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贪(转载)

  <一>
  花店里的鲜花甜美喜人,也贵得离谱,但是,仍有那么多的傻瓜,在今天为了她们的一笑,趋之若鹜。和彼时的你一样。可是,此时的你,会在哪呢?
  今天是2月14日了,西方的情人节,是我们相遇的第366天。你说喜欢我的第173天。亦是你说那些话的,第172天……
  我是怀着如此羞涩却执念的心情,于这个你陌生的城市,默默地,为你坚壁清野!
  “轰”
  烟花!烟花!
  但是我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低估了你!
  你的乖,你的坏,你的所有对白,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满天飘散着有关于你的记忆碎片,听从了时间的安排,一片一片,慢慢接连……

  2009年的2月13日,我在一个KTV里开我17岁的生日Party,那时的我还没遇上你,和很多的女生一样,每天想着逛街和裙子,舞台上演着懵懂的青春戏,悲情的色彩不曾弥漫在我的天空。
  很久很久后,久到我的骨髓都会为你而痛的晚上,我设想过,假如时间能倒退给我个机会让我选择的话,我会不会选择与你避而不见呢?我透过指间微开的缝隙端详了黑暗中的蝴蝶,不会的!纵使我明知道遇上你的结局只有使自己陷入无尽的深渊,但我人不会选择错过你。我说不清这是为什么,我只知道,当一切的假设会把你生生的从我生命中扯出去时,那么,那个假设便不存在。
  我呆滞的站在那,我想,这一眼有个很美的名字――一见钟情!
  我不怕,一点儿都不怕,我不知道哪来的笃定的力量,莫说你身前是一堆冥纸的火焰,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誓死跟随。
  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说,从画卷里走出来的美女你好,我叫陈泽。
  悲哀吧,就一眼,我的智商变成了零。
  所以,大笑完之后你拉着我的右手,一笔一划的写下‘陈泽’二字,问我,看清没?
  隐隐的,手中似乎刻下了这两个字。
  是啊,你转过头来!先前的我在你写字的时候借故配合你早已没做你对面了,我们紧挨着,你身上清新的味道挑逗着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你的名字呀。
  名字好美。你赞美道,却在下一秒口不对心的嚷嚷,没看清没看清,画卷MM,重写。
  我忘了我写了多少遍,只记得你第四次在我写完‘青’字时叫出你那句不变的嚷嚷后,才良心发现般说,好了好哦阿勒,画卷MM你太单纯了,我实在不忍心你再写下去。
  为什么在这?我总得有知情权吧,不然我人生的轨迹变道找谁负责?
  夕阳落下了山头,我们处在这被城市遗忘的角落,身边的冥火成了唯一的光源。
  你生日啊!
  我点点头,为你细心发现我嘴角的奶油。
  我乖乖照做,幻想着仓促间你会送我什么?许是树上的嫩芽,许是一个玩笑。
  一声巨响打破了我的幻想,也让我睁开了双眼。
  你走到我面前,说,生日快乐,喜欢吗?
  静溢的夜,我辗转难眠,开了灯,透过窗,依稀可以描出你送我回家后我在这看到的轮廓。
  <三>
  你昨晚说过,你家有家琴行,近水楼台,我当然优先考虑你,顺便邀请你过来和我们玩下,可以的话我们也来凑下。你很好说话,我刚露出个意思你就开始当起了搬运工。
  你翻了翻空空的口袋,跟我哭穷,没钱啊画卷MM。
  顺势挽起袖子,做搬运状。
  你跑进花店拿起一束玫瑰,问老板什么价,老板开口说一百,你惊讶的‘啊’了一声,老板涨价到了一百五,你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又回了一句‘什么’后价格已飙至二百,你再想说什么时老板明显有了涨到二百五的趋势,你赶忙掏出钱包拿了两张毛爷爷甩给老板飞也似得跑回我身旁。
  你把花儿塞进我手中,饶有经验的说,求婚一定不能选情人节这天。
  你委屈的撇撇嘴,孩子气的模样,真想把你抱进怀里任你撒娇,谁知你却一个爆栗给我,说出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铭记的话。
  我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尽在咫尺的你,脸一下子火燎火热。昨天见到你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样才能成为你的新娘,别说花了,只要你开口,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陪你去流浪我也欣然前往。
  一路上你尴尬着,我偷笑着,手上的花儿因你的一句话而变得价值连城。
  原本我是打算用维护我家东西的态度来好好保护他们免受伤害,可你这句话,无疑是直接宣判了他们的死刑。我只想到,他们若是损坏了,我就能持着你颁布的圣旨冠冕堂皇的入住你家。
  路过的师生一脸暧昧的打量着我们,他们的眼神仿佛在说,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你一口喝完了奶茶,再叫我把花儿放回家去。
  我嘟嘟嘴,找了个借口,今天手上没花可是很没面子的。
  你有点不放心你家的那些设备,站起身,我也跟着站起,如影随形,却被你一把按回座位,耳边传来你温暖的声音,天冷,在这等我。
  我一步不敢离开的坐等你回来,不住的往门口看,像是等丈夫回来的小妻子。可我怎么也没想到等来的会是你受伤的消息。
  什么?我大叫一声。
  我手中的花儿掉在地上,双目无神,这一刻,我甚至有了想死的心。
  我询问的眼光瞟向你。
  你额头上黑线直冒,重心不稳,险些跌倒在地。
  我摆弄花儿手定格在那里,无语凝噎。
  <四>
  我好脾气的让着你,谁叫你是我认定了的那位呢。
  我把几碟你爱吃的小菜摆上桌,装作满不在乎的语气说,既然把我说的那么好,我吃点亏,倒贴给你算了。
  然而,你没有往下接话,我心中那一丝丝温热慢慢变凉。我们俩安安静静的,像是同在一桌的陌生人,彼此小心的吃着饭,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你勉强喝完一碗鸡汤,留下一桌几乎没动过筷子的菜。如今的我慢慢体会,细细陈述,不知那算不算是别离的铺垫。
  一周,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例如,你只抽出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去了一个离我千里之遥的城市。你解释说,我过几个月回去,走的时候不和你说是怕你难过,我不想看到你的流泪的眼……最近好吗?
