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围剿汪晖与《读书》

为什么要围剿汪晖与《读书》
  
  薛毅
   一
  
  
   在中国现代历史上也真有相似的场合,一方对另一方“言词过激”地谩骂,而另一方出来回答几句,马上会有第三方出场,说这另一方不够宽容、没有雅量。但是,当“言词过激”者谩骂的时候,这第三方是不会出场的。葛剑雄大概属于这第三方类型,深得此道。
  
   二
  
   三
  
  
   现在,有人对这场论争表示厌倦了。不知道是由于没达到预期目的的缘故,还是由于词穷了?
   四
   正人君子们的批评中确实有泼脏水的惯例。汪晖在老老实实地研究问题,在勤勤恳恳地写文章,写著作,不事张扬。怎么“新左派”、为“官方”说话之类的帽子总飞向他?怎么最近几年来围绕汪晖有一大堆的谣言?
   现在,正人君子为《读书》加了一层罪孽是说它为富人说话。这脏水泼得是不是太离奇了?怎么自己作的事情反而赖到别人头上了。是谁在不法富人把属于全体中国人的资产分割得差不多后高呼私有制口号的?自称为“自由主义”的人事后辩解说,他所高呼的私有制不是为富人说话。可是,“自由主义”者怎么忘了在高呼的时候注明一下富人抢夺的资产不能合法化?在前台,“自由主义”者说公正问题是“自由主义”首先发现的,首先说出的。可在后台,怎么又会说这些财产让富人拿去算了。这到底维护谁的“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
  
  
   这样或趾高气扬或作无奈状地为富人说话,“合适吗”?
  
   正人君子给国人上“程序”课,分析得很仔细,绕来绕去,想尽办法要把汪晖绕进读书奖事件中去,或者暗中挑拨汪晖与读书评奖委员会的关系。但是,不管怎么绕,也找不到一丁点证据证明汪晖参与了评奖工作,证明汪晖是此次评奖的召集人。不是已经有人倡议诸位好汉得拿出证据来吗?这不是诸位好汉们所崇拜的胡适的名言吗?汪晖如果想在这次评奖中占到便宜,他得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得明里暗里给推荐人打招呼吧,如果他不直接打招呼,也得间接地托人吹吹风吧。推荐人这么多,汪晖的活动总得有蛛丝马迹的吧。诸位好汉们不妨去调查一下,要知道,发现了这样的证据,将使汪晖永世不得翻身,非常值得啊。这比坐在家中,想方设法,绕来绕去地写东西要有力得多,值得好汉们一做。如果人力不够,也不妨请公安部门立案侦察一下。
   倘若正人君子只认定《章程》没有规定《读书》杂志的成员不能参评,是一个缺陷,那就请在这个上面作文章,又为什么机关算尽地一定要扯到汪晖头上?汪晖在国外好好的,关他什么事?他什么都不知道,只埋头于他所感兴趣的学术问题的研究,又何来他让不让他的作品参与评奖的说法?什么如果,什么既然,什么情况一,情况二,无非是编织一张陷害无辜者的假想的逻辑网而已。
   我看,倒还真有办法,说不定能压倒汪晖和《读书》。不就是看不惯汪晖作《读书》主编吗?那就公开说明如果自己作主编会怎么干,看看广大读者和三联的老总是不是感兴趣,如果没人感谢兴趣也不要紧,想办法另起炉灶,编一本至少让自己爱看的刊物吧。不就是看不惯汪晖写的东西吗?那就请写出东西来和汪晖在学术和思想上论战,这才是真正的学者的行为。这才是正道。当然,这还是有难度的,要写出好文章来驳倒汪晖的著作,也真不太容易。这上面来不得半点虚假。但也不要过分担心在思想上战胜不了汪晖,要不,一气急败坏,又走歪门邪道了。造谣不行,封杀思想自由也不行,不允许《读书》发出多种不同的声音更不行,麦卡锡主义在目前的中国还不算很有市场。现在网络事业蒸蒸日上,在这个新兴的媒体上除了造谣中伤之外,进行学术思想论战不是更好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teen + twent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