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寻求出版说明:
  这篇文稿约二十万字。

  作者联系方式:15077821694 xxyymm3721@126.com
  一、短小篇幅:
  王小波:古希腊美的三项原则的第二项,形而上学原则,对于一般读者来说,比较陌生。为解释形而上学,作者引用了柏拉图《理想国》中的那个典型例子。说世界上的床,一共有三类,第一个是上帝创造的床,没有实体,但存在于自然中,且只有一张;第二个是木匠制造的,实实在在的床;第三个是画家创造的床。画家没有创造出具体的床,然而他画得那个东西,你没有办法不叫它是床,于是人们用形而上来描绘画家从事的这个活动的雏形。后来,形而上就更进一步抽象起来,典型的是中国的龙,就是用形而上生产的。现在,请你再说个形而上原则的段子吧。

  谢玉民:伊壁鸠鲁学派的美学思想,根据作者的观点,也不成体系。有一个在现代人看来有点荒唐的看法,他们有人竟认为人是从鸟那儿学会唱歌的。这不禁让我想起祢衡的故事。
  有了这些鹦鹉,曹操特别高兴,因为一回到住处,这些鹦鹉们就朗诵曹操的《观沧海》等名篇。听过几次后,曹操忽然突发奇想,问,你们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诗?鹦鹉回答,祢处士教的。曹操问,祢衡教你们这些做什么?鹦鹉回答,他想唱歌,于是我们教他唱歌,作为回报,他教我们朗读诗歌。曹操听后,哈哈大笑,说,看来祢衡不是一个书呆子,他教授的的鹦鹉居然懂得市场经济。那我再问问你们,知道那首《观沧海》是谁写的吗?鹦鹉们听后说,知道,奸贼曹操。曹操听后,脸涨得通红,刚想发怒,忽然想到这些鹦鹉是刘备派人送来的,可鹦鹉自己却说那些话是祢衡教的,觉得这里有文章。于是把这些鹦鹉送给了刘表。
  黄祖得到鹦鹉,大喜,认为这是刘表对自己的厚爱。遂把这些鹦鹉当祖宗似地供养起来。没事时,不厌其烦地陪它们说话。时间一长,黄祖发现这些鹦鹉竟能分析天下大事,于是问它们,你们看,本人的才学如何?鹦鹉们不回答。黄祖大怒,你们再不开口,小心老子煮了你们下酒。一个鹦鹉听后哆哆嗦嗦着说,您就像庙里的佛像,虽然受到祭祀,却无灵验。黄祖听后,暴跳如雷,命人烧油锅煮鹦鹉。一个鹦鹉见状,大喊,祢衡害死我们了,祢衡害死我们了。黄祖一听,怒问道,这与祢衡有什么关系?这个鹦鹉答道,我们所说的,都是祢处士教的。黄祖一听,马上命人去请祢衡。他告诉送信人,只对祢衡说我家主公黄祖想请先生到江东填词作赋。
  王小波:你可真能瞎编,竟然将祢衡化作一只鹦鹉,这让罗贯中先生知道,说你糟蹋他的名著,非起诉你不可。
  三、长篇段子:
  小邓接到美国朋友的电话,朋友问小邓能否帮个忙。想到朋友在美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个忙一定很难帮。于是小邓的心立刻揪起来,问朋友,有何指示。谈不上指示,美国朋友扑哧笑了,说,我哈佛有一同学,是研究社会学的教授,对中国文化特别感兴趣,想到中国作一项研究,你能否提供一些帮助?奥,这倒没什么难的。小邓在一所著名高校社科系工作,以前自己也开展过许多社会调查工作。一句话,轻车熟路,于是小邓把声调提高了两度,说,No problem.
