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也谈散文教学中“形散神不散”的问题

  
  
  
  在现当代绚丽多姿的文学体裁中,有一种体裁内容广泛、行文自由灵活、文情并茂,即散文。
  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它在我国历史上源远流长。从经诰典谟诸子史传,由唐宋大家到宋明小品,洋洋大观。古代散文曾将不押韵和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都称散文,以与韵文、骈文相区别。我国先秦两汉时代,就曾有诸子散文和历史散文,将哲学、政论文和史传文章一律称作散文。随着文学概念的演变和文学体裁的发展,后来又将非韵文的文学作品统称为散文(连小说包括在内),以与讲求韵律的诗歌相区别。但是古代散文研究者们依据历史遗产的实际,强调古代散文的文体是多种多样的,不宜于用某种“定义”来限定其范围,本文主要是对现当代散文教学的论述。
  
  当然也有一些可以相互转化的文学体裁,如“叙事性的散文”有时候很难与“小说”划清界限,“散文诗”又具有诗的某些特点,“故事”、“童话”有都可以分到“小说”之内。
  要总结散文的一些特征还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三)对“形散”范围的重新认识
  但是,自八十年代,当散文创作呈现兴盛繁荣、批评界异常活跃时,文学界和批评界对“散文”也进行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关于“散文”,长期存在于教科书中对散文范畴的解说是“形散神不散”。这种观念在许多教师、学生中的印象之深让人难以想象,甚至影响到现在的学生和老师。“形散神不散”之说乃源于对散文“散”的解析。我认为散文的“散”不应当只限于结构形式、题材上,还应该包括句法或者更多。那么何谓句法,它指的是句子的结构方式或语法当中研究词组和句子的组织部分,包括词语、句子的结构类型多种多样,修辞丰富多彩,语法的繁而有序,这是对语言的本身的美的认识。
  首先,取材广泛、形式自由灵活是“形散”的第一个表现。何谓取材广泛,是指散文所涉及的内容可以囊括宇宙人生的各个大方面,古今中外天南地北皆宜,风花雪月、山水虫鱼,乃至一声鸟唱蝉鸣、一道闪电、一滴水、一棵花草;战事纷争、巨大事故,乃至细微争吵;人们精神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美丑善恶,乃至一个灵感、一种意象、一个迷梦。等等都统统可以摄入散文的镜头。朱自清的《荷塘月色》由“颇不宁静”的心情开始,《背影》是写父子离别,杨朔的《荔枝蜜》是写参观蜂园,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是写学生遇害的感慨,题材多姿多彩。
  其次,“形散”第二个表现就是句法了。这是从语言上来说的,“散文的艺术魅力,很大程度上借助于语言的优美。人们常说的‘散文笔调’,就是指语言的精练优美、朴素自然、清新明快、形象生动。”[5]而语言美却在于语言的运用上。 散文的语言质朴而自然,人们常用“甘冽清澈的山泉”、“明净无尘的水晶”、“色彩鲜明的玛瑙”来比拟;语言的思想的深邃,人们又用“余音袅袅的洞箫”、“曲径通幽的园林”来描绘它。散文教学,品尝语言美是重点。选入课本的散文大多是字字珠玑、声情并茂的美文、字里行间蕴涵着丰富的美感。应引导学生细细咀嚼,咬文嚼字,揣摩语言的准确性、生动性和情韵,使学生受到语言的感染熏陶,开拓他们审美联想和想象的能力,体味祖国语言的丰富内涵和无穷魅力。如教散文《荷塘月色》中描绘的那幅绿叶田田、荷花朵朵、清香缕缕、月色融融的景象时就可以提醒学生通过朗读体会那淡淡月色下荷花的飘忽、那水气叶色交糅的朦胧。一系列的比喻、拟人、通感、排比等修辞手法的运用,让大家感受到了安谧、恬静、柔和、朦胧之美及作者已醉然其中的那种细腻的情感。“月光如流水”一段给人的美感非同一般。荷塘“像笼着轻纱的梦”美的令人不敢相信。用“曲折”、“幽僻”、“寂寞”修饰小路,用“淡淡”修饰“月光”,表现出作者的淡淡的的哀愁。用“袅娜”、“羞涩”修饰荷花,写出了作者淡淡的喜悦。“没精打采”的路灯、鸣蝉、蛙叫,这些都透露出作者悠深悠深的哀愁。 可见丰富的修辞、多样的句式等给散文的带来的巨大的美化作用。
  (四)对散文“形散神不散”的本质特征的否定的论述
  任谁不相信“神形兼备、形散神不散、形不散神散、形神皆散”的四分法,但是这也能说明,散文不必就等于形散神不散的观点了吧!借此,我也说明一下,其实我认为形确是一定要散的上面已经说过了。散文的“形”包括形式、结构、句法等等,那么“形散”就要讲究形式自由、构思巧妙、词深意美、谴词造句等了,依0此看来虽不敢断言任何散文都要符合以上的几个要求,但至少也要得之其中一二吧。那么理所当然,“形”就必散了。
  “神不散”说的是主题的集中一体。对于一篇散文,要了解它体现什么样的内容,蕴涵了什么样的思想,表达一种什么观念,概括的说,它就有什么样的主题。对于作品的分析离不开对主题的寻求,主题是一切文学作品的灵魂,缺少了主题,也就失去了作品的精神元气,就会失去艺术生命。人们习惯于将主题视为作品的中心思想,这并没有错。作者的创作并不是无目的的,而总是要表达对生活的感受和思索。罗丹说过,“当一个真理、一个深刻的思想、一种强烈的感情闪耀在某一文学或艺术作品中,很显然,文体色彩与素描一定是卓越的。”但是文学作品特别是散文它是复杂的,它表现思想,也表现情感,表现意识,也表现潜意识,所以说主题就是作品的中心思想还是远远不够的。
  正确的把握主题,对于正确的理解作品的意义是十分的重要的。主题既然是作品多方面意义的集中和凝聚,那么主题分析几应该是饶有兴味而不是千篇一律使人生厌了。然而,无论在以前的文艺理论还是在语文教学中,由于对主题内涵和意义缺乏全面认识,往往形成主题分析的单一化、教条化、功利化、图解化。
  由于散文的题材、思想容量、情感体现等等的不同,主题的内涵也就不同,而且由于作品的“形散”,即作品的结构、文体、技巧等因素的影响、制约着主题。
  所以,一部作品往往不仅仅表达一个主题,那么“神”也就可以散了。可以以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为例:
  但是联系到特定的时代背景,经过思索,在“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和“高寒孤洁的明月”中可能寄寓者作者不甘与黑暗现实同流合污的思想感情,内心极其矛盾,对生活充满惶惑,表明了旧社会知识分子的人生态度。
  
