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官横行我遭难(九)

09<<其它贴子.查看回复   >【常山*赵子龙*】→(405)(青铜)
  -------------
  某年某月某日,确切日期不记得,反正2003年后,有次在邻居居室见到一本书,崭新的厚厚的,约好几百页,随手翻看几下,原来是内部资料,不公开发行,所以市面上没有,全部是河北省邢台县信访部门,近几年解决信访事件先进方法经验交流之类内容,尽管多年来不再看书,只因于自己有关还是看看吧,外乡事不知道,有些道听途说,没条件验证真伪,找找看将军墓镇有什么先进措施,啊......有啦!内容是某日将军墓镇墓南峪沟,发生火灾事故,起火原因一直无法查明,可是火灾烧掉大面积栗子树,主人是将军墓村,南沟门,墓南峪几个村村民们的,村民们找到镇政府请求领导给予解决方案,镇领导人为广大人民着想,为了事态进一步恶化,就果断决定结于赔偿,终于平息了这次群体性事件.我专门抽时间到现场看了一次,就在将军墓通向墓南峪,草峪,石善的十字路口西北角上,看到很多栗子树果然被烧死,烧毁.在坡根下很是想了好大一会儿,上面的粟子树所涉及村民,到每家每户每个人名下是多少棵,不可能比我这三十多年损失还大吧,再说失火原因不明,也不可能故意放火,是大意过失.据某个法律规定有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之说,对于我这三十多年来占地面积住房数字,哪一任领导都清楚,偏偏要如此对待我,应该说是故意啊!其显著性比这场火灾大得多呀,为什么不印刷在上面,和全县所有领导交流一下呀.这么先进的事迹隐瞒不报岂不是太可惜啦!
  两年后,第二次到邢台县国土资源局档案室,说明上次强调无权查看别人的,只能看己的,今天我又来了,请麻烦调阅一下我这三十多年究竟占地面积多少,建房数量多少,假如我本人名下无数据,那就查阅我父亲名下数字,按总数和我弟弟分配一下,就知道自己该多少了,按照真实情况给我一份证明材料,盖你们局,和负责人的章,鉴上名字,如果一无所有,也要求有一纸同样字据,空口无凭不行呀!办公室只有一个女人,她说无法回答,让我等一会儿,她上楼问问领导看如何回答我的请求,约十多分钟后,女士下楼说领导也没法子,我空手而回徒劳一场.法院查明了超占了0.8米,实际占地数字谁也没有查明真相!真乃奇迹.各自为政.准确说应该是各自为自己的私利行政.
  2005年11月26日赶到北京南站,实在看不出今生今世有没有希望做一点合法事,中央,国务院都接见多次了,参与侵占我宅基地拆我房那些人,自己占地,建房越来越多,反而把我压迫到如此地步,事实上公然对抗多项法律,都得到越来越多当权者支持; 人家举报某某高官挪用,甚至贪污几千万公款,受惠几十万,有的还能成功,都是怎么回事,我深知自己没那神通,只有一个最低生存要求反而落如此结果,正在感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看到大街过来几十个土里土气百姓样子人,边走边喊,联合国,联合国,谁去联合国,当时看不出有什么危险,那就试试再说啦,跟着大家走了一个过程.此前几十年从报刊杂志电视广播中所介绍,合法,违法,实际情况我都做不通,总是恰恰相反.要说上当受骗,也不全是.