  这个But一出口,小邓的刚刚放下的心重新揪起来。小邓在美国读博士,几乎知道but的所有用法,因此,他知道这个but就是麻烦的开始。
  美国朋友爆竹似的解说那个哈佛教授的意图,小邓只是听着,一直不做声。美国朋友说的时间长了,也许是自己意识到小邓不回应,就hello起来。小邓听到Hello,忙说你接着说,我听呢。那你让他什么时候过去?听到朋友的进程设想,小邓心中暗暗叫苦。八字没一撇呢,人就要来了。想到刚才已经说了大话,于是小邓说,我联系好之后,给你回话,如何?朋友听后,一顿山姆大叔式的感谢,两个人又聊些别的话题,挂断了电话。
  拆迁这个话题在中国太敏感。其实在其它国家也一个样。钉子户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最大的钉子户,却不在中国。最牛的“钉子户”或许在日本。由于居民不肯搬迁,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1号跑道拖延十几年才完成,2号跑道无法修到规定长度屡发起降险情,3号跑道则迟迟停留在图纸上不能动工。而且,由于这些钉子户就是不肯迁走,成田机场是无法提供夜间起降服务的,因为根据规定,夜间起降,影响到了这些没走“钉子户”的休息。
  赵大宝现在是城郊区拆迁办的副主任。在同学当中,他虽然不属混的最好的,但也是牛人了。每逢同学聚会,必定是赵大宝做东。如果有人敢张罗着买单,赵大宝就会冷脸与你辩论个没完。时间长了,大家也都知道他那个熊样,于是买单全找赵大宝。
  想到自己要开口求赵大宝,小邓自己的感觉,像有生第一次接客的妓女,浑身鸡皮疙瘩。没办法,为了美国人民的嘱托,卖身吧。
  哈佛教授乘坐的飞机由于雷雨的影响,到达首都机场时,比图定时间整整晚了三个小时。小邓无所事事,就在机场候机室里的电脑上浏览新闻。想到接的这个教授是哈佛的,小邓于是翻到哈佛主页,认真阅读起来。在师资栏目里,材料介绍说哈佛的师资国际化背景广阔。还说哈佛的教授,纯美国人的比例在同等大学里是较低的。网页上还罗列了一些教授的名字和他们的籍贯。突然,小邓发现有一个教授的名字,与他接的那个教授,都被称为司德芬孙,不过这个介绍说司德芬孙是个美籍华人。心里嘀咕是不是一个人呀。于是就给美国朋友打电话。回答是的。于是小邓的另一个担心又落了地。
  见到哈佛教授,小邓内心暗笑起来。这不是标准的中国人吗?小邓说,How do you do! 教授大笑,说,都是中国人,咱们说汉语。接下来两个人在车里简简单单地用汉语聊了几句。教授的汉语水平,比小邓还高。他告诉小邓,自己在北大中文系本科毕业后,到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读硕士和博士,毕业后曾在联合国工作两年,然后到哈佛教书。
  敷衍完哈佛教授,小邓立刻打赵大宝电话。转达了哈佛教授对赵主任的谢意,并说哈佛教授有意在本市的秦淮酒楼设宴,隆重宴请赵主任,不知赵主任是否赏光。赵大宝听后,标准的活宝笑声立刻启动,说,你告诉哈佛教授,把美元换成人民币,我们这些小地方的酒馆不认识美元。然后,不三不四的玩笑开了一大堆。突然,赵大宝说,这些日子实在是没有时间,等过后有机会再说。这样吧,你让哈佛教授明天到我办公室来,我看看他长啥样,到拆迁区是否会带来和谐问题。
  赶紧给哈佛教授打电话,说明天去拆迁办。哈佛教授一头雾水。刚才还让我歇息一下,一会儿功夫就变了。也许都是中国人,知道有些事情不便问,就说明天见。
  才八点,整个拆迁办就像春运的候车式,人声鼎沸。会客室里就哈佛教授和自己,为了不冷场,小邓开始找些话题与哈佛教授聊天。几个问题问下来,小邓感到自己就像与一个腼腆的大一新生在一起。哈佛教授总是回答,Yes, No之类的。于是不出二十分钟,小邓的题库库存就告急了。两个问题之间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终于开始趋近于无穷大。于是两人开始默不做声地各自想自己的心思。小邓虽然自己觉得很尴尬,可哈佛教授的脸上却绝读不出小邓的这种感觉来。这使小邓忽然想起一部小说的故事情节。那篇小说名曰《午后四点》。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退休的教师。这个教师年青时就向往一种隐秘的生活,希望过一种没有汽车、没有电视、没有邻居、没有应酬的乡村生活。终于,在他退休后,他把这种生活方式变为现实。他与夫人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乡间买了一套房子,并立刻搬过去居住。刚开始,他们发现这所房子及其给他们带来的生活,正是他们多年来梦寐以求的。当他们平静地生活一段时间后,突然一天下午四点,有人敲门。主人公打开房门后,发现一个老人站在门前,他说自己是他们的邻居。