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国合伙人》观看感(一)

  

  影片中关于成东青“一个两次高考都落榜的失败者”还要再考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不想安心地当个农民这个原因,但起码那一次的选择决定了他往后的命运,而且他得到的是辉煌的成就。回想当时,我高考也是失利,说得明白点,也不叫失利,只是比平时的成绩差了点。本来可以考得上二本中自己认为最好的学校,如果是像模拟考试时的成绩,兴许还会考上理想中的一本。当然,肯定不是重点一本,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最终却因为在政治与数学发挥失常而与梦中的大学起码退其次而求之的大学失之交臂。
  知道成绩的那天,我心情非常糟糕,爸妈是一个劲地安慰,可怜天下父母心,谁都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只是到了子女失意的时候却反过来要安慰子女,正如影片中的成东青母亲,她说让成东青安心的做农民,实际上却是为了儿子下一次参加高考做好了准备――要让他继续考,麻烦你们借钱给我。但有时候父母的安慰其实完全比不上交好的几个哥们或者闺蜜们的劝慰,最疼爱最在乎你的父母的话顶不上哥们闺蜜们的话,真正有事了站在身边的却是父母,子女欠下的父母恩,这辈子恐怕到死都还不清。
  那天我去找了交往最密最要好的三个同学,四个人纯粹聊天,单纯到连酒都没喝。聊到了12点多,然后初中认识的同学B黄(我们都叫这个黄为“大BB”,这里为了好分别,只能命名为“B黄”了)陪我睡在了凉爽的地板上,另外两个高中的同学老黄和老何,他们俩的成绩鬼使神差般地考得一模一样。不同的是一个去了广东职业技术学院,一个去了南海学院。他们俩做了一件这辈子最为别人不能理解的事情,起码是在当时的我身上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这个永远是秘密。然后回来后聊了一个晚上,混混噩噩地睡了过去。
  其实那一次,是B黄真正陪我度过了高考后最难过的一个晚上。他考得并不好,去了白云学院,其实也是意料中的事,不管怎么样,努力了就好,事实上,很多真正出息的人也不是靠大学成功的。
  我想复读,但爸妈说再复读一年我要承担的心理压力更大,再次考试也不一定能考好,与其浪费多一年的时间,倒不如就去现在可录取的学校认真拼搏四年,是金子到哪都发光。事实证明,我是一颗不知道多少K金的的金子,反正一定不是纯金,发的光自然会弱些。一再考虑下,我决定听从父母的安排,去了让我后悔四年的大学。之所以后悔,因为那里让我浪费了我最宝贵的青春岁月,也因为那里有伤我最彻骨的爱情以及扼杀了我原本可以让家人今天过更好日子的希望。当然,我的主观原因其实才是最重要的,正如我在前言中提到的,“而我,应该是被世界改变了。”没错,我确实容易受客观原因影响,然后用我的主观思想去适应它,结果,我的大学,一败涂地,泪流满面。
  回想起高中岁月,我与最要好的三个同学的感情,其实是可以与电影里面的成东青、王阳以及孟晓骏的感情互相媲美的。老黄高中三年不知道睡了多少次老何,也可以说不知道老何睡了多少次老黄;老何不知道睡了我几遍,我不知道睡了老何几遍;我不知道睡了老黄几遍,老黄不知道睡了我几遍。B黄也一样。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年轻时候的非典型断背是时有发生的。老黄的胸大,如果以面积计算,他戴36B的胸罩是绝对胜任的。所以在当时没有女人胸部可抓的我们,老黄的胸部是唯一可以发泄的地方。老黄极不喜欢被抓,或者说被揸,老是会反抗,所以胸部经常会被我们的指甲划伤,有时候甚至有了血丝。而他的报复,也就是揸回我们。只是悲催的是,我们没有胸部。不,是没他那样的胸部。但我们总遵守一规则,从不动我们的命根子,作为男人,也实在没必要去动那里,几个大男人,感情再好总不能真如《断背山》那样玩真的。
  突然想起老刘,他不是我们高中的同学,是经由老何认识的,是老何从小到大的死党。于是也成为了我们的死党。他那次割包皮。没看过割完包皮后是什么样的老何、B黄、老黄,一个抓住老刘的双手,一个压住老刘的双腿,B黄负责把老刘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扯了下来,然后发出感叹:“靠,真长!”
