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转篇经典老作文--《很爱很爱你》(转载)

  这是我几年前看过的经典作文,很喜欢,放在了自己的叶子上,今天帖过来,大家一起看:)
  
  
  想为你做件事让你更快乐的事
  求时间趁着 你不注意的时候
  把这种子酿成果实
  我想她的确是更适合你的女子
  如果我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那幅画面多美丽
  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
  
  所以愿意 舍得让你
  很爱很爱你
    
    
    
    
    
    
    
    “我好像在三年级时呆了一辈子。”
    高三毕了业,阿G还是我哥们儿。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之间其实从来没有牵涉过感情问题,因为我当时觉得好多事没有说出来的必要。我认定了如果我喜欢他那么他肯定也喜欢我,这还用说吗?我心里清楚我走了早晚会回来,因为我找到了我那半个圆圈,我以为这就是缘分任谁也分不开那怕千回百转。
    临走时阿G说:“别得意,搞不好折腾了几年还是我们俩。”这是我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
    那年高考,阿G进了上大。而我刚到洛杉矶,隔壁的中餐馆就发生爆炸,我家半面墙都没了。我搬家,办了一年休学,给阿G发了一封E-MAIL只有三个字“我搬了”,没告诉他我新家的电话。
    新家的邻居有一对聋哑夫妇,家里的菜园是整个街区最好的。他们常送些新鲜蔬菜,我妈烧好了就叫他们过来吃。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恩爱的一对儿,有时候他们打手语,我看着看着就会想起那一个圆圈来,想起阿G,心里一阵痛。我买了本书,花了一个秋天自己学了手语。就这样我慢慢进入了这个毫无声息的世界。
    他们听不见,只能用密切的注视来感应对方,那么平和从容,这是不得安生的阿G永远不能理解的世界。
    我闲来无事,除了陪陪邻居练手语外,就是三天两头地往篮球馆跑替阿G收集NBA球员签名或者邮去本最新的卡通画报,感动得他在E-MAIL上连写了十几个:P,还主动坦白正在追女生。我呆坐在电脑前一个下午,反反复复跟自己说一句话“别哭别哭这又没什么不好”,可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已经流不出眼泪了。爸妈早就习惯了我这副精神恍惚的样子,什么也没问。再往后讲就是春天了。我还是老样子,只是手语有专业水准了,阿G在我这个“爱情导师”的悉心指导下,已初战告捷。我想,只要他快乐,我就也该快乐,能做他的哥们儿,也不错。纽约交响乐团要来演出,我背着父母替别人剪草坪忙了一个月才攒够门票。我偷偷把小型录音机带了进去,给阿G灌了张LIVE版CLASSICALMUSIC。阿G回E-MAIL却抱怨我只顾听音乐会,第一盘早录完了都不知道,漏了一大段。
    我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对不起,眼泪又流了出来。六月份我回上海,阿G参加的辩论赛刚好决赛。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回来,悄悄溜进了会场。这一年来阿G变得人模人样了,他总结陈辞时所有人都又笑又鼓掌的,我知道他发挥得很好,我早就知道。辩论结束,阿G他们赢了。下场时我看见一个长得挺清秀的女孩笑着朝阿G迎了过去。但那一刻我知道,阿G需要的是有人临头给他一盆冷水,这样才不至于得意而忘了形,我知道,但这已不重要。回美国后我的信箱里有两封是阿G的。
    第一封说他在辩论决赛场上看见一个人跟我简直一模一样,他叫十三妹那人没理他,可见不是了,不过能像成这样,真是奇了。第二封说他现在的女朋友虽好,但总感觉两人之间隔着什么,问我怎么我们俩就可以直来直去呢?
    我在电脑上打了一封回信,告诉他其实我才是他的那半个圆圈,只是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凑成一个圆。
    这封信我存着没发。
    我没有告诉阿G我家的电话。
    我总能很容易地得到球星签名。
    我背着父母赚钱看演奏,连磁带录完了都不知道。
    我不想让阿G知道我回了上海。
    我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放弃了我的半个圆圈。因为,中餐馆爆炸后,我只有靠助听器生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