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狼牙山五壮士”侵权案判决的法理分析

  
  首先,西城区人民法院几乎照搬2015年12月21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洪、黄起诉梅、郭侵权纠纷案判词。宣传和肯定“狼牙山五壮士”称号及其英雄事迹,应当获得个人名誉和个人荣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应当视为社会公共利益。这些是正确的,但与法律和案情关联不大。
  1、“被告洪振快发表的两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的英勇抗敌的事迹和精神这一主要事实,自始至终未作出评价。”
  2、“以考证“在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以及“‘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细节为主要线索,通过援引不同时期的材料、相关当事者不同时期的言论甚至文革时期红卫兵迫害宋学义的言论为主要证据,全然不顾基本历史事实。在无充分证据的情况下,文章多处作出似是而非的推测、质疑乃至评价。”
  3、“文章虽然未使用侮辱性的语言,但被告采取的行为方式却是,通过强调与主要事实无关或者关联不大的细节,引导读者对“狼牙山五壮士”这一英雄人物群体及其事迹产生质疑,从而否定主要史实的真实性,进而降低他们的英勇形象和精神价值。”
  原告代理律师说明双方都认可“关键证据”的核心内容:五壮士“跳断崖殉国,亡三伤二”。原告代理人王立华认为洪振快撰写的文章、言论,没有举出任何史料能否定“狼牙山五壮士”壮烈殉国的基本历史事实;提供的证据大都也是从不同侧面印证了历史,没有史料能够否定“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原被告都承认没有否定主要史实的真实性,法院“否定主要史实的真实性”之说没有根据。
  原告只起诉侵害名誉权。法院居然代替原告增加侵害荣誉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民法通则第102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荣誉权,禁止非法剥夺公民、法人的荣誉称号。”侵害名誉权是以侮辱、诽谤、报道失实、公布他人隐私等行为损害他人名誉,侵害荣誉权的主要方式是非法剥夺他人的荣誉称号。被告无权剥夺“狼牙山五壮士”荣誉称号,不存在侵害荣誉权。社会公共利益包括社会秩序和公共道德,不是几篇文章能损害的。
  1、判案以意识形态为准绳还是以法律为准绳。这是依法治国的原则问题。有人叫嚣推翻现有法律,建立以天道人伦为准则的法律,这是祸乱中国国。依法治国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即使无法证明为真实时,行为人误信其为真实,而其误信若是基于确实的资料与根据,而有相当理由时,行为人因不具有犯罪的故意,而不构成名誉侵权罪。言论只有在直接煽动叛乱、反抗等行为时才构成犯罪。如果把合法的政治言论当作教唆煽动,就是最大的不宽容。
  策划“狼牙山五壮士”后人诉被告侵权的昆仑策研究院,发表制定《国家英烈名誉保护法》的文章,提出“成立专门的英烈认定的权威机构,对英烈重新认定”,“学术研究机构有权利和有责任向此机构提供推翻某一个具体的英烈的资格的证明材料”。英烈资格都可以推翻。法院是否追究其伤害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情感,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罪。
   指出,要坚持和发扬学术民主,尊重差异,包容多样,提倡不同学术观点、不同风格学派相互切磋、平等讨论。要正确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不要把一般的学术问题当成政治问题,也不要把政治问题当作一般的学术问题,既反对打着学术研究旗号从事违背学术道德、违反宪法法律的假学术行为,也反对把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混淆起来、用解决政治问题的办法对待学术问题的简单化做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