  记住,记住,这感叹的原因是他们拿他跟他们自己对比的。
  老刘该感谢那时候大家都没有手机,不然那一幕一定会被永远定格下来。
  结果,老刘肯定是给了他们一顿爆打。
  老黄经常深夜去找老何,原因就是要去那里睡觉。至今我也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到半夜才去老何家睡觉。这小子有可能跟女人上床搞通宵也绝不可能学习到半夜的。具体的原因我一直没问,也不想问,这是尊重他的隐私。
  我们那时候没有手机,老何为了老黄来敲门的时候不惊醒父母,手制了个铃铛放在窗口,连接铃铛的线顺着外墙隐藏在楼下的花丛中。于是每次老黄来老何家的时候就拉动那个铃铛。不知道老何是不是每天都在期待老黄的来临,反正铃铛一响他就会条件反射般地起来开门让老黄进来睡觉,然后两个搞什么飞机,我没在场,我也就不清楚了。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各位,老黄娶了妻生了女儿,老何的女朋友就想换就换,到现在到底有过多少个我也记不清了,至于B黄也生了个儿子。所以我有必要再强调一下,我们感情再好,从没真正断过背。
  但也要再强调一下,老黄与老何是彼此睡彼此最多的两个人,他们去上大学的时候都是肩并肩,手牵手的去坐车的,更他妈的让人难理解的是去的时候两个人都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放了箱蟹王方便面,其中老何用的行李箱比较高档些,只能再装几件衣服,结果军训完毕天气比较冷,他悲催地跑回家拿衣服。而老黄带的是传统红绿蓝麻袋,装的衣服多点。
  老黄、B黄、老何上的都是大专,老黄与B黄都在广州,老何去了南海,但他们几乎每周或者每个月聚一次,比我命好,我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其他地方看毛片,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
  一直到有次他们跟我们高中最好的一个女学生姓赖的一起来到我们学校,回想起那种经典画面,简单地写一下:老何不理会赖小姐,穿着内裤到处奔,因为他喝醉酒,还去舔吐出来的东西,如果不是老黄及时阻挡,不知道还会不会拿来吃,想想就恶心这家伙,酒后老是做出些让人非常不理解的事情,还好酒后不会去强奸女人。老赖单独睡了个床位,老何老黄睡一个床位,我跟B黄睡一个床位。我们吃着大学里面最便宜的下酒菜:花生和蕃薯干等,喝着几块钱一瓶的啤酒,爽爽地过了个国庆。就在我的宿舍里面,我们一起留下了我们的歌声,《真的爱你》一首我们自弹自唱的合唱歌曲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我的电脑里面。
  这里有必要提下赖姐,她是一个性格超级好的女生,也是唯一一个跟我们走得很近的女生,会弹钢琴,成绩也不错,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有把她当成女生看待。但毕业工作后我们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这个时候我们也才发现,学生时代的男女关系真的可以很铁也可以很紧密,工作了,结婚生子了,联系也就自然少了。但她还是我们高中时代最重要的一个角色,我们的高中生活如果缺少了她,那会是一个遗憾。
  还记得《黄河大合唱》吧?那就是她弹的钢琴。
  还记得被撕得最多纸张然后被拿来当计算纸的主人吧?那也是她。
  还记得我们经常去她家学习的情况吧?
  还记得被我们把自行车放进女厕所,然后到处找的人吧?还是她。
  老黄尤其要感激赖姐,因为他的老婆也是赖姐推荐并介绍的。
  还有好多好多,这里就不再说了吧。
  我说赖姐,你也得赶紧结婚生子了,女人的青春耗不起啊。
  调转头来看看成东青他们。
