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台湾人对香港的看法(旧帖转发)(转载)

  YST 做一个预言:无论香港还是台湾都会在大陆这一波科技和工业的爆发期中被边缘化。
  香港将沦为中国的二线城市,这是肯定的。
  (一)台湾的微观世界
  台湾人不是号称好客又有礼吗? 我们怎么解释台湾菁英、着名资深记者陈挥文的粗鲁行为呢?
  根据 YST粗浅的认识,马克思认为世界上的财富都是劳动者所创造的,所以标哥认为他把财富(真实的钞票)回馈到劳动者的手中是天经地义的。这是为什么陈光标要台湾人读读马克思的资本论。YST 个人认为标哥的义举从心底是高尚的,是有理论基础的,标哥是马克思资本论的实践者。陈挥文读书不多,声音却很大,需要虚心学习,否则大陆人真的会把台湾人看扁了。
  陈光标来台济贫属于微观的,它让我们看到台湾政治上的窘迫和台湾人非常复杂和脆弱的心理。在民主制度和富而好礼的极度宣传下,台湾人突然发觉自己穿的是“国王的新衣”而手足失措。
  YST 试着从微观的香港社会看宏观的香港未来。
  本月4日,一个大陆来港的旅游团发生香港导游与游客殴打的可笑闹剧。
  香港方面喜欢把这件事引向“谁先动手”这种法律上的、鸡毛蒜皮的、罗生门式的问题来躲避真正问题的焦点。
  想想看,游客来港是寻找快乐的,基本上,没有任何与人争执的动机,更没有与人殴打的意愿除非受到羞辱或遭受不公平的对待。
  导游最基本的职责就是令游客高兴,让他们觉得不虚此行。而香港的导游完全搞错了,他们把自己的职责定义为尽量从游客身上榨取钱财。

  看到没有?这就是香港导游的水准。
  这位香港导游说的话让我们从一个微观的社会现象看清宏观的香港未来。
  上面这位男导游是非常典型的香港人,习惯性地把大陆人当成来送钱的乡巴佬,既渴望他们身上的钱,却又看不起他们。这种心理就像台湾人既渴望大陆的让利,又看不起大陆人,他们矛盾的心态是完全一样的。
  老子是花钱来观光的大爷,只是来香港看看玩玩,香港有什么值得看的、值得玩的尽管介绍过来,如果满意也许下次还会再来,如果不满意那就从此不再相见,香港的繁荣干我什么事?
  香港的繁荣是香港人的责任,干我大陆游客什么屁事?
  香港是一个缺乏心理建设和没有自知之明的没落大户,没出息!
  香港的问题和台湾的问题一样,那就是:不知道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换句话说,不知道自己是甚么东西。
  香港有陈方安生,台湾有李登辉,相互映辉。
  今天我们嘲笑香港的一位导游是如何无知,其实台湾名嘴的无知和香港的导游有什么两样?
  香港的导游说:“你们到了香港就应该为香港做出贡献”。真好笑!
  至于李涛的老婆层次就更差了,李秋在评论陈光标时首先就炫耀台湾的GDP是两万美元而大陆只有两千美元,庸俗的优越感立刻浮现在脸上,跟香港导游不是同样好笑吗?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如果没有大陆,它们既不是宝岛也不是东方之珠。
  从台湾的名嘴,我们可以看出台湾的彷徨失措。
  (五)香港“金融中心”的幻想
  香港人不肯苦干实干,妄想只需要搞金融、数钞票就可以过美好的日子,这不但非常浅薄而且跟本不真实,整个香港都活在幻想里。
  七百万不事生产的香港人吃大陆的、喝大陆的,却最看不起大陆人。这也是世界奇观。
  请问:上面那一个国家是只有服务业、仅靠服务业为生的?

