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生“瑜”,“亮”却无处寻,奈何奈何!

李银河博士向政协,人大的关于同性恋者可婚的提案让同性恋者组织现实的婚姻又迈出了实际而又踏实的一步。虽然梦越来越近了,可是我却越来越害怕了。我不免心生唏嘘,既生“瑜”,“亮”却无处寻,奈何奈何!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我常常在想,这个世界上或许真正能懂得你美丽的人是没有几个的,千里马也常常骈死于“奴隶”人之手。我想我的美丽只有爱我的人才能欣赏,他会懂得钻石与玻璃的区别,有一天,我会不可救药地爱上他。他既是我的伯乐,也是我的诸葛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teen + thre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