  我们跟成东青不一样,成东青需要帮孟晓骏和王阳挡拳头才真正地成为了他们的朋友,而我们一开始就因为BEYOND成为了好朋友。B黄可以为了一张新借的BEYOND的CD逃课回家听一天,然后拿起他的破吉胡乱弹出很悲催的吉他声来,或者是跟着我和老何、老黄去老何家把他们家的日本进口音响吼到了破音。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日本的家电确实是质量过关,不挑碟,反复倒带快进也没事,音响无论我们怎么鬼叫鬼吼就是不坏。BEYOND的歌大都高音,而印象最深的还是B黄唱得不咋地却全情投入的表情一直过目难忘,那首《喜欢你》最后的“SHE BE DO”被他唱成了“嘴嘟嘟”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声声环耳,老黄弹吉他B黄唱这首歌的录音更是一直保留在我的电脑里面。那一次老黄把B黄这首歌通过QQ传给我听的时候,我听到了“嘴嘟嘟”时直接把饭喷在了电脑上,身后的一舍友是我老乡,他则是被水呛得死去活来。
  后来我们在老何家看毛片。有看动画毛片的兄弟姐妹应该都知道,有些动画的毛片是不会动的,只是一张图定在那里,作些文字说明。为了让毛片有动感一点,老何经常按快进,这样子就让我们感觉得到动了,这才叫动画嘛。因为老何家的大厅是没有装窗帘的,为了不让对面知道我们在看儿童不宜片,老何把电视转向墙壁观看。我们经常看到反应强烈,裤子被撑起了帐篷排着不同的顺序各自蠢蠢欲穿。老刘甚至看到情不自禁激情四射最后去洗手间清洗罪证,而我们则是心知肚明,谁也不说破,我们只是紧紧盯着他腰下面两腿中间那个不再突起的帐篷从一开始的干燥到突然变湿了的位置。毛片还在放,我们依然红旗不倒,但更期待老刘的帐篷又被撑起来。如果他再次又去洗手间,我们就跟上次一样一人抓手,一人压腿,一人拉裤子,这次因多了一个人,剩下这个人就负责把他亿万孩子送他嘴里去。
  后来有一次老黄和老何两个人在看,老何爸爸起床看到了这情景,一时没法转过弯来,最后憋屈地憋出了一句话:“别看这个啊,看这个不合适啊。”然后老何回了句:“知道了,你快睡吧。”也就了了事,不知道那会老何他老爹会不会憋出内伤,如果我在场,我肯定不知所措,还是佩服老何的淡定,尤其是老黄的淡定。其实我们都已经成年了,中国式的教育让我们一直对这个好奇,怪不了我们的。
  话题跑偏了些。
  BEYOND灵魂人物黄家驹那沙哑的声音,摇滚的音乐,贴近青春梦想坚持不息的歌词,让我们四个人走在了一起,我们有时也会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唱哭了BEYOND的歌曲。所以电影响起黄家驹的《海阔天空》时,远在上海的我,心情一下子翻山倒海。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也是因为这首歌再看了一遍《中国合伙人》,也因这首歌,更想写下这篇文字。所以,有时候想想,我并不是不能写了,而是老是要有一些触动心灵的东西才会去写,哪怕是写通宵。而这篇文字,就是因为《中国合伙人》里面的人、里面的事、里面的歌,时刻触动着我逝去的青春念想。
  那是成东青和王阳赚的第一笔大钱去KTV发泄的情景。
  至今为止,我、B黄、老何、老黄好像谁都还没赚到第一大钱,我希望我可以赚到,然后我也要拉他们去深圳最好的KTV,吼出《海阔天空》:“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OH……NO……,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也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然后再次集体抓一抓老黄那因为年纪大了肌肉变成肥肉后有点下垂的变成36D的胸部……
  36D,老黄的老婆真他妈的幸福。
  因为我们都会跟老婆说:“老婆,对不起,给不了你欧美人的粗壮。”老婆会说:“老公,对不起,给不了你欧美妞的壮观。”而老黄一定可以跟他老婆说:“至少,我给得了你男人般的享受。”
  都意淫去吧。
  B黄是对BEYOND最着迷的一个,我们自叹不如,他说过如果他将来的儿子不喜欢BEYOND的话,就要揍死他。如果黄家驹泉下有知,应该是可以瞑目了。不过我们很奇怪的是这话他在高中的时候就说了,很难明白他为什么可以未卜先知自己将来一定生儿子。我想在这跟他说:你丫的小样,凭什么你生的小孩就是带把的?
