啊!”叶风疑惑地问道。
  “靠,我要是知道,还会这么急吗?你赶紧回到位置上去,我先去总裁那探一下情况如何。”常伟一脸急样,带头向一座电梯走去,手指重重的按下了20层的按钮。
  “哦”叶风低声轻应一句,抬头望着周雨晴微笑道:“等下班,我们一起吃饭吧!”
  周雨晴笑了笑,顺便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可以啊!”
  叶风咧嘴一笑,随着常伟的后面走去,坐上了另外一座电梯。
  电梯一路上行,随着楼层越高陆陆续续进出了不少员工,站在角落的叶风虽然面孔很熟,但除了最先进入的几人外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这让他听闻了不少办公室的新闻八卦。
  某某人升职加薪了,某某人被炒鱿鱼了,某某部门来了美女帅哥,某某部门的谁和谁有一腿……
  叶风听了大感兴趣的同时却不禁暗叹,果然遍地是新闻八卦。
  “叮!”
  电梯再次打开,透过身前几人瞟了眼的叶风顿时面色一变连忙缩了缩脑袋,此时走进电梯的竟然是个“熟人”!
  第五章 手段
  电梯内,叶风暗暗苦笑不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早与自已在公车上有过误会的女子。
  “嗯”
  女子微笑着扫了眼电梯内众人,似乎没有留意到人群之后缩着脖子的叶风天,拿着一份文件走进电梯后安静站在一旁……
  电梯关上后继续上升,小小的空间内再也听不到任何交头接耳的声音了,而随着楼层的越来越高人也越来越少,在见到那倩丽背影几乎没有人影阻挡完全呈现眼前时,本有些侥幸的叶风脸色却越发的有些尴尬,直到除了他与女子二人外最后一人也离开了,他都没有移动过。
  这期间,叶风不是没想过随人群悄悄离开,但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何况他还是一个敢做敢担的人。思量之后,他觉得不如趁早放下面子道个歉,省得日后被这美女更加记恨他!
  “嗨,美女,这么巧?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叶风的声音刚落,就发现身前的女子却已转身嘴角带着绝美的笑意望向他,竟一点也不意外。
  “是呀,真是巧!”女子黛眉轻挑,嘴角笑意盎然。
  闻声望着那张依旧惊艳却更多添一份知性的美颜,叶风脸上刚隐去的尴尬之色不由再次浮现,“咳咳,对今早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什么解释,好,我听你解释,你倒是说说看。”女子笑容忽变冰冷哼声道:“但你给不出一个好的解释的话,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呃……其实呢,这其中牵扯的事情比较多,一时也说不清楚,而且说出来的话,也很不好意思。但今早的那件事真不能全怪我的,是车的错,谁叫它突然起动来着呢?”叶风一面无辜地表情,仿佛他也是受害者。
  “你……”听了叶风的解释,女子鼻子都气歪了,完全是得了便宜又卖乖的那种。但自己又不能去警察里告他,这说出来谁相信呢?何况这也太丢脸了,烦啊!女子恼火地想道。
  随即,女子偷偷地膘了一眼身旁地叶风。胸牌上地字便落入了眼睛,销售部叶风,微略沉顿后,露出了一副小狐狸的表情,“你是销售部的。”
  “嗯”叶风小鸡吃米似的点点头,不知道女子为什么这么问。
  “那好,我们一会见”女子冷笑连连的说道。
  “什么”有些惊奇的叶风赶紧看着女子,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叮!”
  就在此时,电梯的门正巧打开。
  回过神的叶风再次看了眼女子,苦笑了一声,直接走出了电梯。这事,以后还有得慢慢算呢!
  销售部内,叶风一边热情的跟一些同事打招呼,一边慢吞吞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才一坐下,身边又围了几个样貌都较为出色的制服女郎,各个都目露精光地盯着自己。
  “叶风,你今天去哪里了,怎么这会儿才到呢!”这是一名身穿米色套裙的大波浪卷发女郎,叫林海燕,生了一对丹凤眼分外迷人,和叶风是同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