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若英


  
  


  

_追忆似水年华


  

伊应是唱着歌子而来。是唱若诉,心语轻轻。听去,心随。落英纷然,清舞漫漫。顿时,世界寂静,芳菲叠,浅香暗。


  

样边走边唱的伊,直觉是真实自我的演绎,动情歌唱着内心的温婉、执着、宽容、孤单。一如大江南北皆与你齐合共唱的《后来》里,栀子花般的洁白温柔;《一辈子的孤单》里的寂清、释然、心宽、、、、、、


  

初识伊,却是前年央视8连播的人文剧《似水年华》里饰演的英。当时,自己是三十岁的年纪,依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梦想和心事。与伊,只一个抬眼相视,便已留驻我的目光,如一记春色绾结欢喜深处。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寻寻觅觅,欲言又止的欲放还收。些许的茫然、散发着的静寂、点点的疏离。让我轻易想到“空山新雨后”的安宁和翠碧。真真似晚来的秋波,空灵后隐着心语千千。只一眼,我就恍在彼岸。看伊顷刻,横泊来一片关于净澈、流动的盈盈一水,遗我在其间脉脉。


  


  
  

曾经那一段时间,全家唯我每晚定定地坐等《似水年华》播演。编导黄磊要讲述的是30岁龄人的故事,而我那年恰恰30刚至吧。


  

故事演来,却如徐徐展开的一幅江南水墨画,清绝纯美。与我,也是一次江南梦回的逢圆。水乡乌镇的景致,在女主人英探询迷失的眸光中缓缓流淌而来:淡泼水墨的小桥流水、静静的枕水人家、古朴风情的小院、幽深苔重的小巷、发生故事的千年书院。极其简单的故事情节,不复杂的故事人物,在泛黄温暖的岁月里,在青葱的记忆中缓缓诉来,轻轻抵心。直至这么久,我依然能清晰地留连在每祯或灵动或静默,或欢喜或忧伤的美丽画面中。


  


  


  
  
  
  

生命常常,如风行水上的繁华,初时汹涌,过了淡去,了无痕。想千帆过尽后翩然而来的你呵,一同笑过、哭过、走过。相知一段生命的结扣;相陪一段岁月的晴好。低首在你波光潋滟的眼帘里,曾次第绽开我莲般的心事,微微不尽。而今,坐在冬季的深处回望,昨夜月如钩,西窗斜挂,却不是故人归来。过往,只是一场寂生的烟云,潦生的兰么?却,终知晓,在生命慈悲的心怀里这样洁净的忧伤,亦是一个人的香暗绿洇。怀抱温柔,感激丛生。


  


  
  
  

我这样怀旧的娓娓叨念,也只想在岁月无法解释的宿命清愁里,移步绕开徒然的叹息。浸染在若英成就的,荡气回肠的美,饮之若饴的甜和微然欣悦的暖里,铺展我的似水记忆。说着我不改的执著,执著于心底的未染尘埃的所有。所有有关真挚、纯净、美好的一切概念和物语表达。


  


  

谁让瞬间像永远,


  

视而不见别的美,


  

不曾迷得那么醉,


  

如果这爱是误会,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


  

想你的心百转千回,


  


  

歌里人远,知者声声低婉,在眉间心头锁一道岁月的痕。任世事沧桑辗转,伊经过,却依然纯美如荷,清立尘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rteen − elev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