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词人之二:李煜

  公元九七八年七月七日,牛郎织女暗渡鹊桥那天,宋太宗赵光义赐毒药牵机引于正在过生日的李煜。七日服药,服后毒发,八日晨,李煜身亡。一般认为,李煜的不得善终在于他的难忘故国,作《虞美人》《浪淘沙》等曲。其实赵光义恁也多虑,以李煜孩童心性,要想重整山河,再度登基,那简直是没影的事。当然,换个角度,也可说李煜是自作孽,不可活,倘若他能学学阿斗,终日醇酒妇人,醉醺醺的喃喃:“此间乐,不思南唐。”赵光义或许会放他一马,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李煜,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又称钟山隐士,钟峰隐居,钟峰隐者,钟峰白莲居士,莲峰居士。他天资聪颖,精究六经。洞晓音律。工书善画,可算全才。十八岁时,和周宗女儿娥皇结婚。娥皇美貌多情,通书史,善音律,能歌舞,李煜不少文字描述的就是他们如何在宫中鬼混。十年后,娥皇病死,于是李煜大小通吃,立小姨子为皇后。其实早在娥皇抱病时,他们就已经勾搭成奸了。
  《菩萨蛮》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 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绮窗愁对天空。 
  玉楼歌吹,
  
  夜阑还照深宫。 
  暗伤亡国,
  
  
  帘外雨潺潺,
   罗衾不耐五更寒。
  一晌贪欢。
  
  无限江山,
   流水落花春去也,
  
  
  
   雁来音信无凭, 路遥归梦难成。 离恨恰如春草, 更行更远还生。
  除了一贯的白描,那种清幽也是突出的。俞平伯云:“……以短语一波三折,句法之变化,直与春草之韵味姿态融成一片,外体物情,内抒心象,岂独妙肖,谓之入神可也。”是我见过的最好评论。
  后主以赤子之心铸就一生惨剧,也以赤子之心成为一代词人。从李煜开始,词才不再作为酒宴间觥筹交错的附属,而成了可以言志抒情的一种文学体裁,它的主人公,也不再是搔首弄姿的歌女,而是词人自己,王国维说:“词至李后主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为士大夫之词。”这是的确的。在中华文化,李煜的悲剧是中国的幸运,但在李煜,将这一切重荷压在他一个人肩上,却是他的大不幸。他那千古传唱的《虞美人》,在一片光怪陆离中,用血和泪唱出了宋词的第一声。多年以后,赵光义的后人赵佶也以一曲《燕山亭》了结了一个王朝,这是报应,还是历史的循环?
  春花秋月何时了,
  小楼昨夜又东风,
  
  只是朱颜改。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elve + 14 =