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偷了me的文章(辩论版)(转帖)

  作者:思无邪
  文人在现在这个社会大约不能算褒义词,也就是混的特差,穷的掉渣,没事还弄个理想来骗骗自己的可怜东西;
  文人好名,总想着尸骨已寒的时候,自己的东西还能感动的某些幼稚的文学女青年发些晚生N年的感慨;
  文人特傻,傻的将自己逼在一个死胡同里,傻的妄想“铁肩担道义”,傻的自己穷老终生饿死采薇也不悔;
  文人怕有点虚名,要被拍被砸被冷嘲热讽被落井下石;
  文人怕没名,那就“呜呼哀哉”太平盛世也不免有饿死之虞;
  文人不能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不能小心眼家家必须学的心胸磊落两袖空空还大言不惭,否则他写的东西狗屁不是。
  文人写东西就象生孩子,好不容易怀上一个千呼万唤小心呵护出来说不定还是个“没屁眼的”;
  文人看着自己的文字就象看着自己的孩子不知怎么的就泪眼婆娑。
  文人都混到这份上了还有人使绊子憋马腿背后弄个冷箭什么的,你说文人能不急吗?
  文人不惹谁,可谁惹了他他就和谁急。文人真坏起来那可坏绝了,文人使的都是阴招损招,坏的无可救药,奸的让你无可奈何。
  所以不要惹文人,他会搔你揉你向你喷吐沫星子拐了弯骂你,除非你也是文人,否则你束手无策,心里委屈憋闷找个话茬来说还被人驳斥没文化。
  罗嗦了这么半天并不是将自己纳入“文人”这种不入流的角色,而是吓唬吓唬那个偷了me文章的“仁兄”,小心点,止不定俺背后玩个小九九什么的,也阴险一把,你躺到地上还不知道谁给你买棺材呢!
  网上朋友不多,眼线倒不少,昨夜飞马来报,有某某某在腾讯文学网盗用me用两包烟、一壶茶、四五宿没睡七荤八素弄出来的东东,me暗查暗访,发现这位“仁兄”整个一搬家公司,整个子规凡有点名的帖都让他弄去迷惑网络MM了!
  我说你好歹通报一声或者给俺买包烟抽什么的,me也就心理生理双平衡了,也就举四肢赞成,脑袋点的象鸡叨米一样同意you借着帖子弄点网恋这样下三滥的事。
  可you不,you悄悄打了个蒙屁,弄的大伙捂着鼻子翻着白眼还不知道是who干的,得!你瞧you弄的,大伙不欢而散了不是,大伙拿你当羊肉开涮了不是,虽然you的心情me理解,但me现在就要先拿块板砖搂头就给你一下,为啥?那文章是me的孩子,you拐me的孩子me能跟you不着急吗?
  所以me就骂you损you寒碜you,还特理直气壮,you没辙了吧!
  Ok,me不说了,还是套用 的一句话:“做一件坏事容易,难得的是一辈子做坏事。”估计you也不会那么“难得”,那me就打个太极拳,这次封杀,下不为例!
  ――――――――――――――――――――――――――――――――――――――――――――――――――――――――――――
  作者:子归
  
  
  作者:十三行
  当然,话这样说显然也成立:幸亏我不是人,少了许多烦恼。
  ――――――――――――――――――――――――――――――――――――――――――――――――――――――――――――
  
  文章嘛,网络上,看开点。自己觉得特好的就别发在这上面哟,现实中所谓的作家们剽窃的诉讼都时有发生,况网络乎?
  作者:今布衣
  哈!哈!
  
  
  --------------------------------------------------------------------------------
  哈!哈!
  --------------------------------------------------------------------------------
  作者:认识猫的鱼
  你这个没血性的家伙,你以为这玩笑开的很有意思吗?
  
  
  对不起,思无邪,我是个改良主义者---------在对待你文章被敌人偷袭这种事实和这个方面上.
  我还是那句老话,第一,我不赞成某些人把爱情做成贞洁牌坊;第二,我反对大家一窝蜂似的唾弃那个"热爱"你文字的文学青年,他不过是个半吊子革命家而已.第三,我讨厌一些人打着正义和民主的幌子而把自由做得暴民四起.
  备注:我以上的观点不代表子归论坛的立场,言论方面的相关责任由我个人承担.我的发言完了,不支持我的,可以拟用我对此事看法的态度,朝我脸上扔烂西红柿.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予以坚决的还击!
  作者:思无邪
  --------------------------------------------------------------------------------
  对不起思无邪,我是个改良主义者---------在对待你文章被敌人偷袭这种事实和这个方面上.
  我还是那句老话,第一,我不赞成某些人把爱情做成贞洁牌坊;第二,我反对大家一窝蜂似的唾弃那个"热爱"你文字的文学青年,他不过是个半吊子革命家而已.第三,我讨厌一些人打着正义和民主的幌子而把自由做得暴民四起.
  备注:我以上的观点不代表子归论坛的立场,言论方面的相关责任由我个人承担.我的发言完了,不支持我的,可以拟用我对此事看法的态度,朝我脸上扔烂西红柿.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予以坚决的还击!
  --------------------------------------------------------------------------------
  