  忘了提一下,有个老施也喜欢BEYOND,我们一起在高二的时候为BEYOND办了几份报纸,里面有关于BEYOND所有的新闻,我们那会没有条件搞什么电脑打字排版打印出来,老黄自认写字好看,所以基本都是老黄手抄,然后跟热爱BEYOND的同学们收取两元打印费去打印。当时,开店帮我们打印的老板也是BEYOND的歌迷,便一半收费一半免费地帮我们打印出版。但他这老板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老板,五六十份的打印费还是承担不起,最终也让我们办了几版后就不再办了。所以在他这里完全可以把老板的定义表现出来:所谓的老板,即是又老又死板的意思。
  说实话,我们就算再跟BEYOND的歌迷同学收费多2元,在当时也是可以实现的,也就解决了那老板的压力。只是,我们还是学生,高二了,得拼高三,争大学了。很多的时候,成东青是点烛看书,我们则是熬夜进行题海战术锻炼。
  电影里面“孟晓骏之书从不外借”,其实在我的高中生活中也是有这么一个人的,他叫老洪。他高大肥胖,屁股大得一坐下去整个厕盆就被淹没。他的书在我的印象中是最难借的,在当时我算是他最好的同学,只是上高中后跟老黄他们走得更近了。我也很难跟他借到书,而且最为悲催的事情是每一本经过他手的书基本都被摧残得不成人样,尤其是教科书,你很难想像老师的板书都被他抄进了教科书,而且是一字不落的用他那小学生般的字体在教科书上所有空白的地方记录了下来,然后反复翻看,一直推残到书本报废。有一次化学老师看到他的教科书,头摇得直想掉下来,说了句:“这书已经废了。”一直到他考上了中山大学,我就再看不到他是否虐书了,小学生字体的这种优良风格他还是继续保留的。
  借不到孟晓骏的书又想成为孟晓骏的成东青为了一年看完800本书,通过王阳从女管理员那里骗来的一把钥匙偷偷地在图书馆进行他的攻书生活。仅仅是一根粗大的蜡烛,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坚持与努力。我一直想要一副近视眼,因为那样会让我看起来比较斯文。但无奈一直不能所愿,我也不愿意故意的没价值地获得一副近视眼。看完这个情景,我想,如果我也那样子努力,也许近视眼马上就来了,而且,也是有价值的。
  其实成东青想成为孟晓骏的想法,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在读书时代想过成为某个优秀学生的。我们会留意他们的一举一动,比如上课玩弄圆珠笔的动作;比如学习他们手肘撑桌,手掌托腮思考问题的样子;比如他们上课回答问题,上讲台在黑板上奋粉直书的样子;等等。不过那个时候我们想的仅仅是想获得跟他们一样的成绩。甚至我们也模仿老师,尤其是我们的英文老师,只要他一说:“OH……”我们后面就一定接“My girl fridnd!”我相信,那个时候的成东青也只是为了跟孟晓骏一样,想跟他一样很懂英语,说出来的英语不再是被人认为是日语罢了,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日后的这种态度这种博学是可以成为日后经济的来源的。
  成东青在图书馆偶遇苏梅,当他与王阳和孟晓骏成为朋友后,王阳与孟晓骏帮他追苏梅,抱着电线杆的成东青刚开始踩在梯子上,当发现苏梅走过来的时候,王阳把梯子拿走让成东青成了悬空,以致成东青只能右手紧紧抱着电线杆,路灯穿透了他左手极力往前伸平提着的一个穿了孔的秃顶圆纸筒,在路灯下圆纸筒的阴影与灯光设计成了“LOVE”字投在地面上。这个情景我很喜欢,因为我没用过,我也没见过,也许其他人早就知道了这个IDEA,或者在某部电影上有播过这种表达方式的泡妞手法,那只能说明我是OUT了。但是我实在佩服那个时候的他们能想出这个法子,起码在我看来是极具浪漫与创新的,起码比起我悲催地去摘菊花送女朋友的方式要好。别笑,我其实在泡妞之前是真的真的不知道菊花是用来送死人的,不然我就会转摘百合花送女友。也别笑,我知道百合花是送亲人的,也送死人的,但没办法,玫瑰花不知道哪里有得摘,而且百合花女孩子也是喜欢的。
  把思绪转回电影,电影尾声苏梅低头笑脸走过的特写,其实也说明了那个时候的苏梅其实是认可成东青追她的方式的。电影里面成东青强吻苏梅的时候苏梅一直叫着:成东青,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我也在电影外面叫着:黄晓明,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主演这部戏,而不是我?因为我比你缺钱啊。
  成东青用土鳖的勇气以及得肺结核停学一年的代价征服了苏梅,王阳以被LUCY睡了的方式交了四年的外国女友,还在即将发生儿童不宜的当时说了什么“LUCY,这在中国是犯法的”的鬼话,他妈的明明他自己就已经在脱衣服了,还他妈的叫得那么销魂,真想一巴掌拍死他。至于LUCY也是经典人物,说什么:“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中国男人身体”,白痴才相信她只上过王阳一人,这LUCY,跟我们读书年代的LUCY相比,真他妈的虚伪啊。至于王阳那个身材如果是最美的话,他妈的我跟老黄当时高中时代的身材足可以媲美施瓦辛格。孟晓骏不提也罢,命好,一直有一个紧紧跟随他跟他风雨同舟的妻子。
