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第一帖求鼓励《在4481上遇见你》

第一章
  2010年3月3日,阴历正月十八。我离开家准备出发前往天津,当然那个时候自己没想到会在天津待这么长时间,而且竟然幸运的在这里找到了很久没有的归属感,很多人都知道,一开始,我一直都以为我会在不久以后前往青岛的。
  人生有很多不期而遇,好了,我不过多形容这种不期而遇的美丽和魅力。总之,在我去车站服务台询问车次和时间然后自己甄选之后,我决定坐以前从未坐过的4481车次。
  等车的人群浩浩荡荡,这点到了上车的时候显现的尤为突出,因为还有至少几百人没上,而车厢里已经紧凑的没有一丝空间了,这不是夸张,是真实。我们被列车员在后边推着背硬挤上车-――也没人管这个了,只要上得了车,不影响出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她听到我的询问,慢慢地回过头,窗外的阳光照进来,打在她的脸上,映出她脸颊美丽的轮廓,我逆着光朝她看去,她的脸颊似乎散发出着晶莹而柔和的光芒,她的眼睛大大的,很深很有灵气,皮肤很白,和阳光呼应在一起,竟隐隐有一种纯净甚至圣洁的唯美感。火车的轰隆声在我耳边不断呼啸而过,这一刻,我忽然觉得自己像是见到自己信仰的女神的凡夫俗子。
  我想此时我的脸上一定正气盎然,所以她仔细看了我以下然后俏皮地眨眨眼睛,好吧。然后她拿起自己的包坐到了里边的座位。我把箱子扔到行李架上,坐下来的时候我认真的看了她一眼说,谢谢。
  谁都没有再说话,我们便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看着窗外,我承认,我一直在想着怎样去和她搭上话。但我这个人在美女面前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尤其是清新淡雅的美女面前,我说过,此时我的感觉就像是信仰某个女神的凡夫俗子,我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继续鼓舞自己寻找机会。
  窗外迅速变换着景色,转眼已经又过了几站了,我有点着急,同时有点泄气。看来我还是做不到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勇敢坚强。我有些懊恼的看着那个小家伙,他竟然也在看我旁边的女生,那叫一个认真,那叫一个肆无忌惮,难道喜欢美女是从小就有的品质,而与年龄无关?我暗暗叫一声羡慕,低头偷偷看了美女一眼,迅速低下头去。
  Ganga gangga ganga ^^^^^^^^
  我忽然想到我书包里还有一本青年文摘,这个似乎是一本让人觉得素养不错的书,我站起来拿出书,想修复一下自己的形象。翻开书的时候刚刚过了衡水站,火车开动的时候,女孩突然扭过头看着我,我一阵紧张,心也跟着很不争气的突突跳了两下,难道刚才形象修补工作起作用了?我真的要被美女搭讪了?然后我听到她清脆悦耳的声音,你好,………(精彩内容即将来临,待续)
  第二章
  然后我听到她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好,我想问一下,你知道还有多长时间猜到沧州站吗?我:…不知道……。噢,女孩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然后四处望了望,又低下头不再说话了。我觉得一个女孩子问这点问题我都解答不了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同时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上网好好看看这趟车的时间表了。
  列车员看了看表(负责人的列车员大哥),对我说了一遍。声音太嘈杂,于是我重新坐好对女孩说,到沧州大概还有三个半小时。然后顺便问了一句(善意滴),你是从哪去沧州。噢,谢谢,我是从石家庄上车的。你是去沧州上学?噢,不是,我来石家庄考试。考试,我有点奇怪,忽然想到学艺术的妹妹,问道,艺术联考?恩,你知道哦?
  我接着回答道,知道,但是你们还没过完十五就出来考试是不是也太抓紧了。
  那,考完了吗?
  那你们考试的内容是什么,累吗?我真是有点好奇。
  说到自己的专业,显然她也开始有了兴趣,最重要的是刚才的不愉快因为刚才的事情一扫而光了。我每天早上都能听到她们练嗓子呢.她补充道,同时眼睛里透露出同情的神色。真是个善良的女孩。
  不知道,这两天光交考试费就交了800.
