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毕业十年后的同学聚会引发的奇遇《同学会》

《同学会》
  作者:刘誉
  序
   老式黑色转盘电话在木桌上肆无忌惮的响着。
  在床垫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李誉被电话铃声震醒,他没有去接,而是揪过来一个枕头放在自己头上想以此来阻隔这闹哄哄而又刺耳的金属铃声。
  黑色的老式电话是李誉从旧货市场淘来的,花了他80块钱。当初看上它是因为它笨拙而结实的造型,像是德国人的设计,在国产老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种,可就是忽略了它那洪亮而粗糙的声音。
  不过对这电话的怪异响动李誉还是忍了,反正找他的人不多。
  李誉又揪过一个枕头盖在自己头上,想减弱那可以震破耳膜的声音,可老电话反倒越叫越欢实。李誉终于忍不住翻身爬起来,在床上匍匐着蠕动到床边的小木桌边,恶狠狠的拿起电话。
  电话里是沙沙的交流声,没人回应。
  电话里还是没有反应。
  刚躺下没多久,电话铃又响了,李誉愤怒的爬回到电话旁边。
  听筒里依然除了电流的交流声没人回应,但李誉清楚的听到电话听筒里的呼吸声。
  听筒里均匀的呼吸似乎在嘲笑李誉的愤怒。
  “操,让你丫打。”愤怒的李誉一把扯断了电话线,震耳欲聋的铃声突然中止,屋子瞬间毫无声响反倒让人觉得不安。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几天似乎老有人跟李誉搞恶作剧,在凌晨五点一刻准时打电话却什么也不说,李誉顾不上考虑是谁在搞这种无聊的把戏,他只希望努力地的自己被打断的睡眠找回来。
  “妈的。”李誉崩溃了一般的坐了起来,爹爹撞撞的跑到房门边猛地拉开门,他刚要把心里的怒火化成无数的恶毒言语劈头盖脸的臭骂一下那个倒霉的敲门人,可是第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卡在他的喉咙中,打头的元音字符被闷在口腔里,把李誉憋得难受。
  李誉满肚子骂人的话找不到却对象,愣在了楼道里。
  难道这信封是自己飘过来的自己敲门后再乖乖的躺在地上?
  李誉把信封捡起来,手的接触让他感觉到信封里装了一个细长的圆筒状物体,十分坚硬。打开信封,那细长的圆筒状物体滑落到李誉的手上,李誉呆了,手掌中赫然是一颗铜制的子弹,细长的弹头呈暗红色而弹壳却闪闪发亮。
  嘀嗒、嘀嗒……
  李誉看着电话,由于铃声的震动电话在桌上略微有些移动,那小木桌也连带着振动起来。李誉慢慢走过去犹豫的拿起电话,听筒里一个沙哑而又遥远的声音阴森森的说着。
  李誉刚要解释什么,电话接着说,“躲没用,我知道你在哪儿。”
   李誉愣在哪里半天,脑子里想起一个美国电影《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李誉蒙了,浑身的毛孔立了起来,觉得自己犹如身在日本恐怖片《午夜凶铃》里。
  李誉努力的想着自己的小日子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了,以前不都过得挺安稳的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
  李誉绝望的想着。
  一
  “铃、铃、铃、”还是那部老式电话刺儿的铃声一下子穿透昏睡中李誉的耳膜,把他的脑细胞一通搅和让他们工作的没工作都开始重新的排列组合。
  李誉梦游一般的拿起电话,“喂……谁……呀……”声音被拉长了数倍而且含混不清。
  “是……我…..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李誉晕乎乎的又要到倒下去睡。
  “来不及?”
  “胡主编”和“来活儿了”就像兴奋剂一下子把处于穷困潦倒边缘的李誉彻底激活了,“什么?胡主编?什么活?”
  李誉是个靠耍笔杆子码字儿为生的主儿,他的职业有个很像那么回事儿的挺时髦的名字――独立撰稿人。这名词儿说起来好听又时尚,工作内容也算说得过去,给一些网站和影视杂志写影评。
  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的思考,一部旧电脑成了他对电影幻想的一切。他所有的文章都是“末代影人”这个名字发表的,李誉似乎永远是一个人不被人注意的名字,但他文章写得好在圈子里小有名气。
  不过现如今这种“活儿”都很难找了,国内电影不怎么景气,愿意掏钱让他写影评的工作机会不多,那些为大片儿歌功颂德的“活儿”全被混在主流媒体的有固定职业的同行们给包圆儿了,轮不到李誉这位“独立”人士。而找他写东西的大多都是些不着调的八卦报刊杂志,他撰写的稿件也都是给那些所谓的娱乐名人捧臭脚,再要不然就是根据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编造一些娱乐新闻。
  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所谓“SOHO”一族,李誉的“时尚”生活是极不牢靠的,没人强迫他上班也就不会有人按时给他发工资。李誉要时刻在生活中保持警惕让自己顺利的生存下去,即便是在睡眠的时候李誉也要思考醒来以后必须面对的一些吃喝拉撒睡等严重问题。
  