  呵呵,你小子一枪晃晃的刺来,挂着“轮回”的名头弄辩论的伎俩。我应战与否呢?
  不辩,似乎显得大度倒也算做孱头。
  
  
  
  
  
  许多革命家从本质上而言是“投机家”,何况半吊子。
  3.“第三,我讨厌一些人打着正义和民主的幌子而把自由做得暴民四起.”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我们是“非正义”和“非民主”的,不过是打着幌子而已,而且用大多数来对极少数来暴政?
  首先,我们的“幌子”还是师出有名的,我们维护自己的著作权不被侵害(不否认虚拟的网络著作权要打折扣)。
  我认为被侵害者发了个帖子声讨不应当算做“暴”,正如父母寻找自己被拐卖的孩子动用公安机关也不算做“暴”啊!
  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凡是呐喊都叫“暴”。那看来不“暴”的回帖方式正如鲁迅先生文章里打哈哈的那个人物,曰到:“恩啊……,哈哈,嘿嘿……,呜呼……,呵呵。”才天下大吉吗?
  胡乱应对一番,看来又得有几番“轮回”了,小兵请!
  作者:恭小兵
  
  
  "文章并不等同于爱情,而且剽窃别人的作品也并不是“发生正当的性关系“那么简单,所以一个人可以谈N次恋爱,发生2N次性关系,可一个作品却只有固定的作者,破不得贞操的。"对于这句话真正的理解,让我颇费工夫,文章不等于爱情......我只弄懂了你这一句话的意思,小子无才,领会能力差,你的因为所以没有根据,缺乏逻辑,从辩论的实际情况出发,很少有人之乎者也的说话,还有方言俚语也不能留死角,要予以坚决的根除和杜绝.倘若你所认为的"1。第一,我不赞成某些人把爱情做成贞洁牌坊;此句话不错,但有类比不当的毛病。"可以成立的话,那么恰恰是你自己走进了一个欲语不详的混沌境界.我的意思是,假如在这里你说我是个乌龟的话,那么你自己就是个王八:)以上是我对你第一点意见的反驳.而我已经多给你增加了一个罪名了,它在我的第一个观点之上.
  第三点你说我没有唾弃那个家伙,那么你依旧没有领会我的意思,我真正的意思是不要刀光剑影的唾弃他,在键盘上面,我们需要智慧之神对我们的磨砺.再说我们子归毕竟是中文原创基地之一,假如我们因为他人英勇的搬砖行为就一涌而上,口水四起的话,是不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也产生了一种负面影响?因此,我不赞成一窝蜂,老边也说了,这事交给你了,可是你这个胆小怕事贪生怕死的家伙,居然煽动热血的人民给你冲锋陷阵,你想让我们大家都给你做马前卒,而你自己是大将军,现在群众反应如此巨大,吓得那个家伙马上就人间蒸发掉了,你这种做法不但愚蠢而且愚蠢,出了用愚蠢来概括你我想象不出第二个词语.其实我强调的仅仅是:打击罪犯,我们同样需要智慧.开动你的脑筋,我说的是不是那么回事情?
  
  
  备注:老思,对于引用对方原话来进行断章取义的做法,我觉得没劲,我们换换方法,比如结合对方所有文字多表达出来的意思,予以歪曲和误导观众,掉书袋翻书本引经据典的辩论程序似乎已经过时了吧?你再说说看。
  作者:思无邪
  题记:
  
  
  
  
  
  
  
  
  
  
  
  
  
  
  
  
  
  
  
  
  
  
  
  
  
  
  
  
  
  
  
  
  
  
  
  
  
  
  
  
  