  但无论如何,王阳与成东青的恋爱结局让我想起了毕业就分手,或者毕业不久就悲催的爱情故事。女人常说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男人也要常说宁可相信男人不会出轨,也不要随便相信女人那两条破腿。那啥,跟那啥,不就那点破事儿,你来我往,公平。
  成东青强吻苏梅的画面让我想起当时大学里面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老余,他用强吻的方式获得了一个师妹的芳心,但是却因为强吻后的第二天对小师妹冷淡的态度导致小师妹说:“本来我决定跟你发展感情的,但你今天对我的态度让我收回了这个决定。”然后老余伤心泪流,不为别的,他当时实在不知道这招会凑效,以为小师妹以后就不会理他了。所以他很伤心为什么当时只仅仅是强吻,如果强上,第二天的态度不管是她还是他自己,这段感情也许可以维持四年,而且不会得肺结核。
  我问他当时在哪强吻的,他说是在老校区的她宿舍楼下的一个角落。我当时就跟他说的你妹的你在某个角落强上她的话那叫强奸,如果那妹子声音叫得销魂引来观众的话,那叫当众表演!现在想想,你大爷的当时你如果强上今天应该要去牢里看你并问候你最近大便是不是粗了点。
  但是当时的教训还是让他印象深刻,所以第二次他去泡另外一个同级女生的时候也是用强吻的方式。那晚吃完火锅,他送那女生回去,怎么吻的想像不到,只是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大瓶可乐,我们以为他成功了,买来庆贺,但看到他脸上的十个火辣辣的手印,我们只能强忍着笑声,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没事,再接再励!”然后倒可乐喝的时候,老吴喷了出来,小吴呛了喉,我则是可乐从鼻孔冒了出来……
  我们高中的时代好像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我们四个人除了B黄完全抄写黄家强的一首《爱你一切》去泡妞结果被拒绝外,我和老黄、老何皆没泡妞。哦,错了,老何还是有泡过妞的,而且还是挖别人墙角,结果他挖到了,但最后还是良心发现,没有进一步动作,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因为他包皮过长。但我更相信,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一切出发点,还是只为了那张大学通知书。
  高中的恋爱是很单纯的,我们班上的两个恋爱的同学仅仅是简简单单地手拉手,吻一吻,晚自休后在学校逛逛校园,一直到高中毕业也没有发生像苏梅在出国前一天把成东青睡了的情况。如果时光倒回11年,老何也许会把那个女的给睡了,B黄依然一个睡不成,我和老黄基本没女可睡,就更别谈女同学把我们睡了的事情了。所以毛片看再多,我们依然只是拥有一摄毛,没有女人可言。
  不对,还是漏了提一件事,B黄还是幸运一点,起码他在快毕业的时候抓了一下一个女同学的胸部,回头还跟我们说那女的胸部太小,没意思,我们真想一脚把他踹死。
  也许是单纯吧,我们四个人在高中毕业前一直还是处男,真正的处男。老何、老黄、B黄都没了初吻――高中没泡妞,不代表初中没泡妞。而我,还保留着。
  有一个女生在1999年即将奔向21世纪的最后几分钟跟我说我的生日礼物要什么,因为21世纪到的第一天就是我的生日。我当时有点蒙,正确点说是单纯,他妈的单纯到没有想到只有她知道了我的生日并且特意会来问我想要什么礼物,这意味着什么我现在可是明白得很。但我忘记了说了什么,因为到后来她只送了我一句生日快乐,而且从此以后只是同学。换作现在,我一定会跟她说:“把我的初吻毁灭掉吧。”
  至于在大学时代,我们就不那么单纯了,毛片是会落实在女友身上的。但在我第一次进行儿童不宜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毛片里面的人是身经百战的,而我是很悲催地连正确的方向都找不到,必须开灯,认真找地方,分析正确切入点。至于老何、老黄、B黄是不是跟我一样,我不清楚,只知道大家的第一次都差不多相同的就是,都是没几分钟就缴械,然后一个晚上可以猛如狼,恶如虎,此处省略一千字。
  然后老吴、老郭等一班师兄为我煮了庆功粥,恭喜我真正成为男人,之所煮庆功粥而不是喝庆功酒,那是因为当时去买酒的地方实在是太远了。我他妈的变成男人还被搞仪式,回头想想真他妈的比老敦跟他女朋友把床搞塌了还悲催。
  所以当我看到电影中关于远在美国的孟晓骏寄了本毛书让成东青可以带着批判的眼光去阅读时,让我想起了在当时对毛片是什么都不懂的我应当感激当时的老黄、老何在高中时代就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男女的鱼水之欢,但是唯一不佳的地方就是他们没有现场直播地教育我,让我的第一次走了不少弯路。这点还是得恨他们。想当初老何搬板凳站上去偷看老刘快活的时候,我还他妈的只能在床上意淫。
  我们的高中年代啊,其实泡妞绝对可以是我们生活中很精彩的一部分的,只是我们光花在考试上了。

  痘子乐
  2013-6-20校稿完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even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