  香港导游居然还有脸对大陆游客说:“你们到了香港就应该为香港做出贡献”。什么东西!
  香港人已经陷入 desperate 的境地吗?
  (六)大陆政府在深圳成立“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
  这个前海服务中心位于深圳宝安区的滨海地区,地处粤港澳一小时生活圈的核心,大陆计画由深港两地合作发展现代服务业,用现代服务业来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与升级,建立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为全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向和实现科学发展取到示范带头的作用。
  2010年12月20日,大陆政府为“前海现代服务业发展规划”在香港举行说明会。这是2010年08月26日中国国务院对“前海规划”作出批覆以来,深圳市政府首次正式对“前海规划”作出说明。
  1.粤港现代服务业重新合作示范区,将承担现代服务业体制机制创新区;
  3.香港与内地紧密合作先导区;
  等这四方面的功能。
  (七)南中国的服务中心是前海
  这个经国务院批示由深圳市政府发表的“前海规划”非常有意思,短短数百字我们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2.大陆规划的气魄很大,前海的服务内容包括金融、物流、信息和科技,香港的优势仅在金融,所以根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为候选地。
  4.我们注意到中共中央的用字非常谨慎,在服务业前面加上“现代”两字作为区别。所谓“现代服务业”自然有别于现有的传统服务业。
  YST 非常高兴中国国务院看到这个重点。美国就是走偏了,把金融业放在工业生产之上,导致美国整体工业的萎缩。

  譬如高科技工业的研发工作非常重要,也具有很高的风险,如何为高科技工业成立投资基金、如何经营这个基金为高科技工业取得最高的效率,香港的金融业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譬如为一条产业和它的相关产业如何从配套、生产、运输一直到销售规划出适当的金融服务,香港的金融业也没有这个本事。
  7.“前海现代服务业中心”是一个试办点,有很大的实验性质和示范作用。它的经验和成果如果成功将会复到其他地方,譬如上海与北京。国务院这种作法非常明智,正应了老子所说的“治大国如烹小鲜”。
  两年前,YST 写了一个论述香港的系列文章
  才不过两年时间,YST 在“漫谈香港”系列中所分析的问题和科学判断下所做的预言已经得到初步的验。YST 主要的论点如下:
  2.香港不可能成为中国的金融中心;
  4.无论是地缘政治还是地缘经济香港都没有竞争力,香港的没落是定的。(最后一篇论述同样的情形也将会发生在台湾。)
  香港这个国际政治所塑造的经济烂摊子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想想看,即使是世界首富的美国也不可能养一个不事生产、人口素质也不高、人口数量却达到惊人的七百万的城市过三万美元一年的生活。这是国际政治操作下的扭曲经济,是英国人临走之前挖掘的经济大坑,只有爱面子的中国才会跳下去做这个冤大头为香港的繁荣苦撑了13年。
  关于其他三点,从大陆政府公布的“前海总体规划”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
  “前海总体规划”的主人是深圳,香港与澳门都是客,有你没你都不差,火车已经开动,今天邀请你是意思到了,愿不愿意加入也悉听尊便。
  香港对中国的经济纯粹是个拖累,大陆是不会等待香港的,更不可能依赖香港。

  中国这样的大国所动的经济转型是惊人的,为什么?
  但是只要具有一般科技背景的人很容易就看出来,未来的十年是中国科技和工业成果的爆发期。
  2020年中国的实际生产力(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会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军事上,中国将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即使到了2050年,中国即使生产力全世界第一、陆海空天的军事力量也全世界第一,中国人民的生活也不可能达到美国人民今天的水平,因为这需要一个半地球的资源。
  从资源分配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零和游戏。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美国绝不肯对中国作出妥协,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中国错过了十八世纪的工业**,又错过了二十世纪的第二次工业**(计算机与自动化),中国已经公开宣称绝不会错过二十一世纪的绿色工业**,中国不但不会错过,而且要做全球绿色工业**的领导者。中国在绿色能源的研发投资全球第一,远超过美国。
  香港导游再笑大陆穷啊,李涛、李秋再讥笑大陆的GDP啊,看谁笑到最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