  原计划腊月十五前,当地政府官员如果还不把他们独吞霸占合法权益分给我一点儿,把他们压在我头上一堆堆违法行为扒去一些,我就再去北京一次,因为了生计太劳累感冒了,天气很冷,不适合随便出门,腊月十三上午听到街上异常热闹也怕病情加重闭门不出,早饭刚过,进来两个本村老乡,赵金魁,赵天义,欢欢喜喜说要陪我谈谈生活拉拉家常;两人比我小几岁,既没很深交情也从小到大一直没有发生一点儿矛盾,对二位当天到来很感到新鲜愉快,我关切地问,你们看我今生今世有没有希望做一点合法事,做几年好人,只要求少点就行了,决不妄想和姓万贵父子等人一样,神通广大,上天入地,翻手云覆手雨.二人忙说有希望,有希望!其中还说两天前姚万贵死了,今天下午送葬.他是死是活都不能让我感到轻松,姚--一个个追随者,到底是他培养的接班人,还是另有原因,我都无法得到消息.下午时分没了二位热心人影踪.邻居问我上午你那两个老乡,是领导干部委派专门麻痹你注意力,上午好几个小时,邢台市县两部门领导,还有河北电视台记者采访将军墓镇大好形势.惟恐把你也误采访了,楼下大门外有母---带领公安人员等侯随时招架你.哈哈哈哈,我又上当受骗啦.也不可能,几年前已经两次找去,人家塘塞了呀.
  离开书记办公室,想想三十年全部遭遇,行不行有什么办法?走了一步说一步,总比罚款强吧,2006年3月初2日在村会计那里看到为我办理低保的填报内容,和真实情况简直是坐着飞机拄拐棍,天上插(差)到了地下,和逐级上报国务院那些内容几乎完全一致,万一再落入圈套就麻烦了,会计比我小一岁,八五年前后曾在职十多年,其中间隔十年离职,现在重新被选举上任,对我情况估计比我了解还要多,当然知道我担心什么,劝说道,你别把上面内容当真,尽管放心,保险不会惹出麻烦,凭着几年上访经历,估计是领导之所以如此,一定是为了工作需要,应付上级,既可麻痹我意识,又能保护人家自己的利益,名声,个人尊严.冒冒失失写上自己的名字.自费照片,交给了镇领导.后来将军墓村干部席保群对我做了详细说明,每个月伍十元,一年就是六百元,十年六千元.只要你在世保证准时发放,永久经济效益.[表弟说明我曾在很多网上留言交流一类,发过无数次,全部提示敏感词,所以不再在此注明,加有愿意知道内容,你来了我对面说给你听].
  当年农历四月初一,公历4月28号,万般无奈,再次进京;在北京西客站等车时候,有一妇女冒然问道:你是不是很懒不愿意干活.请你给我刨地吧,我每天给你十元钱工资,我说你也是上访人,怎么把事看那么简单?别说十元,每天你给我一百元也不稀罕,只要你能为我做点合法事就行了,一时半刻给你讲不清楚,我给你一份我的三十年经过的简历,三千多字,你回家慢慢看吧.还没有递过去,县信访郭立威从中接着开始耐心阅读全文.回程车离开邢台火车站,领导委派接访司机问我怎么全邢台县七八个上访者都凑到了一起,你们是有组织的吧,现场空气很紧张我经常反应迟钝,后来才想起来问他,全县七八个都是找一个地方,中央国务院,你们把我们赶到一起,反问我们是有组织,请问你将军墓镇是邢台县几分之几?为接我一个人,你们总数几个人,村干部四个镇政府几个?难道一两个就不行啊?是不是有组织的?再一个,我弟弟也有面包车,镇政府好几辆,为什么偏偏你来了,给你多少钱,你们是什么关系?这个私家车司机从头到尾都是笑而不答.显然人家比我聪明一百倍.到了派出所,民警范光杰问了没几句,冷不防有人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接着范---及其它轮番抓着我的头发连踢带打一阵子,吼叫道,你是张玉珠吧,打得就是你,最后拿出一根直径两厘米铁棍,强迫我跪在上面半小时,就在几个轮番打我之机,母贵平把我的行包全部搜光,其中包括被我一直认为只可能丢失,决不会被盗,被抢劫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派出所长张聚跃也曾表示,凡是他们在我身上搜出的都是违禁物品,现在对我来说,世界上人类中,到此为止已经没有合法事物了.这一伙人至今毫发无损.恶毒一阵后,由派出所长张聚跃捏造罪名,逼迫我签名,我平生第一次经历如此野蛮行为,想不到尊纪守法会落这个下场,一个个当权者如此横行霸道,受不到制约.
  下页上页(9/14)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ree − 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