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社雅人]挽着黑夜的手(转载)

  挽着黑夜的手
   ---------听了low以后
  《河流》
  很久很久以前
  我看了很久
  飘过花木
  飘过一张宽大的床铺
  大树在春天之初像剪刀一样受刑
  被褪得很淡的白色
  
  
  树冠皮肤一样黄
  黑色的树干举起来
  在抚摩手
  就快要瞎了
  
  
  脚在响
  天红得像头发
  音乐漫漫地
  
  《白》
  从左边到右边的手指比画了几下
  陈列着
  灯是不开的
  我仍想着白色
  
  打烂了鸡蛋
  
  闭上眼睛看见了骨头
  叶子刚刚洗过
  一枚果实如期坠落
  黄昏的子宫
  
  接受了祝福的人接要就犯了
  天花花花地黑起来
  
  
  《远》
  幽暗树丛中的雾气
  遥远声音中的雾气
  我被安静地停放在了那里
  
  枕头软软的边角像水底的石头
  轻声笑
  
  夜来的时候孩子已经入睡了
  等着孩子醒来
  
  树枝粗而大的脚张满苔藓
  从东到西
  黑天鹅的舞
  
  窗户的出现是在他出现我的影象的时候知道的
  外面的光
  好象我和他们之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7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