  是啊,每个学校的考试要收200块钱的报名费。
  那这也太贵了,这根本不是来做招生考试的,纯粹是为了赚钱的嘛,
   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了。我决定换个话题,转起头,那个小孩的妈妈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对她笑笑,她也笑笑。
   那我先问问,你是哪里人?有玄机?
   那你可别多想,我说实话,我有点不喜欢石家庄。她歉意的笑笑。
   她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喜欢。
   租的房子,和一个同是艺术生的女孩。
   是啊,当时一下车就有好多大妈围上来抢着要帮我们拿行李……
   可是他们是为了让我们租她们的房子。她好整以暇的笑了
  
  第三章
  现在似乎离沧州已经不远了。
  我,去工作,我老实回答道。然后掏出手机上了QQ。你的手机QQ是那个版本。
  现在已经出来2010了。
   我的QQ已经登陆上去了,一个消息都没有,打开空间,一条新动态都没有。我看了看她的手机,手机不错啊,漂亮的三星滑盖机,挺适合你,你的QQ多少呢?
  恩。我坚强的回答道。
  吁,我长舒了一口气。你也登陆上去,我加上你。
  我们互相加上对方。她的头像是一个小猪的脑袋,关于这方面,磊哥(关系很好的,哈哈)研究过他说这个头像的一般条件不太好,要么传统,要么就丑啦。我在这里想说一句,磊哥,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你终于还是错了。
  那个,哎。我们同时说道。
  还是你先吧。她也客气。
  你先。
  呵呵。她用手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欢快的笑起来,真秀气。我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环视四周,发现那小孩他妈又在盯着我高深莫测的笑,于是我也不好意思呵呵笑起来。这样一笑也好,气氛顿时活跃起来。那你呢,刚才想说什么?
  她说到了我性格的七寸上,其实,我多么希望我是一个老奸巨猾,被人批评也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人啊。我现在已经不觉得这是脸皮厚了,这应该是心里素质好的表现。
  呵呵,是吗?她表情略带笑意和怀疑,纯真而带着些许坏坏的意思。
  是吗,她看着我,又是那种纯真又带着坏意的笑,我怎么觉得气氛这么怪异呢。
  我坐在那里面不改色,心中却思绪万千感慨不断,现在的青春期孩子脑子怎么都这么好使啊,真是早熟。这个问题就好比那个我和你妈掉水里你先救谁的问题一样,厉害之处就在于只要你选择两个极端任何一个答案都对自己不利,折中折的不好还得给自己扣分。我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我看着她,她眨着眼睛看着我,意味深长。于是我想了想,鼓起勇气说道,你的电话号码多少?
  对。我态度认真而且端正地回答。
  那名字呢?我继续问道。
  我一丝不苟的把她的联系方式存到手机上,然后抬起头,我想,现在我们应该算熟悉了。
  158XXXXXXXX。
  刘柏士。
  晕,是柏树的柏,在我这里念柏,士是战士的士。我估计家里也是希望我考个博士回去,可惜,我让他们失望了。我无奈的笑笑。
  哲理……^一^……
  这样一折腾,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两个人都逐渐放下了拘谨,开始讲起各自的生活。
  恩,我爸妈开车来接我了。语气欢愉。
  恩。她回过头看着我,有些不解。(张萍内心独白:我东西拿全了啊)
  我从窗户里看着她下车远去的背影,我们才刚认识四个多小时而已,可是我竟有了一丝不舍和眷恋,。叹口气把眼光收回来,扫过那个小孩母亲的时候,发现她又在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玩味的看着我。我嘿嘿笑了两声首先发言,一个女孩子,才18岁就一个人独自出来考试了,不容易。这个大姐赞许地点了点头道,确实不容易。然后她又看了看我,意味深长地说,都不容易,我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