  点射与排射的关系
  
  当然,大家也可以认为我是在进行着难能可贵的自我批判。这种没有批判对象就胡乱批判的做法,基本上算是一项比较晦涩的工作,此项工作发源于19世纪温暖的文化艺术中心:巴黎。据说那时候,任何人,随便从巴黎郊区拾块石头,都可以向整个世界宣称说这就是艺术。这种现象,用我家乡的土话来说就是:摸不到坟泡乱磕头。
  按我个人对磕头的理解,那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磕头不要紧,但对象要分清。老祖宗恩萌子孙千秋万代,如今辞世,磕头应该---------那么摸不到坟泡就乱磕头的做法,是不可取的,这里需要根除和杜绝。
  说到这里,需要迂回一下,我和领导此番辩论的焦点是领导家失窃,也就是有个违法乱纪的家伙胆大包天撬门别锁翻墙入室地进了我们领导家里,用麻袋装走我们领导家过期股票多少多少,破铜烂铁若干若干,然后也没跟我们领导家属打招呼,一溜烟到了废品收购站,一古脑儿全卖了,获得赃款若干若干,用之于泡妞大事之上。现经我们子归业余神探兼派出所所长边走边想查明真凶,东窗事发了,表面上我们领导大发脾气,其实心里偷偷乐(这话是他自己说的)。
  签于我们领导本人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平时最喜欢舞文弄墨,于是领导兴冲冲操笔而起(拍案而起?)击键狂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抄来抄去,网络歪风,再不出来,我就杀你......如此如此,等等等等。
  
  
  事情已经发展成眼前的这个样子,法律是个硬东西,从来说一不二,况且领导家被盗已经铁案如山,轮回悲剧却连个“SORRY”都没有,更别说“APOLOGIZE”了。你要问他,他还振振有词:你们家那个什么鸟领导,姿态那么高,动不动就要杀我的头,后面还跟了那么一大帮子虾兵蟹将,气势排山倒海,苛政猛于虎,我一伸手就被捉,再伸头就会被杀,我怎么能出来向他道歉呢?
  伟大领袖毛 当年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壮语:一辈子不犯错误的人是头猪,犯了错误而不改的还是一头猪。在我们理解,轮回悲剧的抄袭行为不算是猪行为,现在此人没有出来认错,依旧不属于猪行为,首先我们自己的态度是否端正是个问题。领导大呼小叫,群众义愤填膺,一副不杀此人难泄心头之愤的样子,依我看来大可不必如此。上升到这个高度,我认为这种枪毙人的方法叫排射。也就是我们人民政府抓住了一个反革命分子,上绑,审判,定罪,让他跪下,然后叫来一大批优秀或者不优秀的阻击手向他瞄准------领导发话:各就各位,预备,射击!就这么回事。最后罪犯死于乱枪之下人民安居乐业网络歌舞生平。半夜三更,边大所长深巷敲更:"平安无事喽---------当!"
  
  
  这个姓李的小领导,是条汉子,最起码他懂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干错干对也是自己的事情,不应该牵连旗下员工。而我们领导在这件事上,要多借鉴借鉴李离先生。尤其这个关键时刻,应该自己去跟轮回悲剧交涉,我们不难发现,那家伙是有QQ号的,主动跟他联系联系,要跟他好好谈,不能凶人家,再问他喜欢什么啊,有什么爱好啊,平时最喜欢读谁的书啊,所受教育,性别年龄出生年月日什么的啊等等等等。这样做才是好同志,假设那家伙不识好歹,依旧跟你张牙舞爪的,那么我赞成你,掏出枪来就给他一家伙。"PQ"一声结果掉那家伙。这叫点射,是你的权利,你有行使你自己权利的权利。我们大家也会支持你这样干--------至少公安机关在处理你草菅人命的时候,与我们---------你手下的小兄弟们无关。设若你被枪毙(杀人是要偿命地,上面写的急噪了点,忘记告诉你了),你却为将来的革命保留了实力,来年清明时节,大家忘记你的就让他们忘记去吧,没忘记你的一些人,一定会去你坟前给你烧点纸钱,这样也可以让避免你在阴曹地府里面日子过的青黄不接。
  
  
  
