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大赛,你究竟要将我们引向何方?许毅

新概念大赛,你究竟要将我们引向何方? 许毅
  全国新概念大赛已经进行了八届,也进行了八年。八年之后,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个大赛,它究竟带给了我们什么?是青春文学市场的繁荣?是青少年写作激情的迸发?是应试教育的改变?是全新的作文理念?当我们仔细想过之后,会发现这一切都没有,它带给我们的只是无数空虚无谓带着脏字的文字,带给我们的只是无数落选者的泪水和痛苦,带给我们的只是浮躁不安的情绪,带给我们的只是一场带有诱惑的陷阱。在今天,每一个真心希望青春文学得到发展的人都会大声的质问:新概念大赛,你究竟要将我们引向何方?
  名牌大学作为诱饵,是肯定应试教育还是否定应试教育
  掀开新概念大赛的征稿启示,你会首先看到一连串令人心动的大学名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打开新概念的获奖作文选的扉页,你会看到这样一些令人心动的话语:第X届新概念大赛获奖者被重点大学破格免试录取名单。后来国家教育部规定除了奥林匹克大赛之外任何比赛都不能免试录取之后,新概念大赛仍然厚着脸皮拿重点大学来吸引涉世未深的孩子们,改成了“第X届新概念大赛获奖者进入重点高校自主招生关注名单。”此外在《萌芽》杂志的大赛专栏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很多作者被重点大学录取的故事。如此明显的将这些信息放在这些位置无疑是在暗示:这是给你一次凭借一篇文章就能够上大学的机会!我们不禁要问在这样功利的目的诱饵之下,新概念大赛何谈“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新概念大赛把这个诱饵修饰的近乎完美,但是略知一二的人都会明白:事实不是这样的。根据新概念大赛官方所提供的数据,最近两年的参赛者有7万人之多,在这当中,只有100余人能够进入复赛。而进入复赛的100余人之中,能拿到一等奖的只能有20人。就是这20人也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被特招,例如北京大学只照顾所在省区20分。张悦然曾经说过新概念害了她,因为以她的学习成绩,考重点名牌大学不成问题。因为获得了新概念一等奖有被北大或清华其中一所重点大学特招的机会,所以高三没认真学习。结果教育部门突然下发了上文所提到的规定,然而悦悦已经没有时间再仔细复习了,结果只考上了山东大学。不过后来悦悦找到了一个出国读书的机会,但是这次机会和新概念大赛没有一点关系。80后写手胡坚想上的是北京大学,结果作为新概念大赛主办方的北京大学却毫无情面的对他关上了窗。并公开对媒体说不能因为他获了新概念大奖出了几本书我们就录取他,这样会造成新的教育腐败。结果胡坚只好进入了武汉大学。即使这样新概念仍然还拿此大肆宣传,可见其实在是脸皮颇厚。第八届新概念大赛征文的时候新概念又拿着钱好说事,钱好所获得的加分也只有区区20分,这还是拿成绩论英雄啊。如果钱好的高考少考几分,如果在钱好在高二低谷的时期因为两次落选不再参加新概念,那么后果会是怎样呢?对于韩寒,新概念你帮他上大学了吗?新概念大赛举办方的这种措辞含糊,有误导之嫌的雷声大过雨声的运作手段是值得深思的。
  
  
  
