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就是给俗人听的

笔者生长在一个文艺的家庭,听父一辈的老人们在一起常常提起当年他们年轻时候在北京的那些事,我记得就是他们提起的在解放初期,南城一些街坊邻居,爱好这类玩意的发小组成的“四一剧团”,我有印象的就是他们常常提起的李梓森,李梓厚,白淑琴,马泰,这些艺人,当初他们演出的曲目自然是顺应潮流,歌颂解放等等。自此之后我父亲由于工作原因来到石家庄,由于他的喜好仍然放不下这个情结,系统又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把他调进百花文工团,他从这时候开始说相声,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父亲和他好友在文化宫和群艺馆说的相声:黄鹤楼,汾河湾,卖布头,对春联,学梆子,其他曲目还有山东快书,数来宝,井陉拉花等等,我们弟兄几个自幼也是受到了父一辈人这方面的熏陶,影响,没事就看一些相声的单行本,基本熟悉后哥俩就开练,再加上大人指点,蛮有意思。
     相声这门艺术确实来自社会最底层,其源远不用一一赘述,当初一些老艺人为了养家糊口在北京天桥撂地卖艺为生,听众也都是社会底层的百姓,其段子内容大多来自民间笑话,社会万象,也不乏互相戏虐,插科打诨,(用XX所说很三俗的一些东西)这都是相声的一种表演形式,就是为了生存。解放后相声经过老艺术家的改革,提炼去掉不少糟粕,但是仍然保留了不少插科打诨,互相戏虐的表演手法,这都是相声必不可少的表演形式,希望大家能够理解。不妨大家把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郭荣起,赵振铎,魏文亮,高英培等等的相声找出来听听。
     我自幼喜欢相声,喜欢的是相声的说学逗唱,讽刺幽默,针砭时弊,插科打诨。相声的基本功很重要,首先你要通今博古,熟读百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三教九流无所不知,正史野史无所不晓,相声首先是“说”。再者就是“学”,那就是学什么像什么,学谁像谁,不要全像起码也是七分像。其三就是“逗”,一个逗字包罗万象,每个段子讲究铺平垫稳,三翻四抖,通过逗哏和捧哏的默契配合最终达到“逗”的效果。最后就是“唱”,这个唱字就是相声本门的看家本领“太平歌词”。相声演员的功底深厚,可以通过填词和唱看出来,这绝非一日之功,不经过专业训练,文化底蕴不深的是达不到这个境界的。为什么说说相声演员肚子里是杂货铺,就是这么来的。
     相声除了说学逗唱的基本功外,她的最大生命力就在于敢针砭时弊,通过讽刺幽默的手法揭露社会各阶层的另一面,使听众在讽刺幽默中得到认同,随之哈哈一笑,身心得到放松。如果相声只是一味的歌功颂德,太平盛世而失去了针砭时弊,讽刺幽默那么这门艺术的生命就快终结了。
     说来有意思,我们哥几个正好赶上文革,那时候就是百花不放,百家不鸣,样板戏一枝独秀,没办法只能对练样板戏了,别看没人指点,唱的倒是有板有眼,每天要给串联的演好几场,哈哈。就这样我们哥几个对相声仍然是贼心不死,闲来无事凭着对老相声段子的记忆还是互相戏虐,调侃。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相声《友谊颂》,马季,唐杰忠这一段轰动全国,从此相声进入歌颂阶段,不过对于老百姓来说,久违的相声又出现了,着实的高兴哦。
     四人帮倒台后突然出来个姜昆,他和李文华那段如此照相确实顺应潮流,以讽刺幽默的手法表现出文革当中极左的形式主义,当时我等兄弟大呼“姜郎有才”。此后相声进入一个复兴阶段,不乏天津一些老相声演员登台演出的传统相声。四人帮倒台后随着时间远去,姜昆之辈再说了什么相声我确实想不起来了。哦,对了他还说了一个什么《虎口遐想》,其中说了一个女的让大家解裤腰带吧......哈哈。(不知道当时你在场会不会解裤腰带,一旦解开了,走光怎么办?你自己想去,切!)。往后就进入了相声的起哄,噱头,不笑胳肢你的时期,慢慢被俗民抛弃,我等也看出来姜郎才尽了,商量结果一致表示今后不愿意被胳肢。
     忽然听说有个草根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网罗一帮人,靠跑场子,开小剧场卖票为生。(我也不罗嗦了,不说大家也清楚郭德纲怎么起家),听了他几段相声感觉精神一震,如此非著名相声演员确实得到哪位高人的真传,而且自食其力,不吃国家财政拨款来养活自己,让相声回归小剧场,感觉相声确实有希望了。此时褒贬不一,并有人放言抵制三俗,要取消小剧场,言外之意就是让郭德纲回归主流相声。此后相声界无一日消停,真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不是前几天又弄出来一个郭德纲什么圈地,徒弟打人事件,由此而戴上了一顶三俗,三无的高帽子。
    
     现在有点掰扯不清什么是“俗”了,我认为什么是民俗:中国地大物博,民族众多,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各地都有自己的方言俚语,都有自己的习俗。所以每个人欣赏的标准也各不相同。南方和北方的习俗存在着很大差异,比如说南方的越剧,粤剧,评弹,滑稽戏==北方人确实因为地方语言的差异听不懂,所以北方人欣赏这类东西的很少,但是以上这类曲种又是各个地方的代表,又是地方的精粹所以南方人不要说北方人不懂艺术,北方人也不要贬低南方人,每种艺术形式能生存下来都是平民所接受,所认可的东西。至于相声确是北方一些老艺人开发出来的一种艺术形式,以说学逗唱,针砭时弊见长,相声段子里面有不少插科打诨,这也是相声表演的一种形式,所以受到北方人的欢迎,这就是地域不同,习俗不同,所欣赏的文艺也不同的民俗。现在相声分成了主流和非主流,貌似主流相声早被俗民抛弃(你想想说主流相声的都当书记了,谁还去听他上党课),我们北方这些俗民还就是爱听非主流的俗相声,这个俗是百姓认可的俗,是相声表演形式不可缺少的俗,这种俗给了相声活力,针砭了时弊,给了百姓快乐,看来我们百姓非俗不可了(笔者绝对不会没事去找党课听)。
    
     我感觉就是主流相声那些人,利用无事生非制造一些事端想把郭德纲这个非主流相声艺人打倒罢了,只不过他们招数太损,竟有能动用国家喉舌去搞垮一个民间艺人的能力,说实话在这方面国家公器方面确实欠考虑,竟然被幕后推手牵着鼻子走了,已至使引起百姓和各界人士质疑。我觉得郭德纲这次事件结果真正损失的不是郭德纲,而是政府喉舌单位的公平,公信度,和那些号称主流相声的名声,人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