  匆匆的挂掉电话,泪水决堤,湿了脸。
  我一个人在家,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的煎熬,没有笑没有闹。我从你的话中知道,你心里有我。于是我在等待中期待,期待你回来,还我爱。
  你的声音有些疲惫,说,我回来了,就在你家楼下。
  我紧紧地抱着你,有种失而复得的美好。
  你小心翼翼的推开我又用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我眼角的泪,说,我的画卷MM是不会哭的哦。
  你的眼中有我看不懂的琉璃,所以我不急着逼问这个可有可无的问题,仍凭你拉着我的手一言不发的想河边走去。河畔的凉亭里,夜风带起意思闷热,八月的雨又要下了。
  我木讷在那,终于知道你叫我画卷MM是什么意思了,原来源于此画,那画轴中的女子,和以前的我没遇到你的时候有种莫名神似。快乐,无忧,相信世界有童话。
  可是……
  可是,我要订婚了!
  雨一直在下,风始终在刮。我打了个寒颤。
  你刚才说,你要订婚了,她却不是我。
  你把我抱进怀里,这亲密的姿势,尽管能听到你的心跳声可我怎么也看不到你的表情。我害怕了,使劲挣开,你却抱得更紧,不容我半分反抗。我渐渐安静下来,在你怀里,至少还有你残留的温暖。
  十二点的钟声想起了,七夕节到了。
  我趴在你的胸口上,说,七夕了,我要玫瑰。
  又是等着,上一次我等到你受伤的消息,这一次怕是换我了吧,将要受更大的伤,心伤。
  我努力不去涉及那个话题,在这个潮湿的凌晨,牵着你的手,从表面上说,我们还是很像一对情侣的,不是吗。我脑袋靠在你肩膀上,这一刻,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宾馆里的大房间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今天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呢,我记得你抱着我,我就无比安心,我以为我睡醒了就会只是梦一场。
  聊聊几个字,你写的,为何诉说的是我的绝望?
  然后不给你说话的机会,转身进了你家。
  你们在无名指上互换戒指,我魂牵梦绕的画面啊,看到这,我坐倒在地,脑海里跳出一句本该洒脱应我身上却十分凄凉的一句话。
  我不打扰这儿的欢乐,一个人来,一个人走,踩着七点整的贺词去了外边。
  你们是青梅竹马,她有是你妈妈生前最喜欢的女孩子,你们的这场婚礼,在我们还未相遇之前的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注定了的。
  我败得一踏涂地,败得惨不忍睹。
  过了有那么些时候吧,宴会散场,人走茶凉。
  我说,我肚子好饿,一天没吃了。
  我问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抱我了吗?
  我便自私的想,要是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多好,我就可以永远窝在那你怀里。
  你把我放在餐厅的椅子上,叫来了一桌子菜,说,吃点吧。
  我笨拙的用左手夹菜给你,你带着疑惑和担心扳开我紧握的右手。
  我说,这是墨水手绘的,只能保两个月,放心,以后我一定问一只永远不褪色的蝴蝶。
  我摇头说不是,因为电视上都演,傻女孩有幸福,所以我不是。
  我拉了拉你的手,小心的和摸珍贵的青花瓷一样。
  良久,你才回答,我喜欢你,可是,我们不会在一起。
  爱。
  夜深了,我们走出餐厅,你说要送我回家,我说不必了。
  你不再坚持,说,好。
  你要幸福!
  一步,两步,三步……十七步。
  上一次我耗尽了一生的心血,这一次,我灰飞烟灭。
  在火车站我收到了你的一条短信,你说,总有一个男孩,许你一世欢颜!
  你说会有一个人许我一世欢颜,好好听的祝福啊,但是,我的爱情消散在那八月七夕晚上的大雨中,再也找不回来了,别人的欢颜我不接受也是徒增惘然罢了。
  <六>
  2010年的伊始,我漂流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这里,也有一条河。
  可她,到死也还是一个人,她的故事,无人知,也无从知。而幸福于我,那只是云烟,就像烟花,只有那么一眨眼的光阴。
  陈泽,我爱你!
  午夜十二点过了吧,看来,有些东西又要改变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nine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