  
  每当在这样一份不一定公平的名单出炉之后,总会有若干失落的落选者。我想这样的打击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沉痛的。每个参加新概念的孩子都有一个梦想,他们的梦想飘飘渺渺,亦真亦幻,五彩斑斓。当梦想破灭的一刹那,梦幻中的一切美丽,一切幢憬像海市蜃楼后折射的光线一般把美丽的梦想弄的四处飘零。每次名单出来之后,就意味这有几万人的失败与痛苦。有一些高三学生泣不成声:“我辛辛苦苦写了一个多月,又等了好几个月,为得就是能得到一次上大学的机会!现在完了,一切都完了,我这么好的文章评委竟然不赏识。”“我的最要好的朋友让我来帮他看复赛名单,他对这次复赛的机会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写了4篇作品,结果还是没有进入复赛,我真不知道回去之后怎样跟他说。”一位高二男生如是说。“高三了,最后一次机会参加新概念了,我花了整整30个小时通宵写了这篇5000字的小说。虽然这篇小说词汇不是很华丽,但是绝对是可以引人思考的!”的确,对于只有200多个进入复赛的“幸运儿”来说,没有进入复赛的莘莘学子占了好多倍的数量。每当这个时候我的QQ里成了落选者们哭泣的海洋,往后接连很多天,我不停的劝着他们。他们有很多人比我还大,但是我能够做什么呢,我只能说:“青春没有失败。”对于有些情绪十分激动的参赛者,我也只能用一些诸如爱迪生,欧立希的例子来告诉他们只要你们继续努力下一届大赛一定会取得成功的。其实,对于我自己说出的这些话,我都表示深深的怀疑!我不知道,新概念大赛是如何忍心给数万参赛者以如此的精神摧残,我想这样的摧残甚至可以说是超过了几次考试失败……新概念是挽回了一些教育该有的自由,它是救人的,但参加它的人是否是来自救的?年轮青春校园文学网许炎的感受:“参加了几届新概念了,从没入围过。很失败,看见那些用心写下的文字得不到认可很难过。去年最难过那晚看见陈西奈写给失败孩子们的文字,泪水就忍不住朝键盘掉,义无返顾。像很久以前朝未知的地方走路,虽然不知道尽头在哪里。萌芽创刊50周年了,带领了多少孩子?无可记数吧?那些萌芽的孩子,又特别是那些新概念失败的孩子啊!是怎么样一种疼痛呢?新概念就是爱文字,爱写文字的孩子们最大的梦想吧。我想。最近几年过得太朦胧,像我那些诗。现在去回忆竟然很多以为刻骨铭心的事都已想不起。萌芽的孩子们把生活艺术化,把艺术生活化,换来了什么?祭祀再一次失败的新概念,祭祀越来越远的青春。我说过此生如果拿不了新概念我会一直参加,哪怕受伤再多。和我一样的孩子,希望我们可以成功。”
  参赛选手只为成名,对新概念大赛的了解竟然是新概念所推出的写手
  “出名要趁早啊。等我20多岁的时候,恐怕就没有激情在文学上成名了。”在第七届新概念获奖者的聚餐过程中18岁的冯寅杰忽然说了这句话,惹来一片赞同声。由此也可预见大多数参赛选手的心态。我不否认新概念大赛带来了众多畅销书写手,但是他们的成功很多并不仅仅是因为新概念或萌芽的包装,一个男孩在作文大赛上迟到,他向考官恳求得到一次补考的机会。考官们愿意破例当场再出一个考题。一位考官拿起一团厚厚的道林纸扔进了面前一个装满水的杯子,对男孩说,这就是考题。纸在水中一点点濡湿。沉默了两三分钟,男孩突然说出了让周围大人们耸耳一震的话:杯中的一张纸,折射出了人性。这是韩寒当年参加新概念大赛时的情景,但是我想韩寒的出名肯定不仅仅得意于新概念,恐怕他在新民晚报所发的那些文章更有价值些。当《三重门》卖火的时候,新概念大赛才意识到韩寒这个80后开创者的价值。于是拿着韩寒当最好的宣传品,吸引了更多的参与者。于是,你看吧: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变成了作家,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读大学了。而有些地方教师反对学生参加新概念是为了什么?怕他们不读大学废了前途吗?如果冒出一个又有思想又读大学人又帅的作家,那岂不就拯救了中国青少年?正在这个大家开始质疑新概念的时候,新概念又很幸运的得到了郭敬明,这个80后的领军人物的出现与迅速走红,成为了新概念最好的形象代言人,虽然小四是矮了些,但是他“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性格还是得到了众多四迷的追捧。散文集《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得到了广大学生的共鸣,然后以一本《幻城》惊骇天下。然后有更多更多的人通过郭敬明了解了新概念。于是,现在参加新概念大赛的除了想上名牌大学之外还想出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8 + seven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