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支教者的日记

作者介绍:迟勇,2002年毕业于沈阳工业大学,在校任校学生会 ,毕业后在IT行业工作六年,目前在贵州省织金县板桥乡龙井村锡群希望小学支教。
  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 晴
  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来到锡群小学的第17天了,回沈阳的一个多月时间,把能安排的事情都用心安排好了,也终于和长跑了14年的女友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最后看了一眼北站的太阳鸟,一起踏上合计要4天3夜才能到达学校的路程,一路上就想可以这次重新回到学校后就开始坚持写支教日记的,可直到今天才让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敲下了第一个字。半个月过去了,学校终于有了自己的篮球场,终于每个学生都有了统一的校服,终于可以在没有书本的情况下坚持上了两个星期的课,也终于送走了最后一批暑假短期志愿者把学校再次变得有那么一点冷清和安静。
  早上起得很早,昨晚4个人为了躲避房间里凶猛的各类型的昆虫,在操场上讲了那么多的笑话和鬼故事,好象睡得很晚,也睡得很沉,很奇怪今天却还是起得这么早,也许我已经和当地人一样了吧,晚睡早起。今天学校的篮球场开始铺设水泥地面了,来了很多的村民和家长,石头、沙和水泥都需要人力背下来,天很热,所有人都在拼命留汗,也都在拼命干活,我想对于孩子的未来,我和所有干活的人想法是一样的吧,建设一个好的学校,拥有一些负责任的好老师,也就有了孩子们的未来。
  10点半了,该出发了,昨天一个在织金县读高中的学生来找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去他家看下,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不能忘记他躲在门后那种无助的眼神,所以今天我们决定一起去下他家――白果村。
  路很难走,最糟糕的是刚上了山,因为前几天的暴雨,泥石流把路冲了,转了几下就再也找不到原先的路,我们也意识到:迷路了!钻玉米地,爬山,再钻玉米地,再爬山,当4个人终于爬到山顶时,却发现眼前的是连绵起伏的一样的大山。最后的力气让我们找到了一个树阴下休息,还好带了水和村里那个慈善的退休教师送的大大的梨,10分钟后再次起程,虽然没有路,但是大致的方向还是确定的,就这样不停的重复钻玉米地和爬山,终于在2个小时后到了我们今天要去的第一个学生家。
   那个学生是一个10岁的小女孩,叫卢晓庆,在不久前我们给他们家的三个小孩一起找到了600元钱的资助款,今天我们4个支教老师一起去她家进行下回访,他们家三个小孩,老大和老二是龙凤胎,老大姐姐叫卢清香,老二弟弟叫卢凤宇,最小的是女孩,就是卢晓庆,她们家在一座大山的山顶上,山高路窄,尽管走了2个小时的没有路的山路,可当看到三个懂事的孩子和她们家那马上就要倒的房子时,却不再觉得有任何累的感觉了,昏暗的屋里那一张小小的黑板,就是她们初中毕业的妈妈平时教她们的三尺讲台,墙上除了奖状还是奖状,房子是四面透风的,在风雨中飘摇了40多年,也许下一场雨就会倒塌了吧,那一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心里很痛,真的很痛,这样贫困的家庭,这样好学的孩子,就是这样在自己的家里和妈妈一起学习,因为上学的路实在太远了,而她的年龄太小,身体太瘦弱,她不能和哥哥姐姐一起去上学,因为最近的学校只能教到4年级,哥哥姐姐要走很远的路去更远的学校了,而卢晓庆就只能一个人呆在大山上的家。
   卢晓庆,贵州省织金县板桥乡白果村一个品学兼优,却只能在家中上学的小女孩,尽管家很贫困,身上的衣服却很干净,尽管因为路远辍学在家,却已经自学了小学三年级前的全部课程。最后我们4个人一致决定接她来我们支教的学校上课,晚上就与我们住在一起,吃饭就和我们吃在一起,我们要看到这样的女孩不要一个人在那座山,那个房子里去追寻她的理想。她是中国的未来,是我们民族的未来,这里的孩子都是,她更应该是。明天她妈妈就会陪她一起下来了,在锡群小学,这里有学校,有我们4个支教老师,更有124个和她一样的大山里的孩子。
  从他家出来后,就开始下山了,路好走很多,沿路有很多漂亮的竹子,也有很多恶狗,山下的人家也非常稀少,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高中生的家,如果那个房子可以叫做家的话。
  房子建了很多年了,里面住着他的奶奶,叔叔,还有他的三个妹妹,我们很努力的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这么小的房子是如何住下这么多人的。房子里不是很暗,因为在屋子里就可以看见蔚蓝的天空和白色的云。地上一大堆土豆,不用问就知道那是他们家的粮食,每天都要当作主食吃的粮食。
  他叫左四兴,今年中考被县6中录取了,没有钱去报名,之前我们曾经资助了他的两个妹妹共 400块钱的助学款,可最后没想到的是这些钱被他的那个叔叔去赌掉了,只剩下了很少的一点给他去报名上高中,钱不够,他只是一个16岁的大山里的孩子,最后没有办法就去了职业高中,因为那里的学费便宜,他的钱只能去那里继续他的学业。昨天他来找我们,是觉得也许我们是他的最后的希望了,他自己在县里租的房子,自己买米和油做饭,因为这样可以省很多的钱,可就是这样他手里的钱也不够坚持到这个学期的结束。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爸爸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很少回来,也很少寄钱回来,家里还有一个年迈的奶奶、一个赌博成性的叔叔和三个很小的妹妹。他的世界就是这样一个昏暗的世界,我问他:“想上大学吗?”他说:“想。 ”我和他说:“老师想办法让你上大学,你好好学习好吗?”他说:“好。”我想问,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问,那一刻眼睛很酸,不想哭却控制不住自己,一个16 岁的孩子,小小的,怎么看都是一个孩子,可家庭的压力过早的压在他的身上了。我对自己说,无论如何我都要帮助他去圆他的大学梦,都要帮他的三个妹妹能够长大,要让他的三妹不用在炎热的8月份还穿着厚厚的棉袄,只是因为只有这么一件衣服可穿。我发誓,用我的一辈子来换这4个孩子的长大成材,让他们的世界不再只有黑白色。
  明天卢晓庆的妈妈就把她送下山来了,锡群小学就是她的第二个家了,明天左四兴就和我们一起去县城了,他不再孤单的一个人抗起他的那个家和三个妹妹。因为有我,还有我的三个支教伙伴,还有所有关心锡群小学和西部教育的朋友,西部终究是中国的未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