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读王小波与李银河的家信

  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外化”的时候,很少见哪对恋人写情信了, 谁还干这么劳什子的事,煲一次电话粥或者QQ一下什么都解决了,EMAIL也是寄 一张卡片就说明问题了,写信是通迅不发达的时候不得已为之,可是看了王李 的家信就会感觉到,有些人的情怀只有通过书信才能赏心悦目地表达出来,尤 其对王李这样的文人,寥解相思的同时,又可练笔,兼又探讨了学术问题,最 后发表出来让所有人纪念他们的情事。一对情人天上人间,这时候回顾他们的 感情有些残忍,但并没有对逝者的不敬。
    1.孩子一样的天真。
    通篇是这种近乎半疯的呼喊,而李银河这边厢更多的是个人崇拜:“自从 我认识了你,我觉得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再也没有谁比你更好了,我的菩提 树。”
    2.诗人一样浪漫。
  
    犹疑的总是李银河,王小波的热情令她有些不敢相信,她说:“我是一个 自由人,谁也管不着。只要我们能够幸福。而这一点恰恰是我最担心的,我们 能吗?能吗?”王就会回答:“别怀疑我们会不会幸福。我来告诉你吧:我爱 你爱得要命。……如果我的爱不能容下整个的你,算个什么爱!也许你的爱也 能容下整个的我吧?不管怎么说,你要我的爱就够了。”李银河再怀疑:“人 在最初的神秘感过去之后,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以为神秘感会永远 跟着你吗?它一旦过去,爱就会终结,是吗?多可怕。”王再回答:“你呀, 你太该过一种真正幸福的生活了:一切都让它变幻无穷,不让它死气沉沉。我 也许算不上一个好人,但是就是我死也要把你举得高一点呢。”
    最后用他们的一个问答来结束吧,李银河:“我们生活在梦中,之梦能做 一辈子吗?它会不会醒?醒来又怎么办?”王小波:“有限的一切都不能让人 满足,向无限进军中才能让人满足。无限不可能枯燥啊,好银河。 ……美也 是无穷的,可怜的就是人的生命、人的活力是有穷的。”
  
    谨以此篇纪念两个学者一段无限的爱和一个有限的生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