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大蒜,全文

  苍山大蒜
  鄙人是一名退休者,现试着用打油诗来叙事,以打发那漫长无聊的时间,本诗叙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1987年,在山东省苍山县,由于当时县政府的不作为,导致蒜农闹事。
  特产出大蒜,名字叫苍山,
  每年到夏天,大蒜垛成山。

  大蒜出花茎,好吃叫蒜苔。
  蒜农心喜悦,盼望卖成钱。
  这是陈年事,奸商霸地盘,
  县府强摊派,苗田阔似海,

  起早贪黑累,白忙无利图。
  回家已半夜,夫妇抱头哭。
  各种收费贵,摊位费私肥,
  市场本地霸,逼走外商家,

  蜂拥来卖货,流汗透人衣。
  蒜苔齐码放,上亿万千斤。
  蒜苔鲜又嫩,卖者共心焚,
  骄阳火辣辣,卖蒜李西华,

  反正没人要,扔洒再去家。
  蒜苔高举起,满院怒抛洒。

  相怜同命运,怒向县府门。
  民怨沸腾起,开始打砸抢。
  玻璃被砸碎,暴力毁门窗,
  少数投机者,乘机混乱抢,
  (据报道,当时涌入县政府的农民人数达2000)
  西华始作俑,害怕暗吃惊,
  调令公安动,驱逐事态平,

  蒜苔免腐烂,安抚众民农。
  县长被撤职,书记职来停。
  民意不可违,违者丧前程,
  闹事为首者,分别被判刑,

  特修一蒜塔,时刻为警醒。
  县名已改变,行政叫兰陵。
  春季田苗密,疏苗间隔稀,
  春季吃小苗,蒜苔煎饼薄,

  每年生蒜量,人均六公斤。
  一餐两头蒜,能者令人惊。
  (用蒜茎把大蒜结成长长的辫子挂起来。

  长江北各县,蒜农病最轻。
  相比临朐县,十分之一成。
  两县相隔路,仅仅二百公,(公里)
  腌制缸咸菜,长期得癌肿,

  一次全国肿瘤普查让山东省临朐县吸引了流行病学专家的注意,临朐县为全国高发区,临朐人习惯用发酵的酸糊糊烙煎饼,喜食腌制咸菜,每人每年生蒜量人均1.5公斤,相比苍山少)
  两县相比较,临朐饭不新,
  蒜霸盘剥狠,一元卖一斤,

  生怕食无蒜,苍山我处邻。
  大蒜来嫌弃,气息臭难闻。
  休班吃饭日,可把蒜来吃,
  牛奶消臭味,饭后上一杯,

  生吃来大蒜,长寿永无悔。
  漫漫人生路,安享渡晚年。
  (全文完,李长于2018年10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9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