于是男主人公客气地把他请进屋里。小说主人公认为,这是邻居对自己的礼节性访问。面对主人殷勤的招待和善意的问候,这个邻居居然没有一点感激之情。是的,一点都没有。就好像主人公是他抚养的儿子似的。更让他们吃不消的是,这个邻居的到访,根本不是礼节性的,即从那天起,每天下午四点,准时到来,敲门,把大衣递给我们的主人公,然后坐在沙发上,心安理得地喝起主人奉上的咖啡。对主人提出的各种问题,一般只作是或否等简短回答。干坐两个小时,到六点,起身离去。为了驱赶走这个讨厌的邻居,小说的主人公使尽了各种办法。当然,这里引用这个故事,不是说哈佛教授也这样令人讨厌,而是说,小邓觉得自己坐在会客室里的感觉,就像小说的主人公似的。因为小邓发现,小说的主人公只尴尬两个小时,而小邓和哈佛教授,一直等到午时来到,会客室的门才被打开。进来一工作人员,请小邓和哈佛教授去用餐。
  第二天,还是八点,小邓和哈佛教授就到达了赵大宝的办公室。赵大宝不在。小邓打他的电话。赵大宝说今天拆迁现场有些紧急事务,他必须到场,让小邓和哈佛教授在会客室里等等。放下电话,小邓和哈佛教授就被工作人员安排进了会客室。还是昨天的那间。哲人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有人说,这种相似是由人性惊人的相似造就的。由于昨天的经历,小邓和哈佛教授一进会客室,就开始各想自己的心事。不知哈佛教授想的是什么,反正小邓情不自禁地想起赵大宝昨天就餐时谈论的故事和拆迁话题。小邓把那个故事在头脑中整理成了一个短篇小说。大意为,有个拆迁户,家庭基本情况是,老两口,三个儿子,两个姑娘。老两口是近亲结婚,三个儿子都是瘫子,两个女儿都还正常,并且都嫁人成了家。也许是这家人早就闻到了拆迁的美味。两个女儿结婚时,女婿都把户口迁到了丈人家,加上两个外孙,老汉一家十一口。这在当前中国,绝对是大家庭。人虽然多,可老汉的房子只有不足四十平,破旧不堪。所以两个女儿及她们的小家其实不在这里。拆迁工作政策性极强。人家户口上有这么多人,就得酌情安排。拆迁办研究后,决定给老汉两套商品房。老汉不答应。他要四套。两个女儿各一套,三个儿子一套,老两口一套。双方都觉得对方要求过高,于是僵持不下。结果整个拆迁区最后就剩下老汉一家。拆迁区所在政府和开发商都很着急,不停给拆迁办施加压力。一般来说,在拆迁工作的尾声阶段,很多拆迁地方政府习惯于动用强制力量,进行暴力拆迁。不过对这个钉子户,所在地政府有些投鼠忌器,害怕弄不好,惹出拆迁绯闻来。毕竟,那三个瘫子就是十足的新闻编织材料。足以吸引眼球,博得同情等。但拆迁办也不是吃醋的。有智囊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委托地方政府,找一个慈善机构,到社区进行一项社会慈善捐助。那些托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着老汉把他的三个瘫子都送到一家医院去做病理检查,只剩下老太太一个人在家看守。于是一批事先准备好的人员冲入他家,将老太婆强行搀走,所有家具,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抢运出来。然后推土机一到,老汉的家即刻夷为平地。当然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赵大宝他们那里。赵大宝给秃头讲这个故事,是在启示秃头在拆迁工作中,要做到放下包袱,开动机器。赵大宝有句名言---拆迁户永远也不会满意。每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一个哲学教授在讲解马列著作时所宣称的,资本家的贪婪是无止境的,一样的口气。所以说,赵大宝最后对秃头语重心长地说,永远,永远,不要心存恻隐之心。说完这句,赵大宝哈哈大笑。回味赵大宝的笑声,小邓不禁想起大学时的一则轶事。班级参加学校的话剧大赛。同学们集体创作了精忠报国。不想,选定角色时,分派秦桧有点困难,大家都不喜欢这个负面角色。最后,是赵大宝自告奋勇,担任秦桧,才使得话剧排练工作得以顺利进行。比赛结果是,小邓班获第一名,而且得分远远高于第二名。除了创作主题比较有意义外,大家后来把成功归结为当岳飞被害死时,秦桧的那声哈哈大笑。有人说,即使是秦桧再世,他也得向赵大宝学学这声绝响。比赛结束后,赵大宝获得一个新的绰号,秦大爷。也许是秦桧这个形象给自己带来了荣誉,赵大宝以后再谈论这个话剧时,总会多多少少给秦桧美言几句。譬如在那种体制下,即使不出秦桧,也会出张桧,李桧,赵桧;没有我秦桧的卑鄙,怎么显示你岳飞的伟大?于是,这场活动,及其过后产生的议论,使赵大宝在学校的知名度急剧上升。据说,他的老婆,外语系的系花,就是这次活动赵大宝获得的副产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