  “别别,您这不是找着我了么?咱们这回是编谁?”李誉兴奋的问着。
  胡主编的大名也很搞笑叫做胡雪,所有人都直接叫他胡写。因为他胆子大,什么都敢写什么都敢编。他有自己的座右铭:什么是娱乐新闻?重要的不是新闻而是娱乐,别管真假,只要你的新闻人家爱看,或者说你制作出人家想看的新闻就有价值。
  胡主编经常问下属这个问题,别人答不上来,他就急赤白脸的说,“一群傻蛋!想想你爱不爱看三级片,要用做三级片的态度制作娱乐新闻,越乱越热闹越情色人们就越爱看!当然如果有可能就多少来点真事儿,没可能就制造点所谓的真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实在不行完全胡编也绝对是必不可少的,就像色情网站上明星的裸照大部分都是合成的一样。”
  李誉给胡主编起了个外号叫“PHOTOSHOP大全”。
  但给胡主编干活儿也有好处,就是给钱多,而且交稿就付款从不拖欠。尤其是在没钱的时候能接到胡主编电话,李誉通常是美的屁颠儿屁颠儿的,什么文笔、文采、文人的精神全都靠边站,人都要饿死了还不让当汉奸?当然肯定有人立场坚定心如磐石般的要求自己人格完美胜过一切,但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最好的建议还是先活下去。
  
  “不是,不是,您怎么能说自己是瞎编呢?您不是说过么,咱们是绞尽脑汁儿使出浑身解术以大无畏的精神置可能出现的任何个人安危险于不顾,用各种途径活跃大众的文化生活,咱的工作很伟大、很杰出、很不朽!”
  “呦呵,你什么时候觉悟提高了?”
  “可你以前好像说过给我写文章低级趣味。”
  “这就对了,我一直说过,咱们干的这个事业,是个伟大大事业。我也早跟你说过了,你很适合干这行,你能写剧本呀,用你编剧的才能写咱的八卦文章多引人入胜!别老想着什么艺术、什么真实、管用么?谁理你,谁给你钱?你要早听我,李誉我跟你说不出三年,你什么都有了……”胡主编又用救世主一样的姿态开始八卦新闻工作者的入行教育。
  “行了,行了,别乱夸了,都聊到哪了,正事都没说呢。”胡主编在电话另一头被夸的飘飘然,突然醒过来。
  “嘿,你怎么又来了,这次不让你编,让你干点正经活儿?”
  “快,中午12点,新影城影院举行电影的首映式,你赶快去,看完了写个影评给我。”
   “哎呀,你怎么那么多话?让你写八卦你话多,让你写正经的你也那么多话?怎么?不想干?”
  “怎么写还用问?一定要专业、要精彩,能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我明天就要,听见没有?明天!”
  “叫什么?”胡主编嗯啊了半天,“好像叫什么什么爱人?哎呀,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稿酬?写完了就给,3000块怎么样?”
  “别磨蹭啊,电影十二点半开始。”
  听着听筒里的嘟嘟的忙音李誉幸福了半天,这胡主编真他妈急人所急,他要是在身边李誉恨不得能抱着他亲一口,这年头人与人的关系都是锦上添花式的,雪中送炭的人已经基本绝种了。
  
  但如果他知道这篇影评给他带来的是什么,估计他是一点也美不起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