  散文教学改革迫在眉睫,当代散文教学应当尽快突破“形散神不散”的僵化模式。
  早在90年代散文创作已经突破了“形散神不散”理论指导下形成的“人(事)―景―情”、“景―人(事)―理”的特定反应模式,而在教学上却自成一个 与世隔绝的封闭系统,由于其特定的时代背景和历史环境,以及长期以来对文学功能的狭隘片面的理解,从教材到教师都存在着一些落后僵化的观念,体现传统教学思想对“教材―教师―教案―学生”的“结构化”、“封闭式”、“权力型”的控制方式,它大大的束缚了师生的审美感情和创造力,降低了学生对语文的兴趣,与新课程标准所倡导的生成性、开放性、自主性的新理念大相径庭,也与当代繁荣活跃的散文创作和鉴赏的文学现实相距甚远。
  在这种形势下,许多散文作家为了挽救局势,远离政治,创作出一批批受读者欢迎的优秀散文,于是杨朔、秦牧、刘白羽等等使散文成为文苑的一个新的亮点。为促使人们在散文教学中进行思考和总结,《人民日报》开辟“笔谈散文”讨论专栏。“形散神不散”理论的最终形成,是萧云儒综合各家观点写出《形散神不散》,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也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形散神不散”理论从此诞生。
  由于历史环境的制约,这一理论的提出实际上是“大胆假设”却没有“小心求证”过,线条粗,导致人们在实践中对这一理论的理解和表现都比较浅、太单一。使散文在一个时期内近乎亢奋的趋同状态。在“艺术服务政治”的总提下,散文写什么样的人和事,抒什么样的情,从立意、取材、表现手法、结构等方面都受到很大程度的规范。“排除了散文可以松动一些、散漫一些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散文规范化”。[9]在顺着此理论的道路上,却有许多优秀的散文作家一一走向僵化、模式化,如杨朔“景―人(事)―理”的表现模式,刘白羽“日出”、“晨光”式的抒情道路以及秦牧用红调子作为“保险”的知识散文成为这一时期的散文“经典”范本,极大的限制了散文的丰富、多样性的发展。当然这些“经典”确实也在一定时期内成为在困境中奋斗的中国人民以勇气信心的精神食粮。
  第二,散文教学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几十年过去了,散文教学依旧如故,面对如此形势,我们应当怎样去面对呢?余在以下几个方面提点意见:
  其次,是积极推进教材建设。要适当的减少教材中的所谓的“经典”散文的篇目,补充阅读材料。尽可能的为学生提供一种大境界、大视野,让学生主动的去发现、去寻求,从中倾注自己更多的思考与探索。使学生能在长期以被严重模式化的“形散神不散”或者叫做“通过……表现了……. ”的总结式以外拓展视野。让学生明白那些“经典”散文只是“某一类的散文”或者某一时期的散文,而不是“散文的全部”.这样就可以培养、提高学生的创造性思维,不能用模式去禁锢学生,对学生的创新思维、创新能力哪怕是火花一闪也要积极引导、热情鼓励。对学生的异常的思维方式、某些异常性却带有创新色彩的发问、行动要善于理解、宽容和褒奖。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过,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需要,这就是希望感到自己是一个发现者、研究者、探索者。
  综上所述,要更好的进行散文教学,首先要认识散文本身,因此我们要从客观实际出发,更正确、更准确的把握住散文,正视散文在教学中存在的问题,突破桎梏、寻求对策,努力促使散文教学走出“低质”、“低效”的怪圈。建立起符合新课程准的新模式,把散文特别是散文教学推向“优质”、“高效”的发展轨道。
  参考资料:
  [2]蒋成禹.语文课读解学[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4]郁达夫.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M].上海.上海良友图书公司.1935年
  [6]郭海蓉.浅谈散文教学中的“三个把握”[J].河南电大.2000.第二期.
  [8]陈一萍.冲破束缚 舒展心灵――谈散文教学应突破“形散神不散”的僵化模式[J]. 江西社会科学.教育研究.2001年第6期.
  [10]李乾明.散文教学的逻辑起点与方法论[J].重庆三峡学院学报.
  
  
  
  
   最大5G空间,附件40兆收发;免费注册体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