  作者:思无邪
  向善于臆想的小兵敬礼
  辩论的本意与其是说服别人,倒不如说是展现自己,尤其对于两个都有电脑,都能将汉字码来码去,骨子里头惺惺相吸,嘴巴却硬的象监狱里憋了三年强奸犯的鸡巴样的“文学爱好者”。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me不是领导,you也不是小兵,都是将脖子上的脑袋拧啊拧,榨出的文章=试探性的攻击+以炒做为目的的温柔谩骂+少的可怜的智慧+有限膨胀的虚荣心+可以随意歪曲的话语权。
  既然我已经暗示自己是流氓了,那我就开骂吧!他奶奶的!
  小兵同学是一个处于臆想状态癫狂性质的人,当然,如果是站在小兵立场的人会说他富有想象力。
  得出这个结论有以下几点。
  一.“往往从正义开谈,一路发展到民主人权自由什么的,我当然不是说这几个东西不重要。但请大家搞清楚,民主人权自由正义都不是万金油”――小兵语。
  这句话看似有道理,其实什么都不是,因为这句话是作者在滥用(贬义噢)了他的话语权而得出了一个他所认为的结论,而由这个缺乏真实内涵的结论来推论出一番似乎很有道理的“道理”。
  首先,我们没有惯以“正义”的大旗,也没有试图立任何贞洁牌坊来区别此处非“妓院”的愿望。
  因为我本身就是最讨厌一个人拿道德为幌子做一些下三滥的事。
  其次,发展到民主人权自由则是更没有的事,我在我最新的文章里就描述过这个:“民主和自由”其实是一个空洞的字眼,它几乎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因为它不是一个终极的目的,而只是一个程度,所以任何一个人可以通过喜好来定义它,正如美国人所标榜他们的“民主和自由”,从它对其他文化的排它性来看,它恰恰是反民主和反自由的。
  
  
  
  
  而思无邪本质上不是翼龙,所以得不出思无邪残忍。
  二.关于“李离、晋文公和思无邪”的辨证关系;
  小兵同学举了一个李离这样一个让人感动的无可奈何的家伙。“这个姓李的小领导,是条汉子,最起码他懂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干错干对也是自己的事情,不应该牵连旗下员工。”
  言外之意思无邪是个姑娘,她不懂得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干错干对都是别人的事情,一定要牵连旗下的员工。
  当然,这不是一个非A即B的问题,我违反了辩论的逻辑规律,有诡辩的成分。
  
  
  从唯物的角度而言,我从子规网可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从精神的角度而言,是一种合作和协助的关系,子规网或许存在几个自力更生的“李离”,可没有一个“晋文公”的存在。
  既然没有可比性,那么不能由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事件得出任何结论,不论是有利于我的,还是不利与我的。
  三.“也就是我们人民政府抓住了一个反革命分子,上绑,审判,定罪,让他跪下,然后叫来一大批优秀或者不优秀的阻击手向他瞄准------领导发话:各就各位,预备,射击!就这么回事。最后罪犯死于乱枪之下人民安居乐业网络歌舞生平。半夜三更,边大所长深巷敲更:"平安无事喽---------当!”――小兵语
  
  
  
  他是一个违反了道德准则在一定程度上犯了“剽窃”过失的人。所以这不是一个“反革命者”和“革命者”平等意义上的对话。
  其次,如果捍卫自己的著作权也叫“上绑,审判,定罪,让他跪下……最后罪犯死于乱枪之下人民安居乐业网络歌舞生平。”的话,那么就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
  是否我们应该听之任之,让他继续行使他的“权利”而不加以警告和阻止,一个强奸犯强奸了别人就有和被强奸者有同居的权利吗?
  我们并不是在滥用权利,我们不过在行使自己不再被伤害的基本权利,如果将这个基本的权利也叫做“专制”的话,那我将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在描述了这么多以后,我得出了这样一个印象。小兵同学的文学功底远大于他的辩论才能,他精妙的文字组织遮掩了逻辑上的苍白,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站在一个并不有利的论点上。
  在这种状况下,只能通过臆想和假设和诸如此类摸棱两可的观点来打击对方。
  可以这样比方,小兵同学有一个射程一百米的步枪,他现在做的,就是努力将目标者拖入他的有效射程之内,可惜目标者似乎在另一个国度,所以,小兵同学只有用他的臆想做些精致的圈套,力图使目标者产生在他射程内的错觉,从而最终倒下。
  不过,与其将目标者拉入圈内,不如将步枪的射程增大,给理想中的论敌以真实的打击。
  附:辩论本身是件愉快的事情,尤其找到对手,而且脱离辩论本身进行文学创作更是爽而又爽,这次我的辩论似乎有点尖锐而且不留情面(或许是我的错觉),不过,当对手真正能将匕首插进敌人身体并带来打击的时候,格斗才有真实的意义。得到朋友很容易,得到一个真正的敌人倒是很难,所以,大家先不妨收起朋友的颜面,弄点敌人的伎俩,狠狠的刺向对方吧!
  ――――――――――――――――――――――――――――――――――――――――――――――――――――――――――――――――――――――――――――――――――――――――――
  说说大侠与虾米
  
  
  题记------我为抄袭者辩!
  BBS写手中的大侠初出江湖的时候最多是灌灌水,后来成名了也就不敢再如此造次,于是他们修心养性.与后来的网络小虾米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有些小虾米只是为了讨好一下自己的偶像,或者只想拿到偶像的签名照,只是想认识一下大虾而已.可是一些所谓的大虾们为了保持他们的神秘感,总是犹抱瑟琶半遮面.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么一个有趣又耐人寻味的场景:A)当小虾米看到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出现在自己眼帘的时候,早已泪眼凄凄.更有甚者,嘶声狂喊着偶像的名字,而让他们失望的是:偶像们对他们不理不睬,并不看在眼里. B)一些理解能力较高又能写出些表示崇敬话语的小虾米就屁颠屁颠地灌些水,把一些露骨的崇拜情绪转变为煽情的捧场,让偶像文章的点击率直线上升,像当年神奇发迹的银广夏股票一样,C)最后一种虾米法律观念淡薄,看见其偶像的文章加星的加星,打酷的打酷,点击率很高,主楼之下又有众多MM们美丽而感动的鼻涕,于是(贼.盗,童,雄)心大起,心里蠢蠢地想,设若是我,也能弄出如此煽情之文章,在社区张贴张贴,一样引来MM们之赞赏,岂不是大大的美事?
  可是文章一道,又岂是好逸恶劳之徒,酒囊饭袋之辈随手就可拈来的东西?想当年布衣诗人贾岛被那句"僧( 推)敲月下门"弄得疯疯颠颠,要不是他老大韩愈暗中抽他一耳光,我估计到现在他还没斟酌出来.还有就是那个短命诗人李商隐,一辈子作诗,语不惊人誓不休,结果英年早逝一命呜呼.
  以上事件,据我估计,基本上第三类虾米们是知道地,可是网络世界,MM们几乎是密密麻麻星罗棋布的,社区也像是雨后春笋一般的多,眼看着一个个美女纷纷倒在声名鹤起的各位大侠之怀,再不出手,MM休矣......可是小子无才啊,文章不是说写就能写得出来的,就拿妇女们生养小孩来打个比方,让男同志辛苦播种之后,还有个十月怀胎的艰难过程,况且前提是肚里有货,而第三类虾米们肚子里面装的全部是被消化与未被消化的粮食,诸如大米白面窝窝头之类的东西啊,怎么办?
  于是,一番权衡之下,虚荣占了上风,拖动鼠标,他们硬下心肠,口中默念:为了MM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胜利--------终于干起了撬门别锁的肮脏勾当.一方面感动了一些涉世未深的文学女青年,另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偶遇个别无知少女,便顺手牵羊,闹闹网恋散发散发多余的感情,名利美色兼收之后,顿时大悟:快哉快哉!
  
  
  不知道是不是北岛(要不就是顾诚)这样说过:一辈子的欺骗是满足,一辈子的虚伪是虔诚.是的,为了爱人开心一笑,而让自己成为他人开心的素材,写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很残忍,而那些为了一两篇文章被抄袭就大张旗鼓,扬言要彻底揭穿第三类网络虾米"丑陋"嘴脸的人则比我更加残忍!何苦?何必?对于大侠来说,一两篇文章又算得了什么?可对于虾米来说,被揭穿之后,他们失去的绝对不仅仅就是所谓的虚荣,同时失去的还会有幸福,信心,悲观失望,甚至从此一蹶不振.........我们自己笑了乐了愤怒了,但是他们,在一些自毁形象的夜晚,我隐约可以看见他们的落寞伤心以及对人生深深的绝望........
  
  
  
  提交完这篇文章之后,我必将受到许多人的群攻.的确,在大家的心目中,大侠们未成名之前无聊的灌水通常会被看做一种前进的手段,而你们因为品位稍微高了一点,你们高于无聊灌水的抄袭行为只能得到严厉的惩罚!体味一种背叛民意的滋味是苦涩的,就好象在那些道德的炼狱里,我的心灵无比受伤,痴情的杀手,无悔的追求,枪炮与玫瑰......然而在深夜,当你们再次回味我这些文字,我象是在为你们流泪和悲伤吧?不过我也替自己快乐,没有任何文字可以替代真实表达的心情,在深夜的尘埃落定之后,世俗和道德的规范都已远去,最清晰的仍然是那些个回复栏里面躺着的名字.而下一轮辩论我将体无完肤.
  
  
  今天晚上,我面对蜂拥而来的敌人,在即将倒下之前,鼓起余勇提笔为你们的抄袭行为如此眉批------抄的伟大,逮住光荣!让暧昧成性的上帝死